搜索
辽宁阜新史庆友的头像

辽宁阜新史庆友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1/31
分享

如玉之米 何其珍贵


史庆友 辽宁省阜新县旧庙镇政府 

psb(2).jpg

一年四季,最有诗意的是秋天。喜欢秋阳里那富有层次的色彩和沉甸甸的收获,这其中玉米最为喜人。

玉米在我家乡的农田是主栽品种了,约占农田的50%。其实,玉米大面积栽培只有40年的历史,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化肥,种地只能施少量的农家肥,玉米对水肥要求比较严格,一般土地不能满足玉米生长的需要,乡亲们只能在河边湿润肥沃的土地里种玉米,许多居住在山区的乡亲们根本就不种玉米,吃一顿玉米面饼子都去邻村换,玉米成为了当时如玉般珍贵的粮食。物以稀为贵。在那个时代,玉米的生长过程常常引起人们的注意,玉米地也就成为人们争先参观的场所。

深秋的玉米地是一幅动感强烈的风景画。当年,我家房东是适合种玉米的大园子,每年秋天都有邻村的乡亲们来看风景。初秋,曾经葱绿的叶子渐渐泛黄,秆上的苞米越发地紧凑,沉着而丰腴地挺起,像身怀六甲的女人一样自豪。深秋,两米来高的玉米秆和叶由绿变黄变枯,玉米胀得鼓鼓的,昔日的红缨变成紫黑色,包皮渐干,裂开的上口露出排排金黄的颗粒。残阳如血,一抹光辉洒在玉米穗上,那片金黄,像乡亲们久晒的脸庞。

我家东边园子是一幅四季常新的耕作图,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景。

早春,为了给玉米一个好的生长环境,队长会让车老板将最好的农家肥拉到地里,车前扒一堆,车后扒一堆,远远望去,犹如一个一个的小山丘,排列整整齐齐。播种的时候,一副犁杖需要3个壮劳动力才能将那些粪施在垄沟里。用不了几天,整个大园子就是一片嫩绿的小苗。不几天,最常见的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情景就开始了。

玉米喜欢在湿润的土地里快活地生长。沐风栉雨,在静寂的玉米地里,玉米秆脆生生向上舒展拔节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声音不亚于翠竹拔节的天籁之音。挺直的茎秆越长越粗,靠近地面的茎节处长出密密的次生根,也紧紧地抓住地面,支撑着越来越重的身体。茎杆两侧互生的叶子狭长,犹如舞蹈家挥舞的彩绸。

到了夏末,宽长如剑的玉米叶子,已经能掀起一片深绿的波浪了,长到没人深的时候,就开始孕育新的生命。此时的玉米最为可爱,油汪汪的一碧如洗,亭亭玉立,宛如情窦初开的村姑,清纯而靓丽。茎杆的半腰里慢慢地探出一个翠绿的小尖脑袋,偷窥似的打量着这个神奇的世界。没几天功夫这个小脑袋有模有样地挂在玉米青秆的腰间,犹如襁褓中的婴儿,牢牢地揣在母亲的怀里,快速地生长着,亲切而自然。不几日,秆半腰结出的玉米穗顶上长出一簇红缨。红缨上生有无数的绒毛,给人以动感。同时,粗壮的秆尖上冒出泛白的雄穗,雄穗上长出了一串一串淡黄的花絮,微风一吹,花絮上撒下无数淡黄色的花粉,常常染黄了鲜嫩的红缨,使红缨更靓丽鲜活,这也就是受粉的过程。

初秋的暖阳俗称“秋老虎”,滚滚的热浪就是催化剂,几天不见,玉米秆就从一个满脸稚气的少年长成了健壮的大汉。大片的玉米连在一起,形成了令人神往的青纱帐。想起战争年代英雄们打鬼子的场景,对他们肃然起敬。此时站立在玉米地边,轻轻地吸一口空气,就能感觉到那股甜甜的清香味。要是你实在忍受不了诱惑,掰下几个穗,带回家扒下外皮,放在锅里煮熟,轻轻地咬上一口,一股甜甜的糜状物入口,那种纯美鲜香的滋味,胜过任何山珍海味。但这个时候的玉米是绣花的枕头,外边好看里边空,一点也撑不起肚皮,一个人一顿可以吃几十个,真的是太浪费了!

听妈妈讲,一年暑假邻屯上大学的远房亲属领未婚妻来我家串门,生长在大城市的女大学生对农村一切都感兴趣,提出要吃城市里没有的东西,妈妈给烀了一锅嫩玉米、嫩茄子,外加家养的溜达鸡蛋,没等出锅女大学生就被香味馋得直搓手,出锅了,还没等凉就抢着吃了起来,边吃边说这是她长25岁第一次吃到的最新鲜的食物,临走时,还要妈妈给带几穗,回去让她妈妈尝尝鲜。客人是高兴地走了,妈妈过后一算,一次一家人吃了66穗嫩玉米,还吃了好多的饭,这要是秋天玉米成熟,66穗可以打30斤,30人一顿也吃不了。烀嫩玉米真的是浪费,但让人回味。

收玉米是很辛苦的活。玉米要一个一个地用手掰。大人小孩,常是背起背篓什么的,用手拨开又长又宽带毛刺的玉米叶子,穿梭在长长的田垄里,行走在林立的玉米秆阵中,脸和脖子免不了被划伤,再流点汗,火辣辣地刺痛。玉米长得大,一尺来长,很重,来回背点肩就痛,背也沉。甚至是汗流浃背,泥土粘脚,那就不用提了。

不过收玉米的过程也有好处的。尽管辛苦,但穿梭于青纱帐里,对小孩来说也是一种乐趣,遇到嫩玉米,拿回家可以直接用水煮熟,为一家人打点嫩香甜馨的牙祭。遇到绿的玉米秆,有的犹如甘蔗一样甜,这是孩子们的期盼。等玉米棒拉回秋阳斜照的院里,秋夜亮灯,剥玉米棒子,编玉米串,人们一边忙活一边说笑,这也是孩子们最能听到故事的时节。玉米棒子上剥下来的包谷皮,白而柔韧,巧手的女人会编成各种编制品,可用可卖。就是紫红的缨子,我们收集后做成毛辫一样的长条,当玩的道具,或者点上火,成为爷爷手里点烟锅的火绳。剥好的玉米,留几片柔软的叶片,连同玉米一起编成玉米辫子,再一辫子一辫子地挂在屋檐上、墙上、树杈上。还有搭起来用于晾晒玉米的架子上。黄玉米,金光闪闪,白玉米赛雪如霜,旁边再衬着一串串红辣椒,或者白色的大蒜辫子,掩映在周围参差的半绿半黄的树木中,这时秋的景色就十足了。

老家的玉米有好多品种,大粒的“白马牙子”,碾出的面做干粮十分好吃;产量高、永远也长不成熟的“老来瘪”,多用来做饲料;放在火盆中的文火一埋就爆裂的“狗牙棒”,是小朋友们过冬的美味。放寒假了,每天围着火盆,爆着玉米花,虽然常常是一身一脸的灰,有的时候还可能烧了衣服,但那种原始的生活情景总觉得特别温馨。

长大了,才知道玉米不但可以做食物、饲料,还是工业酒精、烧酒、淀粉的主要原料。植株的其他部分用途也相当广泛:玉米秆用于造纸和制墙板;苞叶可作填充材料和草艺编织;玉米穗轴可作燃料,也可用来制工业溶剂糠醛等,茎叶除用作牲畜饲料外,还是制沼气很好的原料。

冬来了,秋天定格在那挂满黄灿灿的玉米串的农家小院里,这种状况会持续到第二年春天。玉米圆润金黄的躯体暴晒在阳光下,场院里,路边上,片片金黄连成片,一派祥和喜庆的景象。

玉米,闻其名而知,玉之米,或者如玉之米,何其珍贵!观其形,嫩似白玉,熟同黄玉。成熟的玉米确实像那晶莹剔透的璞玉浑金,质地柔和,品性高洁,何其纯美!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