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祖炎的头像

刘祖炎

网站用户

其他
201912/30
分享

黑 暗 传 奇

第一回洪水泡天

混元老祖

洪水泡天之前,昆仑山一个洞府里住着一对夫妻,男的叫“黑暗红精老祖”,女的叫“红精黑暗老母”,他俩收留了三百六十个弟子,开了一个学堂,整天教他们天地万物的奥妙和应付天地变化的各种方法。

一天,洞府门前的那个石狮子的眼晴突然流出血水来,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汇成了一条血的河流,直往山下淌。这时,黑暗红精老祖对红精黑暗老母说:“不好了,石狮子眼里流血必有大灾难!”黑暗红精老祖掐着指头一算:

子丑一合生天地,

戌亥二合天地始。

戊寅巳卯与辰巳,

一回二回十万八千年。

十二回满了重头算,

算来洪水要泡天。

他俩把三百六十个弟子,一个个安排到躲避洪水的山洞。最后,黑暗红精老祖和红精黑暗老母把最心爱的弟子混元叫来,让他躲在石狮子口里。原来石狮子口里有一蔸茅草,草里有个大葫芦,葫芦张开了口,混元见葫芦里很宽敞,于是就躲了进去。葫芦一下把口闭住,混元耳听得一声炸雷,“哗”的一声洪水就涌起来了。

洪水泡天的起源是,昆仑山自形成之后,年长日久,生出了四十八个老母,四十八个神仙,四十八个道人,四十八个妖怪来。他们互相争抢地盘、洞府,勾心斗角,闹得昆仑山不得安宁,终于大动干戈打了起来。于是惹恼了南方天帝和北方天帝。南方天帝放出一个“太阳珠”,冒出万丈火焰,把水全部烧干了,雾气沉沉,毒烟滚滚……。北方天帝也放出一个“双灵宝”,平地起水,浪头千丈,直朝昆仑山涌来……

混元躲在葫芦里八千年,一天伸出头来张望,看洪水退了没有,可洪水还是疯涨,他一共看了四次不禁滴下四滴血泪,幻化成一个水爬虫来,生得人头蛇身,四只爪子分别叫大浪子、二浪子、三浪子、四浪子。混元吩咐它们到汪洋大海去寻找没被洪水淹没的地方。老大、老二、老三一去就再也没回来。混元最后又吩咐四浪子去。四浪子在水上不断漂游,不觉游到了南海,只觉肚子饿得发慌,看见水里长出两片高大的荷叶,闻着香喷喷的,叶子上又有几颗透亮滚动的露水珠,它一口就把两片荷叶吃了。四浪子顿时觉得身清气爽,精神百倍,便摇摇摆摆地回了家。

混元问四浪子:“你在海上游荡这些天,见了些什么东西?”

四浪子回答:“没见到别的什么,只见到两片荷叶。”

“荷叶呢?”混元瞪着眼睛问。

“吃了!”四浪子回答。

混元一听发了怒,说:“那是天地之根,清水之源,还未长成,被你吃了,那怎了得!”混元一气之下把四浪子咬成两断,扔进了大海……霎时,昆仑山渐渐升高,不一会就露出了水面,浑浊的海水一下清了许多,汹涌的浪头也渐渐平静了。

三番洪水,第一番就这样结束了。

昊天圣母

洪水泡天的时候,昆仑山上有个须弥洞,洞中住着一个昊天圣母。这圣母是金石长成,心中老忧愁着洪水什么时候才能退去,想着想着就爬到昆仑山顶观望洪水。只见那无边无际的大水,波浪滔滔,看得胆颤心惊。

看着看着,突然只见两条巨龙在争斗,一会儿从水中打到空中,一会儿又从空中打到水中……眨眼黑云里现出一条黑龙,黄云里现出一条黄龙,黑云黄云横飞,眼看黑龙被黄龙抓得遍体鳞伤,血淋淋的,但黑龙依然和黄龙在争斗……。黑龙有五个兄弟,他们见兄长受了伤,便一起向黄龙扑过来,围住黄龙不放,黄龙渐渐寡不敌众败下阵来。黄龙浑身淌血,弃阵直奔昊天圣母洞府。希望

昊天圣母保护它。

昊天圣母看在眼里,便手拿“定天珠”把黑龙打败,漫天的黑云倾刻退去了,滔滔洪水也一下平静了。黄龙为了感念昊天圣母的救命之恩,于是在洞府门前生下三个龙蛋。这龙蛋金光闪亮,非常可爱,昊天圣母拿在手中看了又看,玩了又玩,爱不释手,便一口气吞下了三个龙蛋,不觉身怀有孕。三十年后,昊天圣母生下了三个儿子,圣母非常喜爱,这三个儿子是龙种,长大之后一定大有作为。于是给这三个儿子取了名字,一个叫定光,将来为光明之神;一个叫幽冥,将来为地狱之神;一个叫后土,将来为大地之神……

就这样第二番洪水便结束了。

洪钧老祖

太荒山上有一洞府,洞府内有一白石头化为白妃娘娘,这白妃娘娘一日口渴难忍,心中烦闷,想找水喝。虽然,洪水泡天,但那浑浊不堪的有毒之水不能饮用。于是到昆仑山顶去找水喝。白妃娘娘找啊找,她终于发现了三口水井。这三口井中,一口是红水,一口是黑水,一口是清水。她用手捧来喝:红水又苦又腥,黑水又涩又咸,只有清水纯净且带甜味,她便一口气喝了个够。

可自喝了那三口井中的水后,白妃娘娘便怀孕在身,不久也生下了三个儿子。大的取名叫“洪钧”,老二叫“洪浩”,老三叫“洪濡”。三兄弟长大之后迁到东海蓬莱山的一个非常美丽的洞府内居住。洞府里有一个金龟,不知道已修炼了几万年,有很深的道行,金色的背壳上自然长出九宫八卦,先天太极之图,现出天文地理之象。

洪钧住进洞府之后,时刻注意龟背上的纹络变化,金龟动也不动,仍他去观看、抚摸,仍他研究那天地的奥妙。

一日,东海上漂来一只大葫芦,摇摇晃晃地在海面上打旋。洪钧吩咐洪浩和洪濡把葫芦打捞上来。见葫芦有动静,命把葫芦剖开。打开葫芦一看,见里头双层,上层住着的混元睡着了;下层却蹲着一对童男童女,长得非常英俊和美丽。洪钓就问他俩的来历。

童男童女回答道:“他俩原是黑暗红精老祖和红精黑暗老母的关门弟子,洪水泡天之前便让混元和他俩躲进葫芦里藏身,各有交代。洪水来了,葫芦就飘在水上,至今已漂流了八千年。”

洪钧一听,非常高兴,看他们与自己长的不一样,不但漂亮,而且是有血有肉的身体,如果他俩结婚,一定会生出和他俩一样模样的人来。这样传宗接待地生育,不就传下人来了吗?于是就劝他俩道:“天地诞生以来,天地灵气混沌不分,凭借金石、树木之体修炼成老祖、老母来,虽能婚配,但是不能产生后代,只有你俩能生育,你俩就结为夫妻吧。”可是童女坚决不同意,这时金龟也说话了:

混沌初开出神灵,不分男女物长成。

有的金石来修炼,有了草木鸟兽禽。

只有你俩血肉长,分了男女阴阳生。

如果你俩成婚配,定然传下后代根。

那童男听后动了心,表示愿意,可童女一听不但不同意,而且发起火来。捡了一块石头,就往金龟背上砸下去,顿时金龟身分八块。童男一见慌了神,就蹲下身去把八块龟体并拢后,又淋了自己的尿水,让金龟活过来。金龟真的一下子长拢了,活过来了。金龟又好言劝他俩成婚:“生也劝你们把婚配,死也劝你们把婚成。”金龟这句话,应了人类不但成亲生子,有生必有死的预言。

终于童男童女结为了夫妻,怀孕三十年,童女生下了一个肉袋,肉袋里有五对男女,共十人。那十个男女被分到各地去繁衍后代。

因而第三番洪水退了,海水也清亮了,人类诞生的时代到来了。

第二回天地诞生

那时候天地还未诞生,天河上有一条金龙,喝天河的水,吞食天河岸上的砂子,吞了吐,吐了吞,这样不知过了多少万年,被金龙吞吐过的砂子,磨成了金光闪亮的宝石。这宝石中有三颗又大又亮的成了金龙的金丹。喝了天河的水、吃了金丹便不饥不饿。时间长了需把肚子的水和金丹一起吐出来,化成一团团祥云彩雾。这些云雾一天天扩大,一天金龙吐的金丹掉在了云雾里,云雾一下子翻腾变化起来,如滚油的波涛在沸腾,把云团烧成一团红色金霞,里面雷声滚滚,电光闪闪。这时金龙也被吓呆了,一下子跳进了云团中,金龙左右翻滚,时而上冲,时而下蹬,时而向前猛冲,时而向后猛退,怎么也冲不出去,云团紧紧地把它包在中间,这就是宇宙的诞生,有古歌为证:

油波翻滚消沸化,口含吐水放金霞,

波里乾坤化雷电,混沌出世无比大。

金龙包在云雾里,包罗在内有变化,

内吐青气往上浮,后胃赤气来沉下,

焱焱淼淼来包紧,九垒三磊十二匝,

金龙包在中心内,混沌黑暗有根芽。

那金龙被云团紧紧包在里头,左冲右撞冲不出云雾的包围,越包越紧,渐渐地被蜷曲成一团,如鸡蛋黄一般,不能动弹。

不知过了多少万年,那云团渐渐变冷,雾气化成了一汪洋的黑水,水里长起七十座巍峨的高山,这高山叫昆仑山,分东西两昆仑,这昆仑东西三千里,分青龙山、太荒山、玄黄山、蓬莱山四座名山。这昆仑山为金龙的一颗金丹所化成,还有两颗,被压在山下,后来才有日月出世。那金龙变成了天心地胆,金木水火土,都为它所生。……

第三回玄黄出世

昆仑山中,有两座名山,一座公山叫玄黄山,一座母山叫青龙山,久而久之,两座山都有了灵气,一雄一雌,一阴一阳,两山相感,张开了两个地眼,只见一股黄气直冒,这黄气袅袅升腾,被昆仑山吸引过去,打了两个滚儿,化成一个神来,站在昆仑山打望。这时另一个地眼里又冒出一股黑气来,这黑气冉冉上升,在青龙山打了一个滚,化成一个神来。黄气化成的神叫玄黄老祖,黑气化成的神叫奇妙子。玄黄见奇妙子高有数丈,通身漆黑,面目凶恶;奇妙子见玄黄五大三粗,通身金黄,面目慈善。奇妙子见了玄黄如见了仇人一般,几大步飞过山来,站在玄黄面前,凶神恶煞地瞪着玄黄,两眼放出两道电光,直射玄黄;玄黄微微笑着不动。奇妙子接着又口吐黑气,玄黄哈哈一笑。奇妙子接着又吹出冷气,如狂风吹得山摇地动,玄黄依然不动。这时玄黄说道:“奇妙子,你那点本事算什么,做我的弟子吧,我们还有大事要做。”于是,奇妙子便做了玄黄的弟子。

玄黄带着奇妙子在昆仑山上找一个洞府住下,他俩走啊走,尽兴地在昆仑山上寻找洞府,只见满山长满了金色的树、银色的树、红色的树、绿色的树,树上开满了金色的花、白色的花、红色的花,而且是边开花,边结果,这果子大的赛葫声,小的如珍珠,一串串似璎珞佛珠,师徒俩顺手摘来吃,非常好吃。

终于他俩发现了一个石洞,只见石洞非常美观,石门框、石门坎,如黄金般铸成,这是第一重门;第二重门内,有常开不谢的花,红艳的鲜桃;第三重门内,非常宽整,师徒俩便决定在此洞安身,并给洞府取名“鸿朦洞”,石门框上现出两行“云字拐”文字,只有玄黄认得,念道:

玄三三五气化身万万,天六六天忌成劫七七。

玄黄心里明白,天地万物的变化,无数次劫难,都在这副对联的哑谜之中。玄黄口中念一偈语:“一粒之中藏世界,一边锅里煮乾坤”,这些需要好几万年的变幻才能验证。

玄黄坐在洞中一地黄色石头上,这黄石如一朵欲开的莲花,自有它的来历。这时玄黄心中烦闷,慢慢睁开双眼,叫一声奇妙子,说,我俩出洞看看。只见洞外黑气沉沉,山下地眼里放出光明,冒出一团团气来,青赤二气团团旋转上升,一声滚雷炸响,咕咚一下落在玄黄山上,又滚下一个山沟里,这沟叫“滑塘坑”,那气团如圆物,在坑里乱蹦乱跳,放出万丈光芒。玄黄见了,心想此是天地出世,玄妙无比。

天生精粒落滑塘,内藏五鸟接三光。

中藏五山并八卦,玄黄从此分阴阳。

连忙叫奇妙子去滑塘坑里把那个活蹦乱跳的圆物捡了回来。奇妙子连忙跑去,只见一块大岩石,高有万丈,中间有一个圆柱,高不过三尺有余,如珠宝一般,五颜六色,放出毫光。当用手去拿时,只听大喊一声:“住手!”接着空中飞下一个人来。此人身高五丈,红面黑须黄眼睛,“四颗獠牙倒挂,眉如钢刀眼如钉”,奇妙子问他你是哪里来的飞贼,他答道:“我是浪荡子,为一气化气,奉师父之命,前来取宝。”奇妙子说:“我也是奉师父之命取宝。”浪荡子问道:“你师父是谁?”奇妙子回答:“我师父是玄黄老祖。”浪荡子说:“玄黄有何了不起!”说着抓起珍宝放入嘴里吞了。奇妙子便拉住浪荡子,去见玄黄。玄黄见了浪荡子问道:“你何方来?为什么吞了珠宝?”浪荡子答道:“自古东海中生出一蓬荷叶,共九片,每片三千里为圆,上有纯阳之露水宝珠,开一朵莲花,结了七颗莲子,莲藕之内有一荷叶老祖,我就是他的弟子,特叫我来取这珍宝。”

玄黄听了,知道那珍宝的重要,谁得到它,谁就是开天第一人。于是祭起开天剑,把浪荡子尸分五块,那珍宝滚了出来,依然在地上乱滚,玄黄拿在手中观看,口中念道:

此是二气化红青,它是天地产育精,

青的化为三十三天界,黄的化为七十二昆仑。

玄黄把珍宝往上一抛,只见一道青光上升,无限扩大,霎时上空清亮,四周山林看得清清楚楚,从此便有了青天。

玄黄接着对浪荡子的五块尸体各吹了一口仙气,又拿出一个葫芦叫奇妙子打一葫芦水来,淋在尸体上,霎时五块尸体化成人形,连忙跪下叫玄黄为师父。只见这五个人:

第一个身高五丈五尺,面如锅底一般黑,取名“星辰火德君”:在天为雨又为云,在地为水又为冰;归在人身为血水,北方壬癸水为珍。吩咐他去了北方。

第二个身高三丈五尺,面如胭脂鲜红,取名“广天星德君”:在天为星又为电,在地为火又为烟;归在人身为心火,南方丙丁火为精。吩咐他去了南方。

第三个身高九丈,面如蓝靛,一身青色,取名“摄提青龙星”:在天月里梭罗树,在地便为木和林;归在人身为肝胆,东方甲乙木中精。吩咐他去了东方。

第四个身高七丈,面如白银一般,取名“西方长庚星”:在天为雷又为电,在地为金又为银;归在人身为肺经,西方庚辛金之精。吩咐他去了西方。

第五个身高有一丈,面如黄金一般,取名“中央匈阵星”:在天为雨又为雾,在地为土又为尘;归在人身为脾胃,中央戊已土之精。吩咐他留在中心之地。五个各自去了他们用去之所在地。

玄黄和奇妙子看见了一大片山林,他俩出了鸿朦洞府,到昆仑山上游玩。山上有一个好去处,只见:

五条山来五条岭,五山五岭五龙形,

中间楼台有九层,内有九殿和九井,

风阁凌霄真华美,五石栏杆两边分。

玄黄师徒正看得专注,一阵狂风刮来,吹来一股滚滚黑烟,张牙舞爪,玄黄见了,一把扯住风的尾巴,现出原身:

头黑身绿尾黄,六足雪白红眼睛,

毛似黄金色一般,两角五尺头上顶,

此兽高有四丈五,足高六尺有余零,

獠牙四个如钢剑,张口自称为“混沌”。

吾神本是土中生,借山元气养吾身,

黑暗独有吾混沌,炼得金身无量神。

说完,鼻孔喷出三股黑烟,黑烟中现出一宝,金光闪闪,直向玄黄打来,玄黄也取出一个珍宝,放出一道白光,这宝为定天针,直向混沌刺去,两个宝物在空中对打,不分胜败。这时混沌又放出三只恶鸟来,这三只恶鸟分别为:

一只叫做“鸵岛坞”,红嘴黑身金眼睛。

一只叫做“鸦灼鸟”,三手六足绿眼睛。

三只叫做“鸫鸺鸟”,六目三翅赛大鹏。

玄黄眼疾手快,把一个口袋抛在空中,一下子收了混沌的三件宝物,混沌不甘心又放出一件宝物来,只见火光冲天,且滚滚而来要烧玄黄。玄黄口吐仙丹,化成一只大鸟,这鸟叫“鸲余鸟”,口中喷雨水,把火给灭掉了。混沌再也没宝物了,只得摇身一变幻变成一个琥狸兽来,向玄黄扑来,玄黄也变成一只色狻猊兽来,又比琥狸威风,两下撕斗不已。混沌又拨下自己八十一根毫毛变成八十一个混沌,个个手拿镇天棍,玄黄又变化成八十一个自身来,与混沌交战,从地上打到空中,难定输赢。玄黄又抛一个葫芦,把混沌的宝物再次收去。混沌口中吐一把“无形风”剑来,这剑如冷风嗖嗖,无形无踪,看不见摸不着,直把玄黄追踪,玄黄便抛出一个锦囊才收了无形风剑。混沌战败了,玄黄收它为坐骑,后封为“獾头神”。

玄黄骑着混沌兽到处游走,观看昆仑山上的各种稀奇古怪景物,不觉来到一个洞府,洞府里住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自称女娥神,指着她身边两个元物问玄黄:“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里头包的是什么物体?”玄黄说:“两个元物一大一小,大的里头有二十个男子,小的里头包着一十二个女子。”女娥神说:“我不相信。”玄黄口中念念有词,两个元物在地上滚动,扑哧一声,裂了开来,果然是十对男子、六对女子,如小孩子笑哈哈地打闹。玄黄高兴地说:“此是天干地支来出世,后为神治乾坤。”各为她们取了“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戊亥”,男为天干,女为地支,配合夫妻,将来自有大的用处。

玄黄回到鸿朦洞,不久又收了个弟子,叫“泥引子”,传他一个小小葫芦,又传给一个石匣,匣子里有三支铁笔。

那葫芦原来是长在玄黄山一座石峰之上,藤长千丈,绕着山峰三圈有余,只有藤子不长叶子,结了一个葫芦。

小小葫芦三寸高,玄黄山上长成苗,

能装五湖四海水,不满葫芦半中腰。

这小小葫芦在洪水泡天之时,起了很大的作用,那三支铁笔中一支叫画天笔,能画日月星辰;一支叫画地笔,能画江河山林;一支叫画人笔,能画许多英雄人物:

一画盘古来出世,二画女娲传世人,

三画天皇十二个,四画地星十一人,

五画人星人九个,六画伏羲八卦身,

七画神农尝百草,八画轩辕治乾坤。

第四回盘古出世

哪年哪月哪天,不知几千几万年前,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也不晓得传了多少代人了。有的人说盘古是在土里自然长成的,开辟之后累死了,他的尸骨化为大地山脉。盘古也叫“盘骨”,因他的骨头化为石头山峰。有一个传说他原是西天佛祖的一个弟子,差他到东土去开天辟地的,很有一番曲折来历:

说的是那西天佛祖诞生在西天极乐世界,几经转世脱胎,受尽磨难,晓得人世间的苦难,立志解救。想做个救世之主。他一共脱了五百次胎,五百次轮回,使他尝尽了在生的苦难滋味,知道创造一个极乐世界是很不容易的。当他在四百八十次转世的时候,那时他还未成男性,是个西天老母的身分,正在试验生儿肓女的过程。然后再转世了几回才成男性。在这个时候,她已是儿孙满堂,弟子众多的显赫的佛祖圣母了,跟前有十八罗汉,三千谒帝神,又收留了东土来的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准提道母和洪钩老祖,以及燃灯和陆压道人。他们都是来学习天地开辟之道的神仙。由于道恒不深,难于担负开辟东土的重任。这老母打坐在须弥洞中莲台座上,半眯着眼睛,冷眼观看世界,东土黑暗一片,里水茫茫无边,只有一座须弥山露出水面,况且须弥山上的各路神仙也有成千上万,只顾争权夺利,争战不休,不晓得创造一个极乐世界,弄得洪水泛滥,暗无天日,乌烟瘴气,何日得休?她默默思考,动也不动。海螺爬上来叮了她一身,蚊虫蚂蚁在她身上乱咬乱爬,乌鸦在她头上做窝,树根钻进了她的身体……她一古脑儿在想开辟东土的事儿。

一天她开口说话,把阿难世尊叫来,说道:“我想派一个弟子去东土开天辟地,你看叫谁去好?”

阿难世尊说:“我想众多弟子中,叫腊子和奔索去为好。”

她于是叫来腊子和奔索,吩咐他俩去东土开辟天地,腊子先去,奔索后去,以后自有用处。

叫一声腊子变作一个仙桃。西天老母拿在手中往东方一抛,嗖嗖一声落入东土洪水之中,腊子藏在桃核之内,渐渐桃核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长出一棵高有万丈的大桃树来,腊子在桃核内长大,桃树分为两瓣,一瓣为天,一半为地,腊子出来见桃树结了两个大桃子,便摘下吃了,顿时觉得身体渐渐变大,浑身是劲,两眼放光,在里暗中看得清物体,在洪水汪洋中淌来淌去,只见天地太小,太矮了,伸不开手脚,便伸手把天撑了撑,觉得有些活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连接着,于是他想顶开压在头上的那块石块盖子。这时西天老母又派奔索到东土,化成一把大斧头,腊子见了便操起斧头,把连接天地的脐带砍断了。原来天如一把大伞的盖子,中间一柱撑着,腊子把柱子砍断,伞盖自然渐渐升高,最后落在大海之中,长起一座高山来。腊子的四周空空荡荡,漆黑一片,

除了浩浩茫茫的大海,一无所有。于是,他决定找一块陆地以便栖身,腊子在大海中淌去淌来,终于找到一座大山,叫太荒山。腊子的后人叫他盘古。因为他是太古第一神仙,后人盘问最古最古的是谁,说到盘古就没啥说的,盘古也是盘根问古的意思。

盘古出世的根古,有各种不同的说法,但谁也说不透彻。但是在民间丧鼓场中歌师傅们在《盘歌》中唱出这么一段古歌:

混沌之时无天地,古祖灵山出世起,

须弥洞中古祖意,佛祖灵山讲根由,

须弥洞中来修炼,三花彖顶降真气,

西天老母洞中坐,心中牵挂一事情,

忙与阿难来商论,派个弟子东土行,

东土一片黑暗景,无有天地分五行,

又无日月照天庭,吩咐腊子和奔索,

腊子化为仙桃形,身子藏在桃核内,

落入东土长成形,一日桃核来胀开,

地里冒出一巨人,淌着大海到处寻,

奔索化着一石斧,腊子捡起把天分,

腊子就是盘古名,一本《鉴略》说得清。……

第五回日月升天

自从盘古分了天地之后,天地间仍一片黑暗。看不清物体,分不清方向,一片寒气。要是有一个照明取暖的挂在天上岂不是好。相传腊子开了天地之后,两天老母召他回去见她,命他请日月上天,老母对腊子说道:“你开了天地,功劳不小,但缺少一个照明的,天地间仍然没有光明。我告诉你,在太荒山下有一个大海叫咸池,咸池内有一对金银精气所化的夫妻,住在日宫月殿之中,男的叫孙开,女的叫唐米,各有一件珍宝,一件叫日丹,一件叫月珠,只要他俩升天,各执宝贝,天地自然光明。你如果完成这件事,你的功果圆满,封你为盘古老祖,并在太荒山上立下一大石碑,刻上你的功德,永传万世不朽。”

于是,腊子到咸池请日月升天,孙开、唐米两夫妻忙迎接腊子进殿,只见日月两珠宝放射出万丈光芒,照得腊子睁不开眼睛,心中十分欢喜,便对孙开、唐米夫妻说道:“天地已分,没有日月上天照明。我奉了西天老母之命,想请你俩升天照明。”孙开、唐米一听,说道:“洪水泡天,把我们淹没在咸池之内,结为夫妻,炼出了日月二珍宝,夫妻恩爱,难于分离,因此不能从命。”腊子无法又去见西天老母。老母教给腊子一个咒语,只要把咒语念上七遍,日月二珠飞到手掌之内,孙开、唐米自然会答应升天,以及叫他俩一月会一次面。为了怕他俩逃走了,规定在那棵大桃树上歇息,你得在那好好看护。腊子记了咒语回到咸池,念动咒语,日月二珠果然飞到腊子手中,飞快去见老母,老母非常高兴:

日月二珠入手心,孙开唐米来听令,

老母一见心欢喜,有劳弟子费辛勤,

日月二君交给你,从此天上放光明,

谨防妖魔来捣乱,仙桃树上护其身。

第六回江沽造水

日月升天之后,天地一片光明,世界也变得温暖,太荒山上一片生机,长出了不少树木花草,结出了鲜美的果实,诞生出各种飞禽走兽。禇多神仙各把自己的洞府修整得如灵霄宝殿,享受着雨露阳光,饿了吃些现存的仙果,闷了到太荒、昆仑、蓬莱等四大名山游玩,都没想到一场灾难就要临头。就是神仙也难逃脱劫难。

原来洪水泡天之时,大海中长一棵万丈高树,为海蛟所化。见了阳光长出了九片大叶子,结了九个大花苞,花苞之内,包孕着九个大蜂子。当花苞开放时,九个大蜂子飞了出来,变成九个妖日,要与日月争光。这时天空有了十个太阳。烈日当空把大海的水一下晒得一滴不剩,成了一片焦土,并晒死了各路神仙。

两天老母召见腊子、奔索,说道:“东土被妖日晒得一片干枯,得赶快去救灾救难”。说完给了腊子一张射天弓追蜂箭要他把妖日射掉,又吩咐奔索拿一根长绳,把真日拴住,免得他逃走。腊子、奔索领命。一个把天上九个妖日射了下来,原来是九个大壶蜂。果然真日吓得慌忙逃走。这时奔索放出万丈长绳拴日,没有拴住,奔索连忙去追赶,又累又渴,就干渴死了。奔索死了现出原形,原来他是一颗枯莲子,为水精所化为天地之根,洪水泡天时,他在海水中生出一蓬荷叶,结了几颗莲子,修炼成荷叶老祖。那荷叶被浪荡子吃了之后,荷叶老祖被西天老母收为弟子,取名奔索。因为是水精,慢慢把水造出来,先生出一滴水,一滴变两滴,两滴变三滴,渐渐积成一潭清纯之水,为万水之源,才有江河湖泊。一气所生二气所化,三生万物,有了水才有了生命。后来奔索有了“江沽之名”。《混沌传》上有诗一首:

混沌出世十六祖,一代一代讲清楚。

天地自然有根长,内中还有一元物。

水中生来名江沽,包罗万象在里头。

生出江沽造水土,泥水交溶一锅粥。

土生金、金生水,渐渐长大圆轱辘。

无鼻无眼心中明,有一种人叫江误。

江沽额上凿七窍,凿穿元气往外出。

血水漫漫往外流,汇成海洋死江沽。

空腔里面现轮象,从此世上有水土。

第七回神仙盘道

上古盘古分天地时,他化为一棵仙桃到东土,躲在桃核里长成。开天辟地之后,那仙桃长成一棵冲天大树,高万丈,枝叶成荫也有几千里方圆,太阳、月亮晚上在桃上歇息,早晨升起,照耀天地,仙桃树每三千年开一次花,熟一次果。后来西王母与东王公管辖这棵仙桃树,每当果熟时,两王母要设一次蟠桃会,宴请上界和下界已列入仙班的各路神仙。

下界的神仙每次要从昆仑山到天界,回转时各路神仙总要在山中歇息,一次神仙们在山里歇脚时,什么洪钩,燃灯、麻姑、陆压、八仙相会在一起,谈谈自己的经历,发一通海田沧桑的感慨。不负有人夸奖自己,道行深远的言词。

“我每一次把赴蟠桃会晏吃的桃核带下来丢在这里,如今已长成了一片桃树林,可是它开花结果,已不是蟠桃,而是与人间的桃子是一样的。唉,真是天上人间不一样啊。”桃花仙女说。

“我每次赴宴时走在这里,把拐杖插在地上,如今我插下的拐杖,已长成一片森林啦”。李铁拐在摆老资格。

洪钩说:“我已经经历过三番洪水泡天了。亲见盘古开天地,为葫芦里的男女作媒证成婚传人烟。”

燃灯说:“你吹牛,我第一次上昆仑时,见你还是一条大红蛇,把擎天柱缠了三圈半,口含明珠,为昆仑山照明,后来你在洪水泡天时有功,才成正果。”

洪钩说:“你那时,还是佛祖洞前一盏灯,你那时怎见我在昆仑山?”

陆压说:“燃灯是说白了,我出世时,你还没成器哩!”燃灯揭陆压老底说:“我知你是一只绿鸭精变的,如今还是个道人。”

麻姑说:“你们莫争了,我也不知道我多大年纪了,只看见沧海三次变为桑田。我曾经脱身为农家女,种过桑麻,人称麻姑。当年桑树高有千丈,蚕有一丈长,树上有金鸡叫鸣,蚕吐出的丝可以做一套衣裳,可如今树小多了,蚕也小多了。”

洪钩说:“你那时是人家的小媳妇。”说得麻姑红了脸说:“你夸什么海口?你们弟兄三人还是私生子哩!”

众位神仙争吵不休,互相揭短,拉拉扯扯到西王母面前评理。西王母取消了他们以后赴蟠桃会的资格。贬燃灯为道人管天下的灯火,洪钩管天下的蛟龙,不让危害人间。

从此,人间有了桑麻、果树和森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