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祖炎的头像

刘祖炎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2/30
分享

小豆腐

虽说已是春天,但对于神农架而言,只能说是半个冬天,半个春天。就拿松柏、阳日、红坪、新华、木鱼同一天或同一时分来说吧,你在松柏天空阴沉,阴雨密布,而在阳日和新华也许太阳高照、温暖缠绵,却在红坪与木鱼雪花飘飘、寒风刺骨……更不要说大九湖、神农顶的天气了,可想而知古时“蛮荒之地”神农架的样子了。不同的是天下不同了,共产党把“蛮荒之地”神农架变成了美丽的生态家园,变成了人“一辈子不得不去的地方”。

一翻不了又一翻,

翻翻不离送郎山,

送郎山下落下雾,

不下连阴就天干……

龙抬头没晴到一天,松柏就下起了连阴来,天冷的树叶打转儿,送郎山上的积雪像神农架少女蒙着脸,怕是倒春寒又来了……

松柏镇群山环绕,城市中心就在送郎山下,原叫松香坪,曾是庐陵王唐中宗李显的封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国家开拨万人大军对神农架进行大开发,松香坪改为松柏被建成享誉外内外的“林海石城”,但现在石头风光不再。在不到五平方公里的城区里,青杨河从城中泻流而下,河两岸几乎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一半老城一半新城,不过新城只是还在扩张而已。准确地说,从林口子到寨垭子及神农架烈士陵园没什么变化,但从过境公路到盘水工业区却翻天覆地了。松柏现在是“养生逸谷,国际慢城”,所以很多人都到神农架来,甚至在这座森林旅游城市安家落户了。

小豆腐就住在生态小区里,离生态广场不远就住着不少“移民”。小豆腐真名几乎谁都不知道,父母在这个山城里都是卖豆腐的,他和哥哥从小跟着父母打豆腐、摆摊,父母不在时,哥俩就成了小老板,帮助父母卖豆腐。豆腐好吃,但打起来却是“累死个仙人”。20多年前,松柏打豆腐几乎还是原始打法,天刚擦亮,就是做豆腐的时间了。“豆腐人家”将头天晚上浸泡在木桶里的黄豆沥干水,在石磨上喂一瓢黄豆到石磨眼,由推磨人推几圈磨再喂一瓢黄豆,父子或母女推磨的身影在墙上被灯光拉得晃来晃去、老长老长……

豆浆磨好了,就放大铁锅里煮沸后,点“卤”。点“卤”是做豆腐至关重要的一环,豆腐做得好与坏,全靠点“卤”的技巧。点“卤”的原料是生石膏,生石膏买回来后,放灶膛里用火烧透烧熟,烧熟的石膏用清水搅拌均匀,再往烧开的豆浆里点“卤”。这个还要分是“老豆腐”还是“嫩豆腐”。做老豆腐,一手端着石膏水,慢慢往豆浆里倒,倒完再充分搅拌匀整整一大木桶豆浆,盖上木盖后坐等“豆腐来”。一大锅豆浆放多少石膏进去,做出来的豆腐才会口感嫩滑,小豆腐经验十足。做嫩豆腐,点卤很关键,要少点点,而目还不能搅拌,然后其它都象做老豆腐一样,只是时间不要过长了。做豆腐是小豆腐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到底传了多少代连小豆腐的父母也记不得,做豆腐是小豆腐家的“祖业”。

所谓“豆腐来”就是等水豆腐成形,这个时间大约20分钟,小豆腐很有经验,不揭开盖子则已,一揭开就是一整桶白花花的水豆腐。水豆腐(也叫豆腐花)很受大人小孩欢迎,用饭碗盛一碗,加点白糖,哧溜哧溜几口下去,不单喝热了身子,还具有清热泻火的功效呢。

做豆腐要将一块正方形的纱布全摊开,平铺着放进一个正方形的木箱子里,将水豆腐一勺一勺舀进去,直至填满正方形木箱,再将多余的纱布覆盖在豆腐上,盖上木箱的盖子,最后放上装满水的水桶或把石磨的辗盘搬压在盖子上,就不用理了,听任木箱下面“滴滴答答”的水流声不绝于耳。小豆腐这时搬来一把椅子,在自家木厢房屋檐下坐下来,跟着大豆腐抽着烟,天在烟雾中大亮了。木箱不滴水了,便移开箱子上的压物,将木箱倒扣过来,轻轻拿起木箱,成形的豆腐就端坐在盖子上;将上面的纱布轻轻揭开,就是一块整豆腐;然后搬到豆腐摊根据买家需要横切或竖切。拿豆腐,手法有很讲究,重了,豆腐就烂了,轻了,会拿不起来。所以拿豆腐,小豆腐很有一套,看似魔术一样。

哥哥高大,长得像神农架“野人”,又笨手笨脚,常常弄坏了豆腐,久而久之被调侃成王大豆腐;小豆腐呢,个儿小,没打杵高,像国宝金丝猴那样灵巧,上窜下跳的,久而久之被调侃成王小豆腐;现在到好,凡是认识他哥俩的人,哥哥干脆被叫成“大豆腐”,他干脆被叫成“小豆腐”了。大家只知道他哥俩姓王,也不知道他哥俩的真名,也从没想到过要叫他哥俩的名。因为大家“大豆腐、小豆腐”的都叫习惯了。小豆腐家的豆腐色香味俱全,很受松柏人喜欢。自然大豆腐、小豆腐名声在外了。

家贫的孩子早当家。上班早,下岗也早。十多年前,小豆腐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班上,不料没几天企业改制一下就下岗了。小豆腐知道,现在打豆腐的人多没法生活了,只好去外面打拼。武汉、广州、深圳都闯荡了一番。一去上十年,“江湖”不好混,去年年底才猫回来。现在人要装,就算没赚到钱也要撑门面,所以小豆腐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小豆腐几个朋友听他说神农架的风景了不得,交通也发达了,有了飞机场,有了生态高速公路,马上就要跨入高铁时代……加上神农架的名声早就响彻全球了,便叫小豆腐打前哨,相约不久来神农架相会,来看看能不能在神农架图个什么发展。小豆腐便敲起了边鼓,把自家祖传豆腐顺便海说了一通,竟把朋友们吹动心了。小豆腐的心便放开四蹄了,一路吹着口哨,一路支付宝忽忽的刷,转一圈就大包小包的搭的回家,下车时用微信扫一扫便付了的费,还不忘摇一摇,可微信不像支付宝……二分、一毛的就很难摇到!在生态小区门口,年长的都很熟悉小豆腐,才回故里嘛,小时还是个乖娃子,乡里乡亲的便让小豆腐先进了小区的门……小豆腐加上喜形于色,那派头不亚于千金少爷。

可没过几天,小豆腐上身动弹不得了,衣几乎不能穿了,饭几乎无法吃了,解手更是困难极了……老婆早年又走了,儿子还是小不点,小豆腐的生活成了棘手问题。好在小豆腐的父母还健在,就把他送到优抚医院住院去了。一检查,咽炎、前列腺炎、右肺感染、肩周炎!妈呀,肩周炎这病说起来无妨,可得了这病真是要命呀。动不得,摸不得,睡不得……而且医生说,医保局规定,肩周炎药费不能报销,出非做手术了。小豆腐只好任凭医生摆布,又是验血又是化尿的,天天打点滴,消炎、阵痛……尿急了,强忍疼痛拿着吊瓶上洗手间,赶不得急,尿得再快也是枉然,加上天冷得出奇,医院又不供暖气,反正你得嗞着嘴,绿着脸,浑身发抖的慢慢来,刚挪到床上尿又下来了,几瓶盐水还是要起些作用的,不然一连几天,吊瓶忽忽的打,药费一天好几百,病情没好转,怎得有些效果呀,要不吊针不是白打了?医保局的人板着脸,这几天在这过审,看有没有骗医保的……小豆腐天天横着走,每天都找好几趟值班医生,男女医生都是一个鼻孔出气:肩周炎,这病要慢慢来,急不得,少则二三月,多则二三年。小豆腐连到几天一听,傻了,只得每天一次又一次地横着走到病房。

又是冬天,从病房窗口望去,送郎山上满是积雪,天还是冷得发抖,在云雾里,太阳的脸就像是被冻歪了。住了几晚,小豆腐几乎撑不住了。医院几乎没有怎么治肩周炎,病又不见好转,肩周炎药费又不报销,小豆腐只好要求出院,家里再冷总比在医院呆着强,好在还有父母搭把手,生活起居要比在医院方便多了。

小豆腐拖着病体找医生开了几天其它病的药便出院,收费处说这几天还在审医保,无法结账,等过几天再来结。小豆腐回了家又在药店自己买药治疗,这膏那帖的,镇痛的消炎的买高了,还是不见好。小豆腐只好在腾讯视频上看北京卫视《天天养生》,观看肩周炎有关方面的节目,又到社区卫生站找老中医看。老中医说,肩周炎是个千金少爷。肩周炎的发生是由于肩关节周围软组织病变,而引起肩关节疼痛和活动功能障碍。肩周炎又叫“肩凝症”、“冻结肩”、“五十肩”,50岁左右的人多发,以肩关节活动受限为主要特征。肩周炎的主要症状是逐渐加重的肩部疼痛及肩关节活动障碍。疼痛一般位于肩前外侧,有时可放射至肘、手及肩胛区,但无感觉障碍。夜间疼痛加重,影响睡眠,不敢换侧卧位。严重时连日常生活中的端碗吃饭、穿衣伸袖、洗脸梳头以及大小便时解系腰带都感到困难。持续疼痛可引起肌肉痉挛与肌肉萎缩。早期肩关节活动仅对内外旋有轻度影响。晚期上臂处于内旋位,各个方向活动均受限,但以外展、内外旋受限明显。肩周炎发病与下列原因有关:1、由于肩关节以外的疾病,如冠心病、肺炎、胆囊炎等引起肩部疼痛,使肩关节活动受限。2、因上肢骨折、颈椎病等使上肢固定于身旁过久。3、肩关节周围软组织病变,如肩峰下滑囊炎、冈上肌腱炎等。4、肩周炎的发生,除了与年老正气不足关系密切外,主要是肩部受到风寒湿邪的侵袭……中医讲究“上病下治,右病左治”……对于肩周炎得多运动、按摩、中药调理,肩周炎也可自愈。莫说小豆腐按《天天养生》和老中医说的疗法,果然不到一月肩周炎就好多了。能轻微的动弹,简单的家事也能做些了。

刚好小豆腐又接到优抚医院电话,说可以结账了,医保报了。小豆腐就去结账,优抚医院帮小豆腐报了自费部分的百分之二十,但不给发票,说发票医保局要收着,小豆腐记着支付宝还能报公立二级医院自费药费呢,他便赶紧在收费处借用自己住院发票,就便上传了自己住院发票和住院记录单到支付宝蚂蚁保险,在免费医疗金栏,申报自费部分的报销,没想到蚂蚁保险很快就审批了,还没到天晚自费部分报销了百分之五十,并很快就把钱打到了余额。这可把小豆腐乐坏了,没想到蚂蚁保险这么神!支付宝的好处真是太多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小豆腐现在总算知道肩周炎的厉害了,有时比千金小姐还娇气,有时比千金少爷还金贵,怠慢不得,这种病为何医保不给报销药费?小豆腐感到郁闷,何况它还是大众病,几乎谁也跑不了呢。小豆腐就这样坚持老中医疗法,平时坚持运动锻炼,不到三个月便好的差不多了。中医中药算是救了小豆腐的命!小豆腐准备过了“二月二”龙抬头和朋友一起去与大豆腐家商量把自家豆腐做成一个品牌上市,但不知自己是否还会打豆腐,还是那么好吃。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