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朱德华的头像

朱德华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07/25
分享

青涩的印记


文/朱德华

记忆都已斑驳,她的容颜在我的心里也变得模糊。对我而言,女孩梅的名字就是那段青葱岁月的见证。

女孩梅是个清秀而文静的小孩。坐在我们班的最后一排,在班上她不爱讲话,也很少讲话,安静得像一只兔子。那个年龄的女孩子都是爱做梦且容易被美梦迷惑的,她上课时就常常做着这样的梦直到下课。我的位子坐在最前面的第一排,我和她的距离很远,好像从来不认识一样。然而事实上,我们每天下午都在一起聊天,讲很多的话。

那是冬天的故事,所有的故事都像寒冷的季节一样进展的很慢。很冷的一天,我还是依然到二里外的河边去。去河边的路上,得穿过一片片的香蕉林。每次去,我都跑得很快,风呼呼地从背后掠过,就好像有一个人在后面追赶着我。不同的是,这一次我是约女孩梅到河边看夕阳。夕阳很美,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我们坐得很远,没有暧昧的感觉。

除了这些,我想我们应该去看一场电影或者什么的。“一起看电影吧!”我慢腾腾地从口袋里拿出四块钱,说:“可以买两张票”。后来,我们便坐在木头的椅子上看蹩脚的电影。再后来是散场,高兴地走在尘埃飞扬的柏油路上。

日子过的很慢,但我们还是初中毕业了。看分数的那天,在校门口我看到了梅,她的笑容很阳光,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中。从那以后,我也再没见过她。

后来,我上了高中,她去了广东打工。她给我来过信,信中说很想念我,还说特别特别想见我,并附了我以前写给她的诗,我很感动。那年暑假,我托朋友嵩给她寄去我买的一整套路遥文集。她再一次来信说想回来见见我,但我说算了吧。就这样,关于她的故事连同这句话一起飘散在年少的天空。

我终和她失之交臂。一段感情还没开始就已结束。在多年之后,当我站在另一个陌生城市街头,看到一个酷似她的背影,我还会莫名地叫出她的名字。

这时,我才知道,梅已写进了我的生命,成为一段无法抹去的记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