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陶灵的头像

陶灵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21
分享

川江龙船儿

以前端午节划龙船儿比赛,是川江上最热闹的事。

龙船儿由龙头、龙尾和船体三部分组成,要请专门的掌墨师打造。在看好的黄道吉日和时辰,掌墨师左手提着一只雄壮的大公鸡,右手拿着锋利的菜刀,往鸡脖子上轻轻一拉,血涌了出来,第一滴血必须滴在龙船儿定位的第一块底板上。这时公鸡还没断气,一个劲儿乱弹,掌墨师奋力一挥,抛向空中,看它挣扎着飞有多远。飞得越远,这条龙船儿今年赢的可能性越大。

造龙船儿的主筋木料最好是去偷,偷别人船上的桅杆。此意为偷儿偷了东西跑得快,偷来的木料做龙船儿别人追不上。晚上,先请来掌墨师,再去偷桅杆。偷回来,掌墨师马上弹上墨线。失主找来,一看有墨线,明知是自己的,也只好忍痛,不言而去。如果没弹墨线,失主是可以要回去的。更有趣的是,偷回来的桅杆有多长,龙船儿必须造多长。如果把桅杆锯了一截,除非失主不知道,否则找上门来,一定要赔偿损失。

往年的龙船儿可以抬出来再用,不过放了一年,船体有了裂缝,需要修补。从南竹上刮下竹瓤,也可用野生的葛根,舂茸后调上石粉、桐油,做成“油灰”。用小铲刀灌进裂缝里,再嵌扎麻丝填实,又灌油灰。反复几次,船体内外裂缝都按这种方法补好。最后,龙船儿全身用石块打磨一遍,涂抹一层桐油,焕然一新。

龙船儿多用松木建造,古话说“水泡万年松”。有些地方上一年划完龙船儿,把它埋藏在河岸泥土里,含水,又与空气隔绝,不易腐朽。农历四月初八是民间浴佛节,多在这天清晨把龙船儿挖出来,称“起龙”。

过去川江有些地方贫穷,没钱打造专门的龙船儿,选用木划子或木渡船代替。在船头仰放一条板凳,用树枝在凳脚上扎一个龙头,便成了龙船儿,桡手们照样快乐。

农历四月二十八日,是龙船儿下水的黄道吉日,要先去庙里请龙头。龙头称“请”,而不叫“抬”,是一种敬重。每年端午划龙船儿结束后,龙头、龙尾送到龙王庙供奉,第二年端午节再请。龙头用整块木料雕刻而成,最好的用料是桧柏,木质细腻,耐腐蚀,散发芳香。两名未婚男子把雕龙头的木料送到一个专门的房子里,除了雕匠,其他人一概不能进入。雕刻前,雕匠须洗澡后换上干净衣服。雕刻期间,每顿吃素,不得与佑客同房。

敲锣打鼓从龙王庙请来的龙头龙尾,不能直接安上龙船儿,要送到码头临时搭建的龙棚龙架上,由道士做法场,为龙头“开光”。然后由帮会会首领着桡手,每人敬一炷香后,再小心翼翼请出。安上龙头龙尾,便点响一挂鞭炮,称之“醒龙”。这时,有人扯来一把青草,喂进龙嘴里,让它吃饱,跑得快。这叫“抢青”。仪式做完,一二十个桡手抬起龙船儿,一步一步涉入江中,水淹过了膝盖,才慢慢放下,先是船头,再是船尾。

龙船儿下水后,划着去拜码头。每到一处,领头的人要倒立在船头,表明诚心诚意。被拜的码头帮会早已得到消息,安排专人在岸边点放鞭炮迎接。龙船儿在江面划三圈后靠岸,桡手们下船抽烟喝茶。两家码头关系比较亲密的,还有酒肉恭候。龙船儿拜完码头离开,主人送行时,为龙头披上七尺红绸,再送桡手每人一根三尺红绸头作腰带。龙船儿回到本码头,也放鞭炮迎接,同样划三圈后靠岸,抬下龙头和龙尾,送进临时龙棚供奉,第二天再请,不能留在龙船儿上过夜。

夜里有专人轮班照看龙棚,提防其他帮会偷去龙头和龙尾,参加不成比赛不说,还让人笑话,受人洗刷(奚落)。

川江举办划龙船儿比赛,由各码头帮和船帮操办。有帮会单独参赛的,也有两三个帮会联合参赛的,按各自主营业务取名,炭码头称乌龙,米帮为黄头,酒帮叫白龙……龙头、帮旗、服装也做成乌黄白的颜色。当年重庆城洪崖洞镇江寺下面有个纸码头帮,因纸遇水必烂,不可能取名“纸龙”,便联合旁边码头的盐帮,盐也怕水,就按地名镇江寺取了个威风的名字:镇江龙,船身涂为黄色。峡江秭归县归州镇参加当地划龙船儿比赛,每次都是白龙,他们称孝龙。归州是屈原的故乡,他们为屈大夫戴孝。

每年农历三至四月,参加划龙船儿比赛的帮会,要在自己的码头公开竖起帮旗才算数。比赛要造龙船儿、办服装、管桡手吃喝等,一系列开支太大,行内有一句俗话:“玩得起一条灯,划不起一条船。”意思是划龙船儿比元宵节办龙灯会的开销大得多。每年农历四月间,参赛帮会都派人举着会旗、拿起账本,在本帮地盘上找商户、店主募捐。有钱出钱,有物出物,米行资米,肉店捐肉。只要找上门,都不会拒绝,多少都有所表示。

因此,有的帮会不一定每年都参赛。有一年端午节,重庆城嘉陵江贺家码头帮不打算竖旗,可帮里有个绰号大鸡罩的人“神兮儿”(调皮),邀约几个兄弟伙,趁会首不在家,从他老婆那里骗来帮旗,买上鞭炮一放,大张旗鼓竖在码头上。会首回来气得直跺脚,但竖了帮旗不能丢面子,只好吃哑巴亏,立即发请柬宴请本码头的商绅,筹集参赛经费。为了解气,会首执行帮规,拿竹篾片狠狠抽打了大鸡罩的屁股。

有一次,嘉陵江水府宫码头帮想歇一年,不打算参赛。南岸停外国船的洋码头玄坛庙青龙,天天划着龙船儿来水府宫码头江面挑逗、炫耀,招惹得水府宫码头帮终于沉不住气,在端午节前五天竖起了帮旗。

重庆城太平门码头历来水运繁忙,川东道、重庆府和巴县的各个衙门均设在这一带,商号、钱庄、酒肆、花楼也多,都愿捐助划龙船比赛,太平门码头帮会首为显示本帮实力,年年竖旗,其他帮会送了一个“顿旗会首”的绰号给他。

农历五月初五正式比赛划龙船儿,或选择对岸赛,或划逆水赛,看那条“龙”先游到终点,夺得标旗。这才是端午节的高潮,江河两岸早早站满了大人细娃儿,一些生意人趁机摆上摊点,做生意看热闹两不误。最带劲儿的是有钱人家,一家或几家出钱,包租一只装饰漂亮的游船,携家人或亲朋好友坐在船上,追着龙船儿观赏。坐在游船上的有钱人为了取乐,比赛没开始时,不时抛出几只活鸭,让桡手去抢夺。技艺高超的桡手,抢到鸭子后,一手一只高举空中,竟从水里站立起来。这叫踩水,双脚不停地在水里上下运动,保持身体平衡。

“宁荒一年田,不输一年船。”这是龙船儿桡手们的一句俗话。民国中期的一年,川江末段宜昌举办划龙船儿比赛,十里红鸭蛋青龙在初赛时划输了,有个姓龚的桡手头气得把桡片一甩,回了家。桡手们决心正式比赛时赢回来,结果仍然输了。那个龚姓桡手头在家听到消息后,呕得卧床不起,三天后竟郁闷而亡。川江有些地方龙船儿比赛结束,“吆鸭子”(放鸭人在鸭群后面撵,意为落后)的龙船要被拆了重做,或者改船头、修船尾。

聪明的桡手在比赛前,会把白芨的茎捶出浆,合着生猪油一起,涂抹在船舷和船底上,表面非常光滑,在水中阻力减小,船速会增快。夜里,龙船儿都有人照守,防止别的帮会派人悄悄潜入水中,往船底钉船钉,影响船速。

开赛时,龙船儿的鼓手领着桡手们点香烧纸祭祀,口中念道:“众清弟子,造下飞龙一只,三代公祖,老少亡人,一起请上神船。见船会船,见船赢船。”

“轰轰轰”连续三声号令火炮震天响,“咚、咚、咚……”急促的鼓点声中,一条条五彩缤纷的龙船儿,“嘿唷、嘿唷”地贴着水面向前窜。这时的鼓点很重要,慢了,整条龙船儿的速度便慢了,快了,桡手跟不上节奏,达不到一齐发力的效果。鼓手一边打鼓,一边喊号子:“五月五日是端阳,龙船儿下河闹长江……”为了不哑喉咙,鼓足劲儿,事先鼓手都吃了洋参。

江面的龙船儿开始都保持间距,途中为争道,少不了互相碰撞,眼看着桡手又挥起桡片干水仗,偏过船头逼旁边的龙船儿,不让上前……桡手们平时干的是力气活,这时相互不守规矩、相互捣乱,要的是这种尽情尽性的欢畅。有一年划龙船儿比赛,重庆城东水门码头的“黄辣丁”和太平门码头“老白龙”干水仗,抓扯打了起来,相互谎称被打死了十多个人,死者说得有名有姓,还做了灵牌供在龙棚里。实际上双方都没死人,弄起热闹些。后来其他帮会出面调解,双方听劝、言和。

抗战胜利后的第一个端午节,重庆城两江四岸共四十八个码头帮全部竖旗,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划龙船儿比赛,各帮会都想夺冠。南岸玄坛庙的青龙会首冷静分析,这次是嘉陵江逆水赛,龙船儿都会争着走水势缓的左航道,肯定打拥堂(拥堵)。右航道水势虽然急一些,走的龙船儿会少。比赛那天果不其然,龙船儿都争走左航道,相互不让,还撞沉了几只。青龙从右岸迎激流而上,先佯装很吃力,接着增加速度,然后全力以赴冲刺终点,等其他龙船儿明白时,青龙已顺利夺冠。

川江的划龙船儿比赛,只有端午节这一天,但划来划去的习俗却要划上半个月,其实划的不是龙船儿,演绎的是一种快乐。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