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谭岷江的头像

谭岷江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5/07
分享

从龙河到天湖(组诗)

《双鹰河的迎宾礼》

春风十里,阳光万仞
在廖家坝,双鹰河逆流而上
热情地为我们引路
大地慷慨解囊,热烈款待
先是摆出一垄脆李
再是祖孙俩在路边送行
一个拄着拐杖,一个尚在襁褓
问好在风中弥漫,却在我们的耳内回旋
接着,是蟠桃园
是活水奔涌的生态养鱼场
鲟鱼,虹鳟,还有许多种鱼
用一生欢迎我们
这不是神话或谎言,很小很小的鱼苗
转眼之间,一梯之隔,便长大成年
到了双鹰坝,阳光和溪水劈开高山,组成景点
大峡谷伸出手臂迎接我们
溪流架成桥梁,石径铺成彩道
小鸟和溪水加进来
和春风一起合奏迎宾礼曲
一切豁然开朗,沿着小径而上
接近彩云的地方,便是世外的桃源
想象一垄桃花,映红了农夫和隐士的脸颊
春风在绝壁上题字,说那里就是天堂
阳光欣然跟帖,热烈附议
让我们前行的步伐不觉加快
让乡村脱贫致富的步伐悄悄加快

《幸福的人间》

路边,一位祖母背着她的孙子
他们问好的声音,准备随风而过
却被阳光网住,送进车来
车子疾驰而过,仅仅一秒的斜视
我就发现了幸福的人间
一个白发苍苍,却背负希望
一个咿呀学语,却依偎亲情
她是我们未来的黄昏
他是我们过去的黎明
所谓幸福的人间,并不覆盖贫富美丑
只须覆盖这样的亲情
比如,老了能陪伴孙辈
幼时被祖辈抱过
而他们之间的中年
为保护这点幸福
正在人间快乐地跑步,即使这跑步是艰辛的

《沿路向上的风景》

扶摇而上,一直步入天空的檐下
在三抚那片茂密的林海里
光与绿泾渭分明,凉与暖只隔一线
恍如我的白发和少年们的黑发不能并行
一些栅栏就这样隐身在人间
野樱桃在谷地里蔓延
我们迟到了,它们仍未赌气谢幕
白色的花在野地坚持亭亭玉立
熟悉的馨香,随着鸟语涌来
比迟暮的美人更冰冷高贵
在记忆中越画越清晰
再往上,便是南天门
伸手叩击蓝色的柴扉
路过的白云,路畔的杜鹃花
像守门的田园犬
在我们的脚下摇尾示好
路上,许多风景一闪而过
画面却像时光和美女,沉浸心底
比如硝厂沟的梨花,陡坎子的油菜花
月亮沱的鸦巢,阿莲农家乐的菜香
在手机地图上,它们共享方圆百步的大地
像四张闪光的名片
支撑着天地之间的东南西北

《从龙河到天湖》

龙河是长条形的
从两百公里外的七曜山深处
出门私奔
看着最美的景,走着最险的路
被峡谷挤小,又被平原娇惯
曾经摔下百仞悬崖,又信步十丈深塘
这趟长跑隐在方斗山后
像人生长长的梦
终点便是归途,在黄昏
融入另一个世界
在山顶,天湖则显得更加圆润
群山环抱着它
将它温柔举起,呈现给蔚蓝的天空
天空以大地为镜
将白云照成樱花和杜鹃
将蓝天照成绿树
以天湖为镜
风吹过水面,粼粼的水峰之上
歇着一排像白鹭的阳光
另一排阳光却隐在谷底
为奔跑的鱼们遮荫,挡风

《牛牵峡的炊烟》

炊烟从林下的村庄里升起
在我提前衰老的视野里
多像丛林间野樱桃的花
一层一层向上盛开,开成天上的白云
想象此刻,我坐在溪流边
邀请阳光和我一起
看一个牧童牵着牛走过石桥
看一本书,在黎明和黄昏中
启开,又合上
夜色中,野樱桃花和同样洁白的炊烟
终于开到了天上
闪着与人间不同的星光

《献给雪玉洞》

所有美好的万物都在这里赶集
青山在对面,穿着迷彩服
白的是石壁,绿的是灌木
龙河在谷底,像一块绿玉
圆润,沉着,不苟言笑
她骄傲于自己天赋的美
不需倒映些蓝天和白云来搽脂抹粉
红色的花、白色的花在集市穿梭
风推着松树间漏下的阳光
它们像正在玩耍的四只猴子
在树上和地上奔跑,漫山遍野
速度比猴子慢,跑的地方却比猴子多
此时,一切喧嚣与琐事都被挡在山外
雪是美的,玉是美的
宁静唯美,阳光下的这片土地唯美

《谢谢一位婆婆让我回忆童年》

在硝厂沟,午后的阳光下
一位八旬婆婆,熟练地剁着萝卜
白色的萝卜在木盆里
发出熟悉的声音,噗噗噗
它们被铡刀翻动,像雪地被雪橇犁开
记忆被重新翻启
谢谢她,让我回忆到童年
让我想起外婆几乎模糊的样子
想起外婆沧桑的脸上,始终不忘尽情大笑
那时我的幸福,简单而又纯粹
却早早浸入记忆的骨髓
2020年4月26日晚初稿
4月27日上午一改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