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谭岷江的头像

谭岷江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5/13
分享

母亲节陪母亲回到故乡(组诗)

《悲伤坐在阳光下》

在沿溪镇崔家沟,一个年轻的母亲

坐在阳光下

像祥林嫂一样

一遍又一遍地自责

所有不幸在九个小时内接踵而来

像好来坞导演的连环剧

午夜,两头猪悄悄死去

凌晨,丈夫在猪圈摔断脊柱

上午,婆婆躺在床上不能起来

其实一切不幸和她完全无关

这一天,没人对她说母亲节快乐

她始终认为

过去的种种不幸

远比今天幸福

2020.05.11

《整体搬迁的故乡》

故乡,随着逝去的父亲

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想,它只是整体搬迁了

为了躲避风雨的伤害

躲避孤独的侵略

先是搬迁到了我的梦里

然后,搬迁到我的脑海

我逐渐衰老的记忆

像风雨一样,紧追不放

侵蚀它的模样

让它缩短成为我童年的模样

为了再不忘记

我还让它,备份到了文字里

备份到了相册里

我想,这个即将花去大半的人生

总有一缕光始终闪烁

光的里面,有故乡的味道

伴随我的肉体,终生起伏

2020.05.12

  《晕车药》

我们回忆童年的时候

八十多岁的母亲不再晕车了

不再唉声叹气地痛苦与呕吐

所有往事,无论是生活的苦难

还是子女满屋的快乐

都从她的记忆里跑出来

有时也许会张冠李戴,虚构创作

所有素材都是真实的

绝不是小说,最多算是报告文学

此时,她就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奶奶

正倚在黄昏的门上

精神抖擞地,对我们讲述往事

世界上,真有一种特效的晕车药

那就是不停地回忆苦难

回忆苦难中仅存的微末快乐

2020.05.12

  《那些年走过的路》

阳光穿越丛林

就像记忆穿越岁月

星星点点,落在大地

那些年走过的路

有的依然存在,被荆棘包围

有的却掩藏在森林内

曾经一路留下的笑声

就存录在风声里

曾经一路印上的脚印

就潜伏在草丛中

母亲牵着我和二哥的手

尝试着继续走路

此时,她身材挺直

像路边的大树

像经历过苦难的母亲

此刻,我们目光童稚

像飞来飞去的小鸟

像在风雨中成长的花朵

2020.05.12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