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万里号的头像

万里号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03/14
分享

开封的风

开封的风劲。

北临黄河,南瞰中原,开封的风带有一种风骨。大漠的风粗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江南的风细柔,暖风熏得游人醉,小桥流水旁,可卧剥莲蓬,也可沉醉不知归路!开封的风到底是什么样的风骨呢?

这是穿越时光的风,应该由时光来解。

第一次去开封是十年前。那时年少,看景的成分居多,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急切。犹如《西游记》中的二师兄吃人参果,囫囵吞枣,未来得及品尝个中滋味。

当脚步再次登临开封大地,随着年岁陡增,少了浮躁,多了淡然。心沉气舒,便得以在开封的风中徜徉。

开封是个慢城市。清晨的第一缕微风轻拂中,大街小巷鲜有行色匆匆的奔忙者。沿龙亭湖漫步,绿树成荫,湖水澄明,楼台亭榭倒映,楼在水中,水在楼中。打太极的老人,唱小调的老妪,拍抖音的俊男靓女……湖水边、树荫下、绿草中人物繁阜,自得其乐。这是百姓活跃的广阔舞台,也是民风深植的皇天后土。

开封的风里流淌着文人自由奔放的气息。

宋朝是文人的天堂。赵宋王朝推行“重文抑武”、“刑不上士大夫”、“不杀言官”的佑文政策。以任用文士为宗,开科举,兴学庠。宋朝的文人们挺直了脊梁,宋朝文风里便注入一股自由独立的清新之气。

宋风造就了许多集文豪与官僚于一身的文学大家。“唐宋八大家”中,宋朝就占了六席。欧阳修仁爰宽厚,苏洵宏伟博辩,苏辙隐忍,苏轼旷达,王安石执着,曾巩温厚,每个人都是一股风,都曾吹过朝堂,吹过田野,吹过开封的大街小巷。除此之外,范仲淹、晏殊、司马光……如微风吹动涟漪,闪亮在宋朝文学的河流中。欧阳修倡导文风改革,为宋代文学注入一股新鲜空气。当然,把这股新鲜空气演变成飓风,还需要一个领军人物,那便是苏轼。这个欧阳修亲自选拔出来的生自四川眉州的山野小子,足以成为欧阳修一生吹嘘的资本。在往后的几十年中,引领着宋朝文化的风向。

苏轼是个全才。如果从中国上下五千年文人中选出排名“第一”的翘楚,非苏轼莫属。他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等方面都取得很高的造诣。他的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他的词开豪放一派,与南宋的辛弃疾双星闪耀,并称“苏辛”;他的散文著述宏富,收放自如,与韩愈并称"韩潮苏海",与欧阳修并称“欧苏”。据说宋仁宗常在用膳时读苏轼新作,若多日不得,则怅然无趣。苏轼还擅长书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为宋四家之一,他的墨宝《寒食贴》更被誉为传世第三行书。如此成就,非他人能比,其他文人更只能望其项背。

其次,苏轼带来一股精神之风。苏轼早年顺利,从政后却三起三落,黄州惠州儋州……一路艰辛,一路坎坷。在顺境时他能够治理西湖、出猎密州,普惠百姓;逆境时他能够“耕种东坡”“日啖荔枝”。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能保持积极达观的生活态度,尤其是在逆境时,生活上的清贫、仕途上的困顿没有击退他的斗志,反而激发了他文学上的创作灵感。如何做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苏轼也许是最好的诠释。此外,苏轼更是大宋官场上的一股清流,能够坚持主见,实事求是。此等人杰,不掀起一阵旋风,反倒成了咄咄咄怪事。

风乍起,宋词接力唐诗,吹皱一池春水。庙堂显贵,市井布衣,铜板铁琶高唱大江东去。这是风起云涌的时代,宋词御风,千骑卷云岗,跃上一个令人仰慕的高峰。泱泱五千年,开封文风是一个文化古国最自信的底蕴!

信步清明上河园,尽可领略北宋民风。这是复活的北宋片段。在入口处,一定要与张择端打个招呼。这位大师级画家掀起北宋的纪实风俗画风,以工带写,以写润工,典雅堂皇,神韵毕肖。宋初以来,开封便商业极盛,汴河两岸商贾云集,车船辐辏,店铺林立,人文鼎盛,尤以漕运粮纲当业,是辐射周边的内陆中枢。一幅《清明上河图》,半部大宋生活史。繁华凝为永恒,承载着一代帝王的千秋大梦。开封,活在张择端的画里。

徜徉在清明上河园里,你可以看包公断案,看市井杂耍,也可以去王员外家招亲现场,接王小姐的绣球。如果你是热血铁胆,那就去北宋校场,看“岳飞枪挑小梁王”大型马战。夜幕降临,灯火璀璨,在梦幻的灯光里观看大型实景歌舞演出“东京梦华”。此时,你一定会惊呼:大宋绮丽的风啊,竟如此触手可及!

走进开封博物馆,最自豪的是沐浴科技之风。首先你一定要到活字印刷术展厅看一看。一方方小小的陶字像一个个跳动的精灵,把炎黄几千年的文明传播。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有三项完善并运用于宋代。沈括精确测量子午线、秦九韶力撰《数学九章》、农学巨著《陈甫农书》……这是北宋对中华文明作出的巨大贡献,也是对世界文明的巨大贡献。风正一帆悬,开封起风,中国扬帆,

土,养育了人类,也推动着人类在文明里行走!土与火相恋,土便有了生命,便升华成艺术的结晶。宋瓷融合了宋的温润、优雅。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窑把煅烧的技艺推向炉火纯青的境地。家有万贯,不如宋瓷一片。宋瓷是文化与艺术的融合,是骨子里的中国风!

开封是八朝古都。黄河水把开封淹一次,朝代就上升一层。当地有谚:“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着几座城。”有人说开封的地下埋有六层。那么开封的风到底来自哪一层呢?尽管众说纷纭,但我相信开封的风是有根的,它生长于大地的深处,穿越时间和空间,传递着恒远的信念和精神。无论哪一层都滋养过这根的色味。开封的风又是方向明确的,它知道自己该吹向何处,行云还是降雨。

在开封的风里洗礼了两天,临走时,同行的友人问:如果给开封的风贴一个标签,应该是“东京梦华”,还是“清明上河”,抑或“一梦千年”?

我沉吟半饷,未置可否。抬手指向新城区,那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高铁环伺,现代化进程风鹏正举。这岂是一词能概括得了?

开封的风是大方之家,博大敦厚,韵味悠长。个中风味,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感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