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满平的头像

王满平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2103/29
分享

拿吧,喜欢书的人

每逢星期天,喜欢书的我按惯例都要去书店转一转。一大早,便去了新华书店,在大众读书推荐栏中,看见《水边的文字屋》(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曹文轩著,书价:24元),忙挑在手里。《水边的文字屋》分三个部分:“水乡.回忆;读书.思索;赏析.感悟。”曹先生讲述自己童年的经历以及成长的过程,像水一样清澈透明的优美文字,缓缓流进心田。这本书一定要买的。

我所居住的小城,没有旧书市场,更没有可淘的古书了。我的购书经验,买新书,去新华书店。买折扣书,去个体书店。个体书店的书能打5折,如运气好,遇到清仓书,3元、4元便能买到一本,称为“特价书”。转到个体书店时,已近中午。刚迈进店门内,坐在计算机前的男老板立刻站了起来,朝我这个老顾客微笑着。从老板的笑容中,我立刻感到今天有一批书要到我的手中了。平时我到这个书店购书,老板大多数情形是不会站起来的,结算时只是朝我点点头,屁股呢,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铁板钉钉,铁定。换句话说,那就是,爱买不买,随你便!

今天他主动站起来,想必是要成交一笔交易啊。但我仍不露神色地问:“老板,有新的特价书吗?”“前几天从书库里搜了一些旧书,你来看。”老板热情地领我到书架前。我抬眼一看,有《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化书系”丛书码放在书架上,有林斤澜、曹文轩主编的《落日红门》小说卷,共六本;邵燕祥、林贤志主编的《旷世的忧伤》散文卷,共六本;还有《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丛书——《流失的记忆》。这些书都是崭新的书,虽然没有翻阅过的痕迹,因搁置久了,书籍的外边有点发黄。

购书,于我来说,大都以散文类居多,小说类次之。虽然《旷世的忧伤》散文卷里面有的作者,我已购买了单行本,但我还是很喜爱这套丛书,将它从书架上取下来。《流失的记忆》这套丛书,我选了萧红、钱玄同、刘半农、闻一多四位作者的书。老板一直陪我挑书,见我没有拿《落日红门》这套书,便说:“这套书的小说不错,仅此一套了。”

喜欢书的人,成套喜爱的书籍当然要购买,哪能不拿。何况,家里已经购买了《大众出版社出版》系列丛书,如“报告文学卷”《历史痕迹》一套、“随笔卷”《七月寒雪》一套、以及老舍《写家漫语》一套、黄苗子《青灯琐记》一套、夏衍《生命之光》一套、朱自清《冬日的梦》一套、《再读胡适》一套、《透视柏杨》一套、《回应韦君宜》一套。再购这套《落日红门》,我想,“中国当代文化书系”作品分类,差不多该齐全了。但,一想起在这家书店第一次购书的情景,我心里多少有点生气。因不熟,挑选的书打折后,余额五角钱。任凭你怎么说,老板就是不让价。今天,我也要忽悠一下书店老板。便说,“你知道的,文学书籍不如学生书籍好卖。我每次在你书店购书,都是散文,小说我不太喜欢,你如真的把这套小说处理给我,出的价我能接受,可以考虑。”老板按了几下计算器,满脸堆笑地说:“你说得对,文学书籍确实不好卖,以后也不进了。唉,今天破个例,我贴邮费,这套书卖给你吧。”如今,他主动让价,这真是一个购书好的开端。看看老板,再望望书架上那套《落日红门》。此时,积蓄了很久的声音已按捺不住了,它从心田里发出:拿吧,喜欢书的人。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