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满平的头像

王满平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2112/05
分享

我的书法处女作

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偏居县城的一个小镇,当时书法全国正热。几位发小爱好书法并有所成就,参加过省级展览,心里很敬佩。于是,我便找了几本“颜柳”的碑帖,买了一些土纸,练了起来。慢慢觉得毛笔字写得有点像模像样,但县里书协主办的书法展览还是选不上。当时,很苦恼。一日,在报纸上,看到无锡书法艺专函授招生,便报了名,三年时间,坚持学习。没想到以后竟引诱我走上了书画篆刻爱好之路。参加工作后,依然坚持练笔,因为板书写得不错,加上喜好文墨,单位的黑板报每月一期由我编辑内容并书写。每期黑板报书写完,工友们围着看,品头论足,偶尔向我投来敬佩的眼光,我暗中高兴了一阵。后来,生活条件改善了一些,买了宣纸,进行创作,参加县里举办的书法活动征稿,入展了,自然是欣慰的事。更令人高兴的,是进入了县书法协会的圈子,认识了很多书道朋友,向书协前辈老师请教的机会贴近了。每次书协活动交流,当地的报纸副刊,会出一期书画专刊,选登一些优秀作品,看着这些好作品,自然羡慕的要死。

县城街上有报刊售亭。我时常在星期天乘车去县城往返60公里,去购买书法刊物,如《书法》《书法研究》《青少年书法》,都是省一级刊物,新刊物到手,我会拜读好几天。我想,只要我坚持不懈地练下去,或许有一天,我的书法作品可能侥幸选登。当然这个念想只是一闪而过。更重要的是,心里始终装着一个信念:多练字,多学习,不断地充实自己,让工余生活过得有趣味。此后,每天夜晚时间,每周的休息日,我把时间都花费在练习书法上,花在读书上,并试着向报刊投寄书法稿件,习作发出后,心里常盼,盼望那宣纸的黑字,哪一天会影印在报刊上。

一天,一位熟知的书友打来电话,电话那端向我祝贺,说我的书法作品发表在《青少年书法》上。当时我喜出望外,高兴了一整夜,真没想到,我的处女作,竟然发表在省级刊物上。第二天清晨,我赶往县城,步伐匆匆地去街头的报刊亭,去购买这一期的《青少年书法》(1991年第6期)。寻了几家,杂志都没有到。过了几天,收到编辑部寄来的样刊一本,还有8元稿费的汇款单。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青少年书法》,在“青年书法作品选”的栏目上,我的作品列入首页,还配发了中国书协会员胡秋萍先生的点评文字,好几天,心里美滋滋的。

时间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我仍未“长大成家”,却成了名副其实的书法爱好者。工余时间,依然练笔,偶有习作发表,自然高兴,可最让我难忘还是当年的书法“处女”作。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