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吴文茹的头像

吴文茹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02
分享

时间都去哪儿了

吴文茹

2020年已经过去了4个月,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时间过得太快,所以人们时常发问:时间都去哪儿了?但2020年的前4个月,我们清楚时间去了哪里。我们宅居抗疫,侥幸暂时躲过了一场灾难。但我们没有躲过流逝的时间。时间如流水,随着流水流走的还有这个春天。

坐在2020年4月最后一天的暖阳里,我有点被火烤的感觉。气温升得很快,一连几天30度以上了,热浪袭来,口罩快戴不住了,人们内心的焦虑和压抑也掩饰不了了。面对现实,令人忧虑的事情不少。

很多很多的事情,和很少很少的时间,特别不匹配。

为了明白时间都去哪儿了,我算了算自己的时间:每天早晨6点起床、7点前吃饭,耗时1个小时。如果晨练或外出郊游,往返至少4个小时;如果不外出,写字1—2个小时,瑜伽1—2个小时。午餐、晚餐用去3个小时(含做饭吃饭洗碗等家务),晚上睡觉6个小时。这样下来,每天真正的空闲不足1—2小时。这段时间是一幅画中的留白,最美好的时光,但却不是每天都有,而我们忙碌好像就是为了这点空白似的。可见,一个退休闲人的时间也不富余。

在所有的时间里,最让我享受的时光是“尘埃落定”:紧要的事做完了,不急的事也放下了。这还不够,略有洁癖的我,还要把家里整理打扫一遍,最后两道工序的拖地和洗澡,满屋子、整个身心都是清新湿润的感觉,想象和意念中没有一粒浮尘。然后,泡一壶茶,坐在案前,彻底放松,那个时候心里就有一朵莲花开了,真可谓“法喜充满”,清净安宁,欢喜绵延。那个时候,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是开心的。我喜欢那种时间,哪怕很短暂,只要还有,就很美好。

无论怎样的美好时光虽然短暂,但对人生都是弥足珍贵、不可或缺的,或许人的一生就是为了某个一瞬而活着的。在三维立体的人生中,时间是第四维。人生是一个个无数的瞬间组成,谁都不知道下一个瞬间是怎样,谁也无法主宰未知,每一个瞬间都有每一个瞬间的意义。无论人在空间上多么的自在,第四维的时间是无情的。时间的沧桑终会让再辉煌的人生或再缠绵的爱情都变成人间最为凄美的绝唱。生命在时间面前如此的无奈,爱情在时间面前也是如此脆弱。曾经美丽的容颜,轻盈的舞姿,只要时间轻轻地一拂,就可以瞬间荡然无存。所以我们既没有权力沉溺于过去,也没有资格要求未来,只有切切实实把握好当下,以最大的勇气去面对未知的将来。

曾经有人尝试倒着过日子,这对于我是来不及了,但想起来还是有启发的。那种倒着过的生活是:三、四十岁的时候退休,陪孩子长大,然后50岁左右再开始工作。每天会是这样的:接送小孩上学放学。小孩上学去了,自己去健身,处理文案,自己做午餐或者在外就餐,然后睡个午觉,起来后做自己喜爱的事情。然后做晚餐,晚餐偶尔在外面吃。每周有2-3天晚餐后安排小孩课外才艺班学习,每次1—2个小时;自己每月做一两次公益义工,每次1-2小时。周末去郊外走走。每3个月出门一次旅行,一年2次国内、2次国外……这样把孩子抚养送到大学了,空巢了,自己再开始重新工作,为兴趣而做,为爱好而做。可能不是给人打工了,而是自己创业。

日子可以倒着过,时间不会倒流。时间,是对每个人一样公平的东西。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富有的人,或者贫穷的人。换个说法,有快乐的人,或者不快乐的人。其实很多时候,取决于你把时间用在了们哪里。

美国有一个教授曾经对他的学生做了一个实验。就是让他的学生,在一天内不能使用:电脑,电话,电视,游戏机,MP3,手机等电子产品。实验结果是:很多同学觉得生活变得如此漫长,许多时间都不知道如何打发。米兰·昆德拉说过:“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次的重复,我们就会象耶稣钉于十字架,被钉死在永恒上。在那永劫回归的世界里,无法承受的责任重荷,沉沉压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这就是尼采说的永劫回归观是最沉重的负担的原因吧。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难以承受之轻,不愤世嫉俗,不怨天尤人,不诅咒命运才能活得洒脱。

时间总是不断流逝,无法静止。时间都去哪儿了?普遍的情况可能是:如果上班,除去8小时(连同路途午间需要10小时)之外,除去8小时洗漱、睡觉,只剩余6个小时主要是早晨上班前和晚上7点以后的时间,要做的事情很多。如果每天不上班,睡觉、洗漱8个小时;微博、微信、MSN、QQ、网上闲逛3个小时;吃饭、家务、采购3个小时;锻炼、追剧、应酬3个小时……我们每天都在忙碌,但是往往发现时间总不够用,却自己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也许我们每天都在做很多没有价值的事情,但成功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点,把时间用在和理想目标有关的事情上。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日月。时间过去了就回不来,所以世界上最无情的是时间,最应该珍惜的也是时间。善于利用时间的人,用好时间做对事,是时间管理最基本的法则。人生最大的财富,其实不是财富的多少,或者权力的大小、位置的高低,而是对于时间独立而言,可以支配自己的时间来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时间自由,人格独立,是一个人可以自由自在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标准之一。

我时常问自己,有多少时间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日复一日,越来越觉得时间宝贵、生命短促。我知道我的时间去了哪儿,也知道有多少时间去了让我快乐的地方。其实快乐很简单,就是有空闲时间,闭目养神,看书写字,瑜伽冥想,身心愉悦,精神明亮。有闲得空,对于每个人都意义重大。空闲也可能意味着孤独寂寞,但绝不意味着荒废虚度。人需要静下来、慢下来、停下来,专注下来,把自己喜欢的一两件事做着深入持久一些。

此时,正是上午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充满希望。我在尘埃落定之后,铺开素笺:时间,如一只黄褐色、来自故乡记忆中的金雕,缓缓停留于北疆漫长的四月,沉默低头,看往事背影在时间的镜中,愈走愈远,愈来愈模糊;时间之光,倒映在岁月的湖泊,荡起一圈圈涟漪。思绪象雾岚,一缕缕悄无声息地飘逝。我的目光,随着蓝天游云,淌过寂寞的河床,淌过我心的流水。

2020.4.30晨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