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万有文的头像

万有文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7/03
分享

我已身近悬崖,只限一条鸿沟(组诗)

文/万有文


石头经


石头始终在告诉我一个生活的秘密

在一片繁茂的山林里

石头是嶙峋的骨骼

在居家的日子里

石头是风水调理命运的引言

而在那三十平米不到的古玩店中

石头是对生活怀抱的期冀

和一个人心中的念想

生活会在石头里开花

而我会侧耳倾听

石头说的悄悄话

时间久了,石头成了月亮里的稀罕物

冷寒交替

而且会梦境异常

思念者

当我不经意间抬头

看到你的笑容

依旧在眉间闪烁

只是我不知道

春天的岸头,花开为谁

所谓流水,只在别人的心里

你走远后

我们如隔世的哀愁。 这爱

就更不知如何表达了

我知道,走远的你

从不曾回首

但你,却

一直装在我的心里

连同天上的孤星和冷月

一同装着

直到天地荒老

银河梗阻

成一丝浅浅的清流




这猛虎趴附在人世里

张着血盆大口

同时报以柔媚的笑

如果说人世已经沦陷

那我们背负的精神之所

是什么呢

我该是继续沦陷,还是去拯救

还是去倾听那糜糜之音

月亮的经书在告诫我

要远离妄自菲薄

远离虎

方可避免伤害



原谅


那一声吼,惊扰了我还

稚嫩的人生

那一声猛烈,让我的人生

撞击在一块门板上

许多年后,那人与我在另一地

相见时

他本已伸出的手,被我的冷默

回绝了

我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

只是我那受到惊悸而无处着落的人生

到今天都还是一个仓慌的逃命者

十多年后,每当遇见,我只从眼角的余光里

发现他

并默默向他问好



鸿沟


这些天,肩胛处的隐痛

颈椎的刺痛,腹部的胀痛

什么时侯,这些病已兵临城下

我的岌岌可危在空茫处

我的病痛的人生何时已没了主张

在慌乱的接受中,忍受着

病痛的胁持

我在幕后的恶梦终醒

在大叫悔心已迟时

似乎我已身近悬崖,只限

一条鸿沟



结庐而居


不要以为有了归本之心

就可结庐而居

庐是天生粗犷的乡野村夫

庐是仕大夫不可一世的仗义直言

庐还是普世情怀的卫夫子

如何结庐而居?

住乡野,吃素食,心怀大道

真理藏于心间,问心无愧于天地

顺天命,自然生死,无痛于哀喜



空门


空门是一方胜景

对他来说,空门是人生的寄托

每当心里不畅快时

空门是他避难的首选地

他就想走进去看看

他就想切断七情六欲

在门中多待一阵子

他说,人活着即是痛苦

好像这扇门无痛无苦

是人世最好的疗药



苦涩如盐


在盐池,一片雪覆盖了生活

一堆盐咸涩了慌张的日子

谁在盐田里种出苦涩

谁的眉眼里才能翻出霜花

种盐也像种粮食

也需浇水、施肥,精心管理

才能长出雪花一般的盐

在盐池,每个人都尝过足够多的苦

他们说,日子咸到极致便是苦

这其实是盐的本质



吟长江


长江

写出了这个时代的浩荡与苍茫

江上漂满的船只

充当了长江的吞吐物和排泄物

这些船被长江吞进身体

又被淅淅沥沥排出身体后

最终隐于江的苍茫与人世欲望的捞捕

还有更多的船会被吸进,继而又会被排出

这永不停歇的时代机器,这永不停歇的肚皮

夜晚似乎仍能听到那呻吟一般的汽笛声

响彻在长江上空

这是它努力在生产一个工业的时代

呼之欲出的产儿



过河南所想


这中原之地,似乎与西北相差无几

这大平原,到处青翠的玉米田

让我想起时代背后贫穷的呻吟声

萧瑟的西北风,洗掠着

贫脊而破败的房屋仍然在召示时代的寓言

而在这里,农民这个朴实的词语

是否已换了另一种活法——

已将贫脊去掉,将流亡与衰败去掉

让富裕可以弥补秋风后的失落

并取代那些堆放的惆怅、无用功、低价物

那些糟糠、贫贱的付出与市场的一再低迷

让这些玉米田真正成为黄金的谷子

种出一个富裕的中国



夜晚的烟花


夜晚的烟花是灿烂的

夜晚的烟花可以说明时代的繁华吗

我们总说,过眼烟云,如烟花般虚无飘渺

但那美确实是存在过的呀

只不过那美太短暂了

我们来不及欣赏,它就消失了

美到极致,消失也最快

我们如何才能欣赏这个时代真正的美呢

——

美在富饶的国度,美在十亿同胞

幸福的脸上

那美才是真正而长久的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