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修柯的头像

修柯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3/20
分享

观众

寒露过后,园子里变得舒朗清透,似乎只是睡了一觉醒来,那么多的叶子就落了,连心里的树叶也落得干干净净。树枝后面,是高远的天。抬起头,闭上眼,阳光照在脸上,宁静温暖,心和身体都在向更高处努力飞去。

这样的感觉,一年里可能只有一次,或者一次也没有。

从夏天起就看管严密的园子,现在开放了。树顶上还剩下一两颗熟透的果子,没办法摘到,往树顶上扔树枝土块都是徒劳,那是喜鹊的。

生葫芦扫一棵桃树下的树叶,意外地发现了两颗落在树叶里的桃子。一颗有点皱,一颗还是饱满的。用食指轻轻按一按,软软的,闻一闻,甜香。生葫芦把树叶装进筐子,把桃子放在树叶上面带回家去。

生葫芦的外祖母正半看半摸地往锅里添水。

“奶奶,这两个桃子给你吃。”

“噢,我的娃,哪来的桃子?”

“园子里没有摘掉的。”

外祖母弯下腰来,眼睛凑近了看生葫芦手里的桃子。她的眼睛蒙着一层白翳,看什么都要凑得很近,剥蒜的时候也要凑得很近,剥出的蒜却仍然坑坑洼洼,剥的变蛋也是。

外祖母是夏天来的,等着做眼睛手术。没有什么事情,从门前的水渠里打来半桶水——机井水,清得很,快到饭点的时候,点着灶火把水烧开。给鸡撒一把包谷。再多的事情做不了。

生葫芦的爸爸在城里上班,每星期回一次家,提包里装着新买的小人书,生葫芦也看,他也看。生葫芦看书看得听不见他娘叫他。他娘发了怒:

“一天把那么个烧纸子照到脸上……”

外祖母赶紧说:“娃娃么,叫看去。做啥呢我做。”

生葫芦的爸爸带回来的书里有一本《小魔术》。生葫芦看了,照着玩魔术,把杏仁削成条状点燃,再吃到嘴里;用削尖的肥皂在镜子上画了一道。

“奶奶,奶奶,你来看,我把镜子打烂了。”

外祖母半看半摸地走过来凑近了看。果然。

“这咋办,你妈妈骂你呢。”

生葫芦用手里的湿毛巾在镜子上擦一擦,肥皂留下的“伤痕”没有了。

“奶奶,我哄你呢。”

生葫芦照着那本小书试着玩了好几种魔术。他偶然跟着舅舅到兽医那里去,在药房里看见了一种叫“阳起石”的药,要了一点带回来。《小魔术》上说,涂过阳起石水的白纸,剪成鸟的样子,在阳光下可以飞起来。他涂好了纸晒干,剪成鸟的样子放到阳光下,那张纸却纹丝不动,白等了半天。预想中把这个魔术表演给外祖母看的惊人效果也就没有了。

用一把尺子吸起了一颗土豆。

让一个小铁环在一根猴皮筋上“勇攀高峰”。

……

都成功。

学会一个魔术,生葫芦就叫:

“奶奶,你来看这个。我给你变个魔术。”

外祖母就放下手里的事情半看半摸地过来,凑近了看生葫芦的表演。尺子“吸”起土豆的时候,她把手接到了土豆下面,防着它掉下来。看着小铁环挂在猴皮筋上自己往上爬,让生葫芦一再重复:“再做一次……”

就要入冬的时候,外祖母去做了手术。手术完了,生葫芦的爸爸把外祖母送上了回老家的汽车。

外祖母说:“出来的时节太长了,把你们也打搅得很。”

外祖母是生葫芦魔术唯一的观众。外祖母不在,生葫芦也不看《小魔术》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