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徐玉向的头像

徐玉向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9/07
分享

千里寄腊肠

阳台上挂着的十多串腊肠都是千里之外的母亲寄来的。

去年寄来的腊肠我们刚吃完,母亲就把新灌的五十斤腊肠连同酱牛肉、咸萝卜干打发弟弟快递来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老家一过腊月就开始灌腊肠了。菜市场割上十来斤现杀的土猪肉,清理掉表面的脏物后到加工点绞碎,取回肉馅加上配料再灌到洗净的肠子里。灌好的腊肠一串串挂在屋檐下或院子里,村子里的年味更浓了。经过凛冽西风洗礼之后的腊肠是我们过年期间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美味。

自我参加工作每年春节后返回深圳时,母亲都会提前蒸熟几根腊肠,再细细切好、拌上香葱装在盒子里让我带着。自我在南方的另一座城市成了家,母亲便开始每年给我们寄腊肠。每次我们收到腊肠不久时母亲一定又会打来电话。

“今年的灌腊肠的肉是去风动买的,肥肉多些,这样嚼起来就不费劲。去年的是后腿肉,瘦肉太多,小孩可能吃着费劲。肥肉也不能多,不然吃起来有点腻……”

“现在做腊肠方便多了,把肉买好直接去加工点,绞肉、配料、灌装都不用管,给点加工费就好了。以前要自己买猪小肠,现在加工点有肠衣,配料也可以现场调。这几天灌腊肠的生意好的很,都排不上队。你们那边口味跟家里不一样,今年在腊肠里多加了点糖……”

“腊肠在家里已晾了好几天,还有很多水份,你们收到后要马上挂到阳台上,开着窗再晾十多天,等表面发硬时再存到冰箱里……”

母亲第一年寄来的腊肠,我们在家庭聚餐时又博得南方亲戚们的一致称赞,餐后就分出去好多。第二年起我们便把母亲寄来的腊肠当做老家的特产分一部分给亲戚们,余下的省着吃可以吃到年底。大丫头在南京读书,寒假结束去学校时一定会要妻给她切好一些香肠带着。二丫头从小便爱吃老家寄来的腊肠,若是每周餐桌上见不到一定会嚷嚷几声。我常年在外地工作,每月回家几天。每次出差回来,妻一定会蒸上一截腊肠给我佐酒。

切根腊肠放在电饭煲里蒸,米还未熟时,腊肠的香味已飘出厨房。夹一片腊肠轻轻放进嘴里,满满的都是千里之外故乡的味道!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