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徐玉向的头像

徐玉向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9/04
分享

三舅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到家里人提到远在东北的三舅。

那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不久,三舅和老舅去凤阳县城办事,遇到街上有招兵去朝鲜战场,三舅二话没说当即报名,翻身钻进了北上的火车。他临走时从车窗里扔给老舅一双旧布鞋,“走了!跟我大讲我是去朝鲜打鬼子的!”就这样,三舅连跟父母告别的时间都没有就随部队开赴朝鲜战场,那年他才十九岁。

因为战事紧张,三舅很少给家里来信,家里人异常担心。战争结束之后三舅被安置到了了吉林铁路分局机务段,并以此为起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落户、娶妻、生子。

三舅每次回老家探亲就会被一堆人围着要他讲战斗故事,“美国鬼子的飞机一个回旋再俯冲下来,子弹便像冰雹一样仰面砸来,连长冲上来把我们几个新兵按倒,他自己的大腿却被子弹射穿,血汩汩往外冒,一小会棉裤就透了……炮弹落在地上便轰开一间房子那么大的坑……”众人听得直捏汗,却都不愿走开,隔了小会便又撺掇三舅再接着讲。有人悄悄地问“你当时怕不怕?”“不赶走鬼子,家门口就别想清静!”

二姐和两个表哥先后去了东北,三舅便跑前跑后张罗着给找工作、介绍对象、安家。2010年下半年我也去了吉林,三舅还特意打电话给在吉林的姐姐、哥哥们关照我,把他自己在吉林的老房子预留给我住,隔天又打电话交待我煤气、水电、电话和电视处理的细节。

去年八月过吉林看三舅时,正赶上他心脏搭桥手术才出院,不过精神看起来不错。三舅在住院期间一直托人查找关于抗美援朝的资料,翻看抗美援朝的老电影、记录片。或许只有为了祖国和人民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搏杀的老兵才会在生命终点前一刻重温生命中最深刻、也最辉煌的那段记忆吧。因为那里有他的战友、他的使命,他的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