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徐玉向的头像

徐玉向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9/04
分享

荷叶下的秘密

终于熬到老皮塘的水见了底,荷叶紧紧伏在了淤泥上。

趁大家刚进入午休,我抄起一个空的油漆桶,从村后小路一口气跑到老皮塘。八月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往脸上、脖子和一切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钻。顾不得抹去汗水,凉鞋朝柳树下一丢,提桶便下了塘。

塘边的水仅仅淹没脚脖子。捞过手边最大的一片荷叶,掏空底,往脑袋上一扣,便是一顶天然的遮阳帽子,且可完全遮住头脸。再往池塘中间趟两步,水已很少,有时一脚下去淤泥没过脚踝,有时也会接近膝盖。好在穿着短裤,不用担心裤角溅上泥水。

此时,数亩大小的老皮塘一片寂静。柳树软绵绵地垂在塘南沿,没有一点点风,柳枝一动也不动,就连知了似乎也进入午休。塘的东面、北面和西面都被开荒种了蔬菜,也包括我家的两块菜地。茄子、辣椒、西红柿和青菜是最寻常的,郁郁葱葱一片片横在塘边。塘的东面、南面和西面隔一条埂就是秧田,塘北面菜地边上是一条仅能通过一辆架子车的土路。土路北面依然是大片的秧田,这里是我们村子稻子的主要产区。

每前进一步,我都能清晰地听到脚从淤泥里拔出的声音。我极力控制脚板落下,每次下去仍有不少响动。只好一边放慢脚步,一边盯着最近一处伏在淤泥上的荷叶。近了,站定了,把左手的桶轻轻放下。这片荷叶大小接近家里和面的黄盆,如一面深绿色的圆盖,紧紧贴在褪色的淤泥上。它的边缘有几处溃烂了,整片叶子茎脉却依然清晰有序,这样的荷叶根茎会有多大呢?

顾不得细赏荷叶的品相,它下面隐藏的秘密才是我关注的重点。迅速揭起,荷叶底下正在纳凉的几只河虾犹未反映过来,我早已捏起一只丢进桶里。虾弓起身子在桶里奋力弹来弹去,虽然个头仅有我的小姆指大小,却弄得桶壁和桶底频频发出沉闷的响声。当我捏向第二只虾时,另外两三只略大些的虾已惊慌失措地倒退着向后窜去,淤泥上留下一道清亮的痕迹。可惜它们窜出一小截就不动了,我左右开工又把它们丢进了桶里。在揭开第二片荷叶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只大红夹子,这是一只成年小龙虾,红红的甲壳,张着两只钳子夹着尾巴,不慌不忙地定在那里。当我的手快接近时,它一边虚舞着钳子一边慢慢移动躯体,微微调整角度。这种成年大红夹子,由于身体笨拙,在水底尚可游走,但在淤泥、陆地及洞里只有任人捏取的份了。另两只小些的河虾躯体呈现青绿色,微微透明,细须细脚的很见灵活,趁着大红夹子与我游斗之时想逃窜。我先把外逃的小虾丢进桶里,右手迅速从大红夹子的身后捏住了它的躯壳。狂妄的大红夹子在被我捉住时,仍然示威似地晃着它的两只硕大的钳子。这两只钳子不大,但是劲很是不少,被它夹住至少会疼得掉出眼泪。

素日与小伙伴多是在村子附近几个池塘钓虾。钓虾须先捉一只小青蛙,扒了皮露出内脏和大腿,用一大截尼龙线系在一节柳枝或竹竿上,往水里一投便等着虾来上钩。有时还会向扒了皮的青蛙上滋泡童子尿,大小孩说虾就喜欢这个味道。钓虾多是几个小孩一起,所以有时钓地多,有时钓地少。钓地多时也不过小半桶,仅够拿回家打个牙祭,若是到集市换钱则是少了些。

一次我中午牵着水牛来池塘打汪,发现了荷叶下面藏着虾的秘密。直到暑假快要结束时,老皮塘的水再度干涸了,露出塘底的淤泥,我才真正逮住机会。这个秘密我没向任何人提起过,班里同学没有,本家的发小没有,几个堂哥没有,连弟弟也没提过。荷叶下的秘密,熬了一个十岁孩子整整一个暑假,谁能有资格去分享呢?

当我把满满一桶河虾提回家时,大家的午休竟然还没结束。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