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玉洪的头像

韩玉洪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2/05
分享

金丝猴王国 第25章 风云际会连载

观战的武当派猕猴和峨眉派猕猴首领连连称好。

棋太乱又说道:世事如棋,一着争来千古业。 

涧树不慌不忙地回答:“柔情似水,几时流尽六朝春。” 

棋太乱说道:“赌墅付传闻,叹青史成堆,千古河山棋一局。” 

“争墩笑多事,看画梁依旧,半湖烟雨燕双栖”涧树笑答。

只听武当派猕猴和峨眉派猕猴首领大声叫好:“回答正确,加十分!”

棋太乱又说道:“我出个难的,看你还能回答!‘人情似纸张张薄’,说呀,下联是什么?不知道了吗?”

涧树想,原来棋太乱的棋文如此浅薄。涧树闲来无事之时,把棋文化研究得深刻无比,还将一些古普记得滚瓜烂熟。这些对联算什么呢?“天作棋盘星作子,日月争光”就是明太皇朱元璋下棋时出的上联。“雷为战鼓电为旗,风云际会”的下联,便是开国大臣刘伯温所对答的。这副表明开国君臣宏伟气势的象棋对联,流芳千古,早已在象棋界传为佳话。

“赌墅付传闻,叹青史成堆,千古河山棋一局。争墩笑多事,看画梁依旧,半湖烟雨燕双栖”的对联,便是大唐新皇李亨那小子与爱妃张良娣下棋时,一对一答的经典话语之一。

这时,涧树轻轻答道:“世事如棋局局新。”

棋太乱说:“看来,你对棋艺真有研究。该你出题了。我们先来探讨棋闻棋事,如果能就此解决,我们也会城下结盟,永不兵刃。”

涧树说:“好啊!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头炮,说下一句!”其实涧树明白,猕猴国军队远道而来,就是要大肆杀戮,怎会就此住手?

棋太乱回答:“马来照。”

“先手开始进边兵。”

“承让君子半着先。”

“有炮须留他方士。”

“无事不拱当头卒。”

“辘轳炮,抵敌最妙;重叠车,兑子偏宜。 鸳鸯马,内顾保塞;蟹眼炮,两岸拦车。

棋太乱大叫:“一车擒九子,大意失荆州;楚河汉界,风驰电挚,兵马相戎,同归于尽 

棋太乱说完,只见猕猴国十万士兵风驰电挚,迅疾摆下一个阵势,烟雾升天。

烟雾散净,待涧树仔细瞧来,阵中士兵穿戴着红黑两种军服,分明是摆着一副残局,两军对垒,杀气腾腾。

棋太乱笑道:“金猴国大王,认得这个残局吗?告诉你,这叫着同归于尽。红黑两种颜色,随你选择。少说废话,愿赌服输!”

涧树说:“不下不行吗?”

棋太乱蛮横说道:“绝对不行!如果不下,就是兵戎相见,我们会将你们金猴国歼灭一净。”

看来,这局棋不下真的是不行了。纣王第二和王妃阿梅都已经到场,武当和峨眉的观众也请来了,此局非下不可。涧树想到中国运动员每次出场喜欢穿红色运动衣,就说:“我们选择红方。”

棋太乱对他的阵势大喊:“红方退下!”

红方迅速退出,在这个残局的后面摆下作战的鱼鳞阵形。

棋太乱说:“这局棋上一共需要八万人马,我们已经退下四万红色士兵,请你赶紧按阵势补上。怎么样啊,记不住刚才的阵势了吗?我告诉你,这叫同归于尽,红帅的位置在……”

涧树回答:“知道!”拿出号令旗,指挥军马进阵补充他们退出的地方。涧树发觉棋太乱所说的残局同归于尽,和飞龙定海的残局差不多,哪里是什么同归于尽?涧树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飞龙,泛指帝王可汗。一国之君居高临下,犹如巨龙傲翔蓝天,俯视海陆。《周易·乾》记载:“飞龙在天,利见大人。”说得是飞龙可以平定海内,一统天下也。此局杀机四伏,稍有不慎,全军皆灭。只有血战到底,才能同归于尽;不得避让半步,最后才能成为和棋,达到各统天下的目的。该局最早由韩信战项羽时所形成的一种阵势,一仗大胜后被摆上棋盘,成为一个绝妙的残局。

此局双方各有七子出现盘上,除将帅车以外,各子都在五至八千人马之间。金猴国方一线二路有一员大将“车”,便安排仆射杜建军前往救驾;四路是主帅的位置,待会儿东宫娘娘阿梅便会驾临;涧树在七路安排了战相一千匹。

二线均为黑棋占领。三线五路,涧树也安排了战相一千匹,与一线七路的战相成犄角之势。

四线三路,布上精兵五千;五路为中路,安排近卫军一万。七线三路,安置两万步兵围剿敌将;八线四路,布下骑兵五千擒王。

从猕猴国阵营里看,一线三路有战象一千匹,与三线一路的千匹战象成犄角之势,守护着守护着三线四路的主将。黑军主将出征至顶部,挥师三万多士卒侵占七线六路、九线中路和七路。九线八路,立着大将“车”,与仆射杜建军对望。

突见锣鼓喧天,礼炮齐鸣,猕猴国国王纣王第二登场,进入主帅主将的位置。金猴国士兵看那纣王第二,已经银胡垂地,老态龙钟,但仍不失大王的威风。纣王第二登场的时候,金猴国王妃也悄然入阵,进入主帅的位置。

残局之外,猕猴国搭起帐篷,涧树拿出老道士赠送的松木象棋,摆好残局。涧树与棋太乱对坐,准备以棋杀敌,决一死战,同归于尽后,再飞龙定海,各统天下。

涧树坐下静观,发现棋太乱面露乌色,偏坐斜视,一副不屑一顾血战到底的神态,绝非善良之辈也!

按照棋规,红先黑后。涧树占红方,理应先走。涧树喝下一碗雪山高粱酒,大喊一声:“大将军仆射杜涧军,进杀敌将急救王妃!”将红车拿起,压在黑车之上。

金猴国的传令兵向王妃阿梅传出话去:“红车,二进一。”

阿梅对杜涧军说道:“爱卿,你先打头阵!”

仆射手握一把扑刀,作楫回道:“末将遵命!”起步向眼前的猕猴国大将砍去。

这个猕猴国大将非等闲之辈,名曰铁塔九节鞭。他铁塔般身躯,使用一条铁制九节鞭,横扫高山平原千万里无敌手。看来,首场大战必是一场艰难的争夺战,成功的机率太小。

仆射杜涧军还没有进阵,铁塔九节鞭便将九节鞭甩过来。杜建军跳跃躲过,接近敌将就砍。

铁塔九节鞭大吃一惊,没有想到杜涧军会如此迅速,便往后连退三步。铁塔九节鞭手握九节鞭左右换把,灵活自如地在空中画圆。他有时长短结合,收放兼施,砍杀空气的声音呼呼作响。

杜涧军以静制动,瞅准机会,钻过九节鞭舞成的圆圈,再次来到铁塔九节鞭跟前,举刀便砍。

铁塔九节鞭将军将军立即手握铁鞭两端,迅疾利用中间的一段绞缠杜涧军的朴刀,妄图令杜涧军俯首就擒。

杜涧军也不示弱,故意将刀拿慢,让他绞缠,等他绞到紧处,突然一喂,直刺敌将咽喉。两人就在这种攻防的对打中,打了近百个回合。

铁塔九节鞭将军趁杜涧军注意刀法的时候,使出绞鞭法中的毒招,缠住杜涧军的颈脖。只见铁塔九节鞭将军用九节鞭缠住杜涧军的颈脖后,快速水平绕圈,双手一提,使杜涧军两脚离地面。瞬间,杜涧军便会气绝身亡。

一个巨大的身躯倒下,是铁塔九节鞭将军,他的胸前中了一刀,血溅了一地。原来,杜涧军在即将断气之前,使出杀手锏自杀刀法,刀尖朝向自身,一刀刺进了铁塔九节鞭将军的胸膛,使这个不可一世的威武将军轰然倒地。

棋太乱气急败坏,立即拿起七路卒横走一步,压在杜涧军的位置上,喊道:“一万士卒,围攻金猴国仆射杜涧军!”

棋太乱的传令兵向他们的大王纣王第二传话:“卒,七平八!”

猕猴国大王急令士卒向杜涧军发起进攻。

一万士卒潮水般涌向杜涧军,杜涧军左右腾挪,砍菜切瓜般地砍杀敌人脑袋,借机消灭有生力量。一时,草地上血流成河,鬼哭狼嚎声不绝。杜涧军砍得有了,便杀出一条血路跳出棋盘,回到金猴国军阵中,竟然大气不喘。

 涧树已察觉,棋太乱急攻金猴国军阵,输棋已定。涧树轻轻拿起“马”,将它退到中路。以下变化为:敌将4平5,金猴国方马五退四护帅,棋太乱必输无疑。

谁知棋太乱不顾“主将”纣王第二,竟然下令,叫中路一万多士卒围攻金猴国主“帅”王妃阿梅。乱军中,冲出一员猛将,将金猴国王妃阿梅夹到腋下,奔出棋盘,躲进猕猴国军队之中。

正在带领骑兵围剿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的神女,将抛石器装上一颗石子,“嗖”的一声,打在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的额头上,将他击昏下马。士兵一拥而上,将猕猴国大王掳进金猴国军阵。至此,两军展开激烈的混战。

帐篷里,棋太乱拔出弯刀向涧树砍来,涧树立即拿出阴沉木剑应对。阴沉木剑坚硬无比削铁如泥,将棋太乱的弯刀削得只剩刀把。涧树借势将阴沉木剑抵到棋太乱大将的胸口,命令道:“赶紧鸣金收兵,来日再战,将王妃和大王双方交换,不得伤害两国主帅。”

棋太乱冷静答道:“鸣金收兵!来日再战可以,但交换主帅不可。”

“为什么?”涧树问。

“你知道是谁掠走你的王妃阿梅吗?是我国的大元帅情有可原!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来的。他是想抢头功,好争王位”,棋太乱说。

“你们都不管你们大王纣王第二的死活吗?”涧树问。

“不是不管,是看怎么管。你们把我们大王纣王第二掳去,还不是一样的要把他当祖宗供着,难道还能把他怎么样了?”棋太乱说。

“我们先收兵吧!明日交换主帅以后再战。”

棋太乱点点头。双方鸣金收兵,相距一百里安营扎寨。

涧树将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安排在一个单独的帐篷里,按国礼接待。涧树到他的寝帐问安,并安排酒宴,为他压惊。

酒席间,猕猴国纣王第二问涧树:“金猴国国王涧树,为何对我这么好?是怕他们折磨你的王妃吗?”

涧树回答:“不完全是。化敌为友,是我们金猴国的传统美德。”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