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玉洪的头像

韩玉洪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2/06
分享

金丝猴王国 第26章 荒原琴声连载

猕猴国纣王第二大笑道:“好一个传统美德!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吗?所谓色就是空,空就是色,好就是坏,坏就是好。究竟什么是美德,什么是丑恶,你拿什么来判断?”

涧树说道:“我现在对你为礼上宾客,只为化干戈为玉帛,双方息战,少死无辜,让天下的金丝猴和猕猴各得其所,安居乐业,共同发展。”

“原来,你只是为了城下结盟,金猕和好。你把我放回猕猴军内,可以你了结心愿。金猕两国征战,由来已久,劳民伤财,该停下休养生息了”,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说道。

涧树立即拱手致礼,说道:“在下代表金猴国,感激不尽!”对属下喊道:“来人,上酒,上美酒!”

第二天,双方军马再次对阵。金猴国军按诸葛亮的八卦阵排列,诡迷多端,棋太乱不敢轻举妄动。

涧树看猕猴国军则按“投鞭断流”的阵法布局,全军士卒露出一副抱石投江、慷慨就义、决一死战的悲壮情形。他们的前军是步兵,随后是骑兵,再往后是骑着大象的象兵,一层高过一层。这种阵势推进过来,肯定是浪潮般前仆后继的模样。大有后浪赶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后浪也在沙滩亡一说,扑上来威力无比。

《诸葛金书记载:秦将符坚欲进攻晋朝之时,其幕僚石越劝说,晋国有长江天险,不宜动兵。符坚说道:“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这便是投鞭断流的由来。形容兵力强大,轮番进攻,可以将敌击退。此时猕猴国士卒和金猴国军士兵相当,棋太乱摆出投鞭断流的阵势,分明是破釜沉舟,要与金猴国军决一死战。

金猴国军用彩车载着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士兵们发声呐喊,双方交换大王和王妃。

猕猴国大王乘车走至阵中叫车停下,转身面向金猴国军。

猕猴国将带着落幕帽乘车的王妃来到涧树跟前,士兵走上前行礼接下。仆射走上前掀起她的落幕帽,大惊失色地喊道:“有诈!”

“金猴国王妃阿梅”突然拔刀自刎,倒地而亡。

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在阵中喊道:“金猴国国王杜涧树,是我军食言失约。想必是那不讲诚信的不孝元帅情有可原,将贵国王妃掳走,使双方交换出错,至我于死地。朕一定会追查到底,绝不会让人贻笑天下。”

原来,纣王第二的后院起火了,他也不得不临阵应变,对涧树说几句好话,以免涧树恼羞成怒,死命追杀过来,伤及他的老命。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转身对他的士卒命令道:“退下!”猕猴国士卒像潮水一样有序退走,纣王第二也驾车绝尘而去。

金猴国军所摆的诸葛亮八卦阵势为守阵,一时调不过来,没有挥师追杀,只好就此安营扎寨,再议计策。

军营帐中,涧树说道:“众卿家,我们一定要倾尽全力,救回王妃阿梅。”

众将回答:“请大王放心,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救出王妃阿梅,并且大开杀戒,以雪国耻!”

侦探组长小白鸦禀报了几个惊人的消息:“猕猴国大王纣王第二敦促棋太乱将军率兵回国,召金猴国王妃阿梅为猕猴国王妃,封为阿梅妲己第二,表示愿意与金猴国和好;情有可原率十六万精兵,进逼我金猴国万家坪国都城下,收复金猴国为猕猴国附庸国,不然,将我大金猴国剿灭贻尽;杜高山亲王与峨眉派猕猴首领混世魔王结盟,相互推为各自国家的大王,现杜高山已经放弃要塞西塞山入城,准备择日就位。混世魔王已从西塞山随后赶来,欲火拼猕猴国情有可原大元帅,然后与杜高山一起直奔猕猴国杀掉纣王第二就位。”

涧树说道:“综合以上情报,目前最关紧要的,是救回阿梅,然后击碎杜高山篡位的阴谋。”

神女和众将连连称是。

商量完毕,涧树仍然命令置酒解寒,庆幸情有可原不战自退少死无辜,全军上下一遍叫好。

月夜来临,暮色苍茫,寒风呼啸,战旗猎猎。

宫女在战旗下弹起古筝,涧树拉起二胡,神女敞开歌喉,唱起悲壮的战歌。

飞锤将军的右手弹着琴弦,灵巧的五指时而犹如蜻蜓点水,转而恰似蝴蝶念花,轻盈迅捷,应接不暇。他的左手中食指轻按长弦,犹如三峡桡工划桨,拨动江水,掀起阵阵浪潮,有规律地击打心怀。飞锤将军左右手地巧妙配合,弹起舒缓有序地古筝,将他此时复杂的思乡之情表现的淋漓至尽。

涧树在飞锤将军的古筝音乐配合下,拉起二胡得心应手,音量昂扬顿挫,悠久长远,随风传遍整个军营。涧树想到在运煤船队,和龚发配合伴奏神女跳舞的情形,一切就在眼前,是那样熟悉亲近,而又是那么遥远难于接近。

突闻二胡声遍地而起,波澜壮阔,悲苍凄婉,声震原野。原来,无数凶猛太攀蛇死后,金猴国人制作了许多二胡,几乎每个士兵都有一把,涧树早已将他们教会。这时,无数士兵都拉起二胡,在龚发的伴奏下,胡琴声音四起,犹如东海大潮。

显然,二胡已成为金猴国国流行最广的乐器,无论是大街小巷还是穷乡僻野,也不管是茫茫草原还是军营阵地,处处皆可闻昂扬激烈的二胡乐声。

和着优雅的古筝与壮观的胡琴声,金雕神女放开歌喉,高歌一曲。

涧树是第一次听到神女唱歌,没有想到她的音质竟是如此高昂壮美。神女唱的这支歌曲,诗句恰如其景,更加增加了战士们报仇雪恨保家卫国的激情。

神女音质宽广豪迈,唱起来始终带有那么一点山区”的那个迷人的高原音调。

清晨,涧树率领部队回城,准备支援父亲大刀将军荆山,抵抗金枪将军高山的叛军。

天上滑下一道彩云,云中走出人。涧树一看,是战獒雅欢。

雅欢说道:“雅欢作为天使,带来师祖的指示。”

涧树向雅欢拱手行礼,说道:“兄弟明示!”

雅欢还礼道:“师父神农氏叫我来传达上天的旨意。金猴国和猕猴国两国交战,皆因涧树哥在丰都鬼城揭了玉皇大帝李老二的底,引起小气鬼玉皇大帝的报复。现在两国无辜死亡的人数已达近百万,在这样下去,金丝猴和猕猴将从地球上消失贻尽。因此,师父在玉宫找到玉皇大帝,对玉皇大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诉说了金猴国和猕猴国开战的坏处,王母娘娘也对玉皇大帝进行了指责。最后,玉皇大帝进行了妥协,采取折中的方式,同意停战,纣王第二继续为猕猴国国王,建都螺圈套楚国遗城;涧树为金猴国国王,建都神农架万家坪。金猴国和猕猴国立即停战,互不侵犯。如有反抗,天打雷轰!”

涧树立即向天拱手道:“小王遵旨!”

雅欢说道:“禀告猴王,我路过神农顶的时候,遇见武当派大将松鹤道士,他愿意和我们讲和,并且想加入我金猴国。我已经代表王答应,将十万猕猴国武当派人员收归为金猴国臣民,弥补金猴国人员的不足。

涧树高兴地说道:“这件事办得很好!”

雅欢继续禀告:“我还发现,王妃阿梅已经做了纣王第二的王妃妲己第二。猕猴国臣民说,阿梅很乐意。威武将军秦岭老母云南候知道后,还到螺圈套猕猴国国都去祝贺,受到纣王第二的盛情招待。云南候感激涕零,答应将金猴国云南派十万臣民加入金猴国,纣王第二已经笑纳。

金雕神女叹道:“这是天意!”

涧树说道:“为什么阿梅这么没有情义?我不信!”

金雕神女反唇相讥:“人家东宫娘娘愿意助纣为虐,关你什么事?我也不相信,我温柔可爱的阿梅,你怎么要助纣为虐呀?哈哈……”

涧树哑口无言。

小白鸦来报:“启禀大王,金枪将军杜高山将金猴国国都攻破,荆山将军被迫率军出城往东溃逃。纣王第二和大元帅情有可原将阿梅掳到金猴国城下,要挟打开城门,不然就将阿梅杀掉。

涧树大惊,问道:不是说纣王第二和阿梅都回到猕猴国国都了吗?怎么又来了?

小白鸦说道:“纣王第二是一个典型的出尔反尔的家伙,他怎么会受信用?”

战獒雅欢说道:“原来,纣王第二在神农架,我正要找他传达玉皇大帝的旨意。”

涧树说:“我也要问问阿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丞相命令部队:“向金猴国国都万家坪进军!”部队立即行动,向金猴国国都万家坪进发。

金猴国国都城楼下,站在纣王第二和棋太乱将军中间的大元帅情有可原,向城楼发话:“高山将军,开门,不然我将你们的王妃阿梅碎尸万段!”

杜高山立于城楼,向城下的情有可原发话:“此人早已成为平民,我将择日称王,另娶王妃。阿梅这个平民百姓,随你怎么处置。”

还有一人站在杜高山旁边,对情有可原说道:“情有可原,你于大王不顾,要挟他国王妃,伤及纣王第二,十恶不赦!我已布下众兵,将你缉拿归案。”

情有可原一看,原来是峨眉派混世魔王,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地说道:“你怎么与敌为友,竟然站在金猴国城墙上?”

原来,峨眉一派势力最强,人多势大,加上首领混世魔王武艺超群,使这一派在猕猴国一手遮天,其它门派只有忍气吞声,那怕是威风凛凛的大元帅情有可原,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此时混世魔王蛮横地说:“我顺便告诉你,我已经在这里称王,是猕猴大国国王。我已下达诏书,将你缉拿归案。活捉情有可原,奖神农架野牛一万头!杀死大将军棋太乱奖赏白牛一千头!”

杜高山命令:“打开城门,活捉大元帅情有可原!杀死棋太乱将军!”

纣王第二情有可原做梦也没有想到,混世魔王居然会和金猴国杜高山大将勾结一起,互篡王位。金猴国和猕猴国的两股兵力,从城门潮水般涌来,让情有可原措手不及。情有可原速令撤退,劫持阿梅向西溃退。混世魔王一路追杀,情有可原的士兵死伤无数。

等到情有可原一行溃逃至金猴国军前沿阵地时,他的士兵已不足五万,根本不能和金猴国军作战。

情有可原看见涧树,即行君臣大礼,恳求道:“启禀大王,在下无礼,望请陛下赦罪!”

涧树说道:“不必客气,还望你护送纣王第二赶紧回国,,金猕两国和好,共同平息篡位之灾,让人民安居乐业。”

情有可原说道:“感谢大王的宽恕,末将回国一定禀报。”情有可原将阿梅护送到军阵阵前,金猴国军立刻跪下迎接。

阿梅说道:“众官兵平升!”

金猴国军将士这才起来。

谁知阿梅走到涧树跟前,不紧不慢地说道:“涧树哥,我们的缘分已尽,不必勉强。”说完,返回猕猴国军阵,紧挨纣王第二。 

涧树走上前,对阿梅说道:“阿梅,你就这么绝情吗?真的愿意助纣为虐吗?”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