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玉洪的头像

韩玉洪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2/07
分享

金丝猴王国 第28章 天崩地裂 (大结局)连载

数十万人的大战场上,情有可原和混世魔王的士兵追杀金猴国士兵,尸体堆积如山。

金雕神女与情有可原交锋的空隙,对涧树说道:“涧树哥,师父教的第四招你怎么不拿出来用一用?”

涧树问道:“师父什么时候教过第四招?”

金雕神女一边和情有可原对打,一边说道:“剑鞘合一,威力无比!”

涧树摇摇头,说道:“没有听说过!”

金雕神女对涧树说道:“是我这个师父教的啊!哈哈……”

涧树一边使法催动阴沉木剑砍杀混世魔王,一边笑着说道:“这个西宫娘娘,现在还有心事开玩笑!”

金雕神女打马追杀情有可原,绕到涧树的跟前,说道:“我还不能转正吗?早就应该是东宫娘娘了!”

情有可原将打狗锤砸向金雕神女的当儿,涧树疾呼:“当心,东宫娘娘!”

金雕神女挥锤一挡,娇声答道:“喂!涧树哥,大王!”

涧树说:“将这个出尔反尔的情有可原一锤打死!”

金雕神女哀求道:“涧树哥,你怎么还不把剑鞘拿出来啊!”

涧树将剑鞘从腰间取下拿在左手上,只见阴沉木剑自动回来钻进剑鞘。涧树急了,在杀敌的紧张关头,阴沉木剑怎么能收手不干了呢?便立即将阴沉木剑拔出剑鞘。

涧树这一下拔出阴沉木剑,只见彩光闪闪,日月无光。阴沉木剑的剑锋似彩虹在天上飘来浮去,根本不须涧树使法,剑锋挥洒自如。阴沉木剑在整个战场上自行运动,来去有序,游刃有余,所向披靡。涧树、纣王第二、雅欢和混世魔王都大惊失色,金猴国幸存的士兵们也高兴得欢腾雀跃,山呼万岁。

杜高山穿戴大王服饰,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对涧树嘲笑道:“涧树,你这个狗杂种,你看你们,残兵败将,狼狈不堪,一副讨死的模样,到了现在还在装神弄鬼!”

涧树喝道:“杜高山,你杀掉混世魔王,下马投降,我一样会饶你不死,仍然是戊边大将军。若再执迷不悟,你马上会死无葬身之地!”

杜高山哈哈大笑:“赶快开战,将这群叫花子全杀无赦!”

涧树举起剑鞘往天上一扔,剑鞘在天上合拢,只见灰飞烟灭,火光冲云,天崩地裂,震耳欲聋。无数高山突然坍塌,杜高山、混世魔王及所有的猕猴国士兵都在烈火中挣扎、嘶叫、毁灭。纣王第二、妲己第二阿梅和少量猕猴国将领在大火中逃逸;一些金猴国军将士,也在烈焰中燃烧,消失。

涧树飞身骑上金雕神女的战马,紧紧抱住金雕神女,害怕她也在烈火中毁灭。

万家坪上的金猴国国都,顷刻土崩瓦解,逐渐化为灰烬。

阴沉木剑和剑鞘开始溶化,滴下滚烫的血红的钢水,滴在草甸上。也许,阴沉木剑觉得自己杀人过多,采取了自杀的方式进行融化,血红的钢水滴在在高山草甸上,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切都已经沉寂的时候,万家坪成了一遍废墟,惨不忍睹。不禁悲从心来,热泪盈眶。

突见白光闪闪,白素贞飘然而至。

白素贞想涧树致礼,说道:“恭喜大王取得决定性胜利!”

涧树叹道:“代价太大了!”

白素贞说:“大王不必忧虑。小女有一建议,我们将国都搬到螺圈套,在那里建立金猴王国,守住世界上最后的史前生态禁区,不是更好吗?”

涧树点点头,说道:“真是天意啊!”

雅欢向涧树告别,说道:“我这就走了,要向师父报告。你们建成国都以后,别望了请我做客呀!”

涧树笑道:“别忘了送你几个王妃吧!”

雅欢飞上蓝天:“你这么大方啊?已经好多年了,你什么时候兑现?……”声音越来越遥远。

丞相命令:“启程,迈向螺圈套!”

金猴国士兵和臣民,浩浩荡荡,向世界唯一未被可耻的人类践踏的史前原生态森林螺圈套进军。

涧树依照万家坪国都的莫样,在螺圈套重新建立了金猴国国都,市民安居乐业,一派繁华热闹景象。

一日,大雁南归,勾起涧树思乡的愁绪。

涧树对金雕神女说道:“东宫娘娘,我想到红槭树林找找母亲的坟墓,不知你能不能陪我走一遭?

金雕神女说道:“涧树哥,你还客气干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一起去吧。如今,你没有了阴沉木剑,单独出门难防不测,你不要我去,我还要跟着你走不赢呢!”

金雕神女说完,就在王宫里展开金色的美翅,涧树坐上翅膀,神女便展翅高飞。

螺圈套是一个螺丝型的大深坑,直径数百公里,从底部盘旋出山,有上万米的高度,因而人类纵有万般本领,那怕借助现代工具,也难进入鬼神莫测的螺圈套。

神农架的猎人有一种说法:到了螺圈套边沿的猎人非死不疑,没有到过螺圈套边缘的猎人,根本就不算是猎人。有许多探险队,到了这里也只是望洋兴叹。螺圈套的深处,直通百慕大鬼怪神秘的大洋。也许是螺圈套的神圣不可侵犯,才为世人留下一遍未知之地,也为涧树建立金猴王国留下一遍难得的风水宝地。

金雕神女依次穿过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成浓厚的云层,继续升空后,越过板壁岩,沿香溪源往南飞去。

当飞过万家坪时,这里早已是坟塚连片,青草凄凄,军马大道成了盐马小道,一副可以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莫样。

涧树和金雕神女想到不久前发生在这里的数十万军马大搏斗,此刻这里又变得凄凉无比,不觉辛酸浩叹起来。

涧树说道:“看来世事都是命中注定,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同是一个地方,风水也是轮流转的。”

金雕神女说道:“你说这话只有一半的道理,世事并不都是命中注定。在神农架,一切都由师父神农氏炎帝来安排,谁打搅他修行打坐的禁地,谁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涧树说道:“你说得也是。”

涧树想到阿梅,不禁叹了一声。

金雕神女扭过头来,说道:“你又想到那个阿梅吧?她早已成了妲己第二,正在纣王第二温柔的怀抱里撒娇,不会想起你的。”

涧树说道:“不可能。也许,她永远是这样,在别人的怀里想的是我,而在我的怀里,想的又时别人。”

涧树和神女说着话,不觉得已经到了香溪口。这里,大风起兮狂浪涌,把神女吹得向右急拐向长江上游,使他们片刻便来到红槭树林

涧树笑了,说道:“真是这样!一切皆是天意。”

神女笑着说:“天意?你还知道是天意?SG大学四年级学生、大傻G杜涧树!

涧树憨厚地笑了。

神女故意说:“大傻G杜涧树,我们还是回学校继续找工作吧?啊?你准备当一辈子猴王啊?

涧树若有所思地轻声说道:“一切皆是天意,要顺乎自然

金雕神女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天意?对,要顺乎天意”说完展开金色的双翅,叫涧树哥上来。

涧树手握阴沉木剑,登上金雕的大背,说道:“那里不远早已成了猕猴国首都的近郊

金雕神女轻声说道:“一切皆是天意,要顺乎天意!”

此时,高峡平湖紫气东升,香气扑鼻,金雕神女展开金翅,贴湖往西而飞,迷人的紫气始终紧裹飘逸,跟踪追来。

金雕神女说道:“不管怎样,我们要去看看,然后再去涧树湖行宫,看看我们的夔子国后裔

涧树沉浸在幸福的回忆里,说道:“我也想一路风尘,赶紧去涧树湖别墅

金雕神女说道:“是想拜见你的原丈母娘威武将军秦岭老母吧!

涧树说道:“你说的也是。想当年我们刚成立金猴国的时候,威武将军秦岭老母的势力最强。最后,她的部队都被打光了。巴山老人丞相要将阿梅许配给我,我也老是反对。要说,是我先对不住她和阿梅。

金雕神女说道:“助纣为虐,人人得而诛之!”

涧树说道:“人家现在是纣王第二和妲己第二,和先前的纣王、妲己风马牛不相及。我们应该以和为贵,少伤无辜。”

金雕神女说道:“涧树哥,我给你说句话,到了螺圈套行宫以后,我就不回金猴国都城王宫了。说不定丞相又给你物色了一个东宫娘娘,你就在金猴国王宫好好享用你的东宫娘娘吧!

涧树笑道:“我明白了,神女妹妹的翅膀硬了,要占山为王,在螺圈套行宫当座雕!

金雕神女载在金猴国国王涧树,越过陡峭的山岚,顺着长江西陵峡上游方向展翅高飞。

金雕神女到了神农溪口,盘旋了几圈,突然往北飞去。

涧树问道:“你要回螺圈套金猴国新的国都?”

金雕神女诡秘地笑了。

涧树明白了,说道:“想看看我的新东宫娘娘?”

神农溪绵竹峡里,云蒸霞蔚,数十万神农架短嘴金丝燕在这里欢快喜戏。

金雕神女翩翩飞来,从夹道欢迎的金丝燕群轻巧而过,留下一遍激烈的欢呼声响。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