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韩玉洪的头像

韩玉洪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3/24
分享

四二四

诗仙李白第一次出川,就在宜昌古老背留下了著名的诗句:“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长江流过虎牙滩,就到了江汉平原,江面变得格外宽阔。虎牙滩的左岸,有座虎视眈眈的山梁,人们叫做虎脑,时间久远传成古老。虎脑下游的背水湾,也称作虎脑背即古老背。虎脑张口长啸,因此,此处也叫啸亭即猇亭。

2018年4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湖北考察第一站,就是宜昌猇亭区。不久,在习主席考察的地方,建立了4.24公园,还有个“规矩”雕塑,纪念习主席重要讲话:“开发长江,要立个规矩。”于是,四二四就成了长江大保护标志性的时间。

将近一年后的仲春时节,我慕名来到4.24公园,体验古老背怎样遵守规矩壮士断腕转轨变型。

朦胧的烟雾飘洒成无尽的青色,仿佛整个长江都处于青色烟雨笼罩之下。青雾覆盖着江衅蜿蜒起伏虎脑陡峭险峻的山脊,一望无边的灌木疏花水柏枝在伴生植物疏花柳的衬托下,带着留恋的青涩,依依不舍地沉入桃花汛的江底。夕阳渐渐沉入云池河口,青色的茅草、五彩的报春花在妩媚阳光的映照下显得神韵无穷,婀娜多姿。山坡上花果同枝青色的橙子,更加增添了长江迷人酸爽而甜蜜的青涩的魅力。

流动皇宫似的游轮,排水量达到一万三千多吨,推开青色的江面,从古色古香的古老背港务站老码头前驶过,掀起一股股青色的巨浪,向江边石梯打来。

涛涛青浪滚滚而来,我的思绪也随之翻滚如长江波涛。遥远的古老背啊,在我不会说话的时候,就产生了对你的爱。这样说来似乎有点儿而天方夜谭,但事实的确如此。

解放初,我父亲在长江三峡拉纤放滩,后招到长江航运公司轮船上工作。长江航运公私合营,位于宜昌的强华等十几家私营轮船分公司,和宜昌港务管理局合并,各分公司职员都到宜昌港务管理局去上班,办公室分给职工做宿舍。这样,我们家也分到一间办公室,在强华里那一带。

我们家那间宿舍,以前可能是轮船分公司的一个调度室,在一面大墙上,画了一副彩色的长江航行图,弯弯拐拐,像爬在墙上的一条巨龙。航行图的高低,分别标有长江从四川宜宾到上海南北两岸沿线的港口码头。我那时才一岁多还不会说话,母亲就经常抱起我指认图上的“宜昌”两个字。宜昌最近的码头,上游是三斗坪,下游就是古老背,也是必定要指的。母亲指多了,就只说地名,叫我自己指。所以,“古老背”三个字在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认得它了。我还晓得,父亲的轮船到了古老背,就离家不远了。“古老背”在我心目中,格外亲切。

我稍大一些后,父亲调到当阳轮担任政治指导员,船走沙宜班即沙市至宜昌的客运航线,两天一趟,每次估计船到了古老背,母亲就催促去接船。我时常站在九码头大垃圾堆上,眺望从虎牙滩开上来的当阳轮,由一个黄色的小点,直到船舶靠岸下完客,才从摇摇晃晃的跳板上到船上去找父亲。父亲是交通劳模,每次看到他,总是在忙,不是开会就是在修船或打扫卫生洗船。

对古老背有深刻印象,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家有个远亲姨妈从秭归嫁到了古老背,姨爹是古老背街上的剃头匠。他们一家要回秭归过年或来宜昌看病,都要到我们家落脚,各自说着一口标准的古老背话。

第一次踏上古老背的红土地,大约是一九七三年夏。一位高中男同学的父亲,在古老背砖瓦厂上班,我们几个同学就约定到他父亲工作的地方去玩一次。很早就出发了,沿长江往下游行走,到了临江溪,就过不成河了。溪那边停着一条小木船,“野渡无人舟自横”,我们就像狗子不得过河似的,在那里乱叫,来了船老板把我们渡运过去。

到了虎牙滩,涨水了,江边不能走,只好绕道爬山。到了山梁的头顶,也就是虎牙的脑壳虎脑,能看见整个宜昌地区最高的烟囱。同是砖瓦厂,古老背的烟囱比宜昌伍家岗白沙脑的烟囱还要高。古老背砖瓦厂的党委书记竟然是一位老红军,可见该厂的规模之大。老红军给我们讲了长征的故事,叫我们好好学习。返程时,一定得坐沙宜班,不然当天回不去。

我们来到古老背街上,买了船票,六角钱一张到宜昌。在等船的时候,我们去逛街,发现街上有很多染坊,各色用过的染料特别是青色的染料水,从大街小巷流向吊脚楼,又从吊脚楼底顺岸坡斜铺往江边。在船上仰望古老背,是一个由青色底料铺垫的远古的五彩小街,极像一副古老的水彩画。哈哈,怪不得叫古老背呢,原来真的很古老啊!以为沙宜班从古老背直接开往宜昌,结果它又过江,在宜都县红花套上下旅客,再驶向宜昌城区。

猇亭古老背古战场,为长江三峡第一滩,决定中国命运的战役至少有六次,夷陵之战火烧连营七百里使刘备大伤元气,在长江三峡的西口奉节城内托孤。这里还是长江第一座大桥的诞生地,汉军在虎牙滩用粗藤绞成大桥,拦截四川白帝公孙述木船战队下行,士兵站在桥上砍杀作战。相传汉军和蜀军激战时,虎牙洞穴飞出神鸟,口喊“公孙败!”蜀军以为天意,纷纷投降。

长江三峡的西口重庆奉节建有一城,叫做白帝城,为公孙述所建。因城内白鹤古井白雾升腾,宛如白龙,公孙述以为是“白龙献瑞”,故自号“白帝”,这也是白帝城的来历。白帝、刘备均败在长江三峡的东口猇亭虎牙滩,刘备托孤的雕塑又从奉节师范学院搬到白帝城,给游客增添了不少感到遗憾的话题。

目前,宜昌投资两千万元进行地理文化普查,聘我为监理,因此,对地理文化的了解和思考多了些。古老背的名字,由虎脑背演变而来,这个,大家没有什么争议。但是,为什么叫古老背而不叫古老前呢?这个就值得思考了。

在长江沿线,叫背的地方很多,长江上游南津关前方不远,有个名字叫火烧背,陡山沱跟前有个鲤鱼背,太平溪附近还有个上羊背等等。

我觉得,沿江地名的来源,往往和长江有关,至少一个词和长江有关。如虎牙滩,前面的虎牙,是岸上的名字,后面跟的名词是滩,指长江一带的水情。

有时人们在考查地名文化时,也会产生误区。比如江边的宝塔河,明明宝塔附近没有小河流入长江,而偏偏要说很久以前这里有条小河流进长江,所以这里叫做宝塔河。实际上,考查者没有想到,江边的名字,岸上只能占一半,另一半在长江,长江也叫河,叫大河。宝塔河,就是指古塔附近的一段长江。

再来看看古老背名称的来历,古老虎脑,岸上的名称有了,那这个背应该是虎脑下游的一段长江。古老背一湾富水,正是建码头的良港。城以港兴,有了这个大背湾,才有古老背即猇亭的深水港口,才有古老背繁荣的今天,也才有习总书记风尘仆仆到猇亭考察码头的长江环保。

古老背啊,爱你的确不容易。曾几何时,你变成了一个灰姑娘,头顶着雾霾,白昼如黑夜,人们谈起你就变色。七个出水口,都流出污泥浊水,长江流经古老背不得不喝污水吐白沫。

“留住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不搞大开发,共抓大保护。”古老背人忍痛割爱转产变型,将七个污水口封堵六个,全区出水净化后才能排入母亲河。

于是乎,如今的古老背,既是自然的宠儿,也是人文的杰作,更是造物主遗落在人间的一块美玉。从都市里游离出来的匆匆脚步,一旦邂逅古老背织布街古老弯曲的石板路,久违的归真情结,便从远古的淳朴中苏醒。留连的脚步,一如春天沃土里的种子,遇到了阳光雨露。古老背老街的每一步土地,都会让城市的灵魂落根生长,乐不思蜀。

古拙典雅的三峡吊脚楼,四季晾晒的山野食物,神秘幽深的小径古道,仿佛是屈子缓缓穿过喧嚣的红尘,一路走来,成蛹,化蝶,翻飞成一道道孤寂而隽永的风景——忧国忧民上下求索的诗人风范。

古老背没有狗的凶恶和狂吠,只有恬静和忧郁,只有牵挂和乡愁。古老背犹如束发女郎一样,是守在边关男人梦里永久的新媚娘。

古老背,也许是水中的精灵,一汪用清澈见底的云池河水养大的、游弋在滚滚红尘以外的梦幻中的微笑天使——江豚。

那些雾霾下浮躁的生灵啊,到古老背遇见从清明上河图走出的清丽清秀清纯的女子,无不放慢脚步,深深反思,开始怀疑先前人生的目标,走一趟人世的真谛。

长江古老背不只是一段传说,不只是一则故事,她还是一片月光下珍贵的楠木园,一个灯影里的浴美人,一个雾朦胧雨朦胧乡间小径上撑着油纸伞娓娓而来的农家碧玉,一个带发修行的隐者,一个专治内心伤痕的大夫。

读懂了朝辞白帝彩云间的人,他不一定读得懂长江三峡第一滩虎牙滩;读懂了虎牙滩的人,他一定读得懂白帝城。

临江水而邀月把盏,枕云池而赏古阅今,那只不过是刚走进了古老背的大门,还远未看到古老背的深景。

依坡而建天井小楼的主人啊,是否娶回山那边落鱼沉雁王昭君后代的女子?不然,为什么云池河流来的水,犹如秭归香溪河的香味?

为什么,那个身着青印花布衣服的小姐,她矢口否认是从屈子笔下走出来的;而那背湾绿荫深处欸乃一声划出的鱼船,却又分明烙印着楚宫里的古韵?

蒹葭葳蕤窈窕淑女似的古老背,青涩而羞赧地微笑着,什么也没有说。

青烟笼罩的古老背,历史悠久的古老背,承载厚重民俗古典而淳朴的古老背啊,走进你怀中的织布街,就是走进了温馨的梦乡。

人在古老背,千万不能回头!一回头,仿佛就目睹了朦胧的前生。人在古老背,千万不能停留!一停留,仿佛就定格了守望的来世。人在古老背,并不迷信的你我,谁不萌生越过奈何桥的悸动?

古老背临空港是去不得的。凡去过古老背临空港的人,七魂丢了六魄在明净的蓝天里。古老背桃子冲也是想不得的,一想起火烧连营七百里刘备逃之夭夭而演变成的桃子冲,灵魂就会迷失回家的方向。

梦里的古老背啊,你梦里的港湾终归是泥水做的。泥做的古老背饱满了俗世涵养,江水做的古老背洒满了天堂的阳光,唯有融水为泥的古老背啊,滋养着从都市游离出来的草根,点化伟岸虚壳下的迷茫!古老背啊,你的古典美女是水,现代伟男是泥,柔和在一起,才是记得住乡愁的坚固的水泥故地。

于喧闹中固守一片宁静,于浮华中耕耘一方净土。写意的猇亭古老背,静谧的长江三峡美女,莫非你正是我前生千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一聚的情人?

古老背啊,假如有一天,你不讲规矩将青色染料褪尽,老得成了斑驳的水泥城,又退化成一个未成熟的灰姑娘,我对你的爱,是否也会过期成为苦涩的往史?

停留猇亭古老背是五百年修。只要有一天,当岁月的大手疲惫了我的心灵,古老背织布街青色的石坂上,一定还会有我这个浪迹天涯的游子,从喧嚣的城市,踏上新正街古码头遗址的石阶归来!

青涩的古老背啊,整个猇亭都是青山绿水,都成了精心雕琢的四二四公园。你,渗透出无穷的魅力,强烈诱惑着我在金山银山寻找儿时的记忆、陶醉现实的佳境、展望未来的锦绣,久久不忍离去。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
最新评论

好文章!学习了

丁恩文   2019-04-03 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