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吴彦非的头像

吴彦非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10/15
分享

世界如何告别

……船队已经从海平线消失。

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劳苦满天、鬼火遍地的世界。

——伊塔洛·卡尔维诺

中年夫妇抬着一口棺木进了门,它瘦长的黑色并不令人可怖。

里面住着他们唯一的女儿,墙上的肖像安静而沉默。

一盏黄灯或明或暗闪烁,点亮一双年轻而美丽的眼睛。

他在他们家作客,十四楼的房子仿佛在摇晃。

——请不要太伤心了,还是送殡仪馆里去。

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们的悲伤,正如无法形容这个荒谬的世界。

一阵窸窸窣窣,他们抬着棺木走进了黑夜。

客厅里只剩他一人,他本应该跟着送一程。

突然一阵狂风骤降,房子摇晃得更厉害了。

客厅窗户没关上,他向窗户走过去,

拉梭对开窗关了左边露出右边一截,关了右边露出左边一截,

玻璃在窗框边松动,仿佛随时要跌落下去。

冷风直灌进来,他望了望窗外,

一个人影在黑暗中闪过,像他们的女儿,

他定神看清了她的脸,就是他们的女儿——

她是向很远的远方去,还是正准备回来?

又有响声从卧室传出来,他轻推开虚掩的房门,

里面窗户大开,仿佛一个黑洞。

他们唯一的儿子在里面,正和一个女孩在跳舞,

作业摊开搁置在书桌上,作业本被风在翻页儿玩。

他们彼此搂腰的手和眼神一样,在音乐律动中一样的温柔和喜悦。

他轻掩上门退了出来,他们似乎全然未曾察觉到他的存在。

中年夫妇还没有回来,他也并非无所依傍,

他决定不辞而别,他也没有不可道别的——

我们在不断的失去,我们在不断的离开。

但他步子怎么也迈不开,仿佛被钉子牢牢钉住了,

他看了看女孩的眼睛,女孩正好也在望着他,

——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世界已经够黑暗的了,

但世界如何告别,他永远也不会去弄明白。

17-03-2016 草

26-03-2016 改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