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吴彦非的头像

吴彦非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10/15
分享

爱如洈水

1

当潘朵在微信上发来“随车多带一公斤,精准扶贫温暖你”2日大型公益自驾活动时,我当即表示一定去。当我和同事谈起是否以单位名义献爱心时,还不是打着慈善的幌子去游山玩水,同事当即戳穿我。——我承认,一开始或许是这样子去玩;我不承认,活动里根本就没有玩的啊。

松滋,地处湘鄂边革命老区,深山闭塞,许多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他们大山深处的家,撑不起生活的重压,他们单薄羸弱的身体,扛不起幸福的愿望。山村的风景也确是极美的,透着浓烈的原始自然气息。潘朵喜欢,我也喜欢。

他们有的因病、因残致贫,有的年迈却无人照顾,有留守儿童却没钱上学,有青壮劳力却没有致富技术……这一次,我们只需要出一些钱财,一点物品,一门技术,不多,只占用车辆后备箱的一小块地方,但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就是撑开一片天的机会。我们将去向这里,响应习大大的号召,“精准扶贫,温暖你我”。

腊七早上十点,依旧雾霾深重,依旧不见阳光,大部队陆续抵达,在东西湖区全球保税商品直销中心停车场集合,签到,车贴,发手台,开小会……松滋公益活动整装待发。

不知什么原因,本来活动事项中有大型“爱心捐赠启动仪式”,已被免掉,好吧,我们不要这样的虚伪形式。而由湖北广电和保税区捐赠的扶贫物资,说好每一辆车都分配点的,也被减掉,只留下后备箱空虚悲叹。

这家保税店小气,只捐了十几袋大米。江汉平原,鱼米之乡,还在乎你这点小米。再说31辆车一上午在你店里买了不少东西吧,你们赚取的利润都不止这点吧。潘朵吃着从保税店买的进口蓝莓酸奶,嘴里香甜脸上却有点不高兴。

2

下午一点半,31辆车列队出发。出东西湖大道上高速,奔向江汉腹地往山里去。天一会儿阴,一会儿雨。阴沉沉的让人感觉压抑,雾霾一点也没有散去,空气里满是肮脏的味道,潘朵鼻子不舒服。雨却不好好地,停一段路下一段路,车雨刮很迷惑,到底是工作还是不工作。打开车窗换气,风呼呼作响,灌进来难闻的气味,潘朵连呼快关上。整个大地处于冬眠状态,染上灰黑的色彩,杂草干枯,树瘦叶落,一些广告牌发布着空白的无奈,鸟儿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下松滋南高速路口,松滋市委黄主任已等候多时,31辆车开着双闪重新出发,航拍器在天空来回几个周旋,记录下这么大的阵仗。车队浩浩荡荡穿过市区,长长占据一整个车道。在文明的地方不可能这么招摇,多少给行人不便啊。潘朵说。我摇头,就算是打着慈善的名义也不太好,差敲锣打鼓就鬼子进村了。行在乡镇小路上,有一辆车硬是混进队伍,非要来个滥竽充数。车道这么窄,他想超车也超不了啊。

车在小路田埂旁停下,在南禾御景用晚餐。餐厅里流水淙淙和绿色植物让人心情愉悦食欲大开,可惜大伙齐说菜好看但实在太咸。乡村的夜黑的快,稀疏细雨还在滴答。餐厅后面是生态种植基地,几片白色的大棚铺展开。这里的食材是极好的,可惜了大伙的好胃口。

沿着乡村小路继续走,没有路灯摸夜路,路窄弯坑洼不平,过路边只几户人家的屋前时,一只白色的小动物突然横穿马路,我避让不及,好像撞到车轮上了。是可怜的兔子还是小狗吧,潘朵很是心疼,吓得不敢多说话。

在洈水风景区内,入住洈水假日酒店。打开房间阳台门,依稀看到散落在洈水湖中的大小岛屿,空气中飘来水一样清澈的气息。夜更深了,我们也累了,来不及感受山湖夜色之美。

3

腊八节在山水间到来,六点不到就起床了。潘朵翻身含糊说了句梦话,我不忍心打扰她的清梦。洗漱完六点半不到,轻轻关上门出门。我一个人开车上大坝往洈水湖深处走,汽车的声音还没有打破晨曦中的寂静。

这是一个晴朗的清晨,还没有什么车辆来往。晨雾中的乡村,和江水一样安静。薄雾拥抱着每一棵树和每一幢村舍,一旁的树尖闪着银灰色的光在晨风中晃动。在湖和树之间走,我目光极力搜寻又期待着前方自然有美景的存在。走着,天慢慢亮了一些,另一旁的山影轮廓渐渐清晰起来。到一个路口停下,看到指示牌,左侧进入洈水明珠,踩着松软泥巴,没看到什么景致,难道那个圆形的头顶有指针的建筑就是洈水明珠吗?一间红瓦屋顶陈旧的平房还没有开门,挂着“松滋根艺馆”的招牌,屋后曲折的湖水泛绿,和岛上的树丛彼此相守着,树影稀疏撒落在湖面上。已到七点半了,折返往回走。

下车一个人小走,看泄洪闸下的浅滩,是否为看到的石子、砂粒、树木的细枝末节而惊讶;继而是否为生活中的开心、烦扰、迷惑等细枝末节而在意。山在水中,水在山中,水里的石子沉默,山上的古树沉默,山隐在晨雾中,晨雾慢慢散开。从闸门口往外望,洈水围绕小岛安静。

再回到大坝上,坝顶硬化成道。一辆车开上了大坝,它在看湖和日出,想必是从另一个入口上去的,我的车却被栏在外面。行走在坝上,冷风吹冻手,湖水的气息扑面。大坝呈现红草绿草斜面,假日酒店在一侧被绿树包围,零星有行人和车从坝下经过。那辆车上的几个人架着“长枪短炮”,等待拍太阳如何升起,我也在等待,等待红日喷薄而出。

“在宁静里得到的,会在喧嚣里失去,如红日微升;在喧嚣里失去的,会在宁静里得到,如晨曦初露。”当一个妙龄女子耳机里听着音乐,微笑着从我身边飘香而过时,我写下这样的诗句,它和女子一样美好。

4

九点十分左右,车队集合出发。一拨儿去糖铺子村,多少随意;一拨儿去千工垱村,聊表心意。今日腊八节,“腊七腊八,冻死寒鸦”,太阳从坝上照射下来,我们向着太阳走,我们一点也不感觉到冷。

我们到糖铺子村时,村民们已在村口迎接。村文体广场已摆开架势,主席台落座的负责讲话传达精神,我们负责坐在下面认真倾听。我侧身进入党员群众服务中心,上面高音讲话正酣,下面掌声稀稀拉拉。我进了农家书屋,谈谈心,看看书;抓思想,不放松。一个男孩坐在长背靠椅上垂头玩手机,他背后的墙上贴着“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大标语,和各种职责和制度,和他一丁点关系也没有。他好像也没有看到我,只关心手机里的好玩,搞得我和他旁边书柜里的书一样落寞。

钱物有价,爱心无价。村民们拿出翻斗推车,一个人负责记录,从各个车上装我们送来的物品,有衣物、棉被,也有小家电,食品。正如领队潜斌所说,多少也行,只要有心,一切善意都是值得尊敬的。

农户摊子已经在广场四周摆开,卖的是他们自己种养的农产品。有人在抽烟,有人在玩手机,有人在看着自己的物品发呆,有人在听又有什么新的精神指示……阳光和开心在他们脸上驻留,他们穿的衣服好像不是自己的。多买一点吧,帮他们变现。潘朵在各个摊位跑来跑去,车和摊来回几个来回,车上塞满了柚子、鸡蛋、糯米酒、豆丝,和浓浓的农家味道。

捐款交接仪式过后,有人说我还没拍照呢,那就重新交接一次,再一次,三次才0K!还说发盖有官方印鉴的荣誉证书,我说证书什么时候到,呵,凭这我要去竞选武汉十大杰出青年的。领队潜斌顺势过来说,让他们采访你,助你一把吧,呵,不好意思,我跑开了。这次爱心活动,潜斌感慨颇深。他说,这次来松滋献爱心,圆了自己一个梦。他九八年抗洪抢险时,作为武警湖北省总队抗洪抢险突击队的一名成员,与松滋人民携手战斗了一个多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情未断,爱仍在。

离开时,潘朵拿出橘子口味的硬糖,塞给一个红扑扑脸蛋的小男孩。当时潘朵在保税店买时,我还以为她自己要吃,可平时她不吃糖的。他妈妈说,快谢谢,谢谢阿姨。小男孩脸更红了,嗫嚅着低下头。

5

我们的车在地里走,到村民家里去,享流水席村宴。第一次开车走在碎石铺撒的田埂小路上,路窄只能单行,一路上有惊慌,路两旁的田地呈现乡村冬日景象。车窗打开让风吹进来,空气里满是泥土的气息。几片叶子在已经枯死的黄色的树枝上沙沙作响,灰褐色的田地里聚集着冻干了的瘫倒的稻梗。田地间,池塘旁,有几间简陋的村舍,发出灰色的陈垢,除了屋前一畦菜地长势绿油油,四周已是一片干涸的黄土地了。

在这样的地方,我不想说贫瘠。灰色的树的躯干即使再单薄,也有枝桠发出新的嫩芽;而躯干上鸟搭的松散的窝,好像随时都会跌落下来。一里里荒凉,一层层单调。但是当我们看到搭好的红色的屋棚,遮挡着灰尘和寒冷,尤其看到香喷喷摆满桌的酒和菜时,我们对那一切毫不在乎了。这是一个村子对贵宾最盛情的欢迎,村民们用最丰盛的村宴来招待我们。几张大桌子摆在一起,所有人围坐桌前,这一刻,我们都是松滋人。

村民端出了鱼糕,端出了松滋鸡。民谚谓之,无糕不成席。松滋鱼糕鱼含肉味,肉有鱼香,真个入口消溶。松滋鸡肉紧实不柴,韧性十足,真个越嚼越香。而浮在腊蹄藕汤上的小葱、和洈水鳜鱼上的香菜,是那样的青翠新鲜欲滴。这一刻,李白“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而得的美酒,俺们不稀罕;在农家房前屋后的荒坡、竹林、果园下散养长大的松滋鸡,俺们吃到贪。

多吃少聊,我右边的中年男人说,菜还合胃口吧?我们齐声说,好吃一点都不咸。另一个领队叶军说,这是李老板,就是他这次捐赠最多的,二十多万的太阳能发电设备。我们齐声赞赏,对他行注目礼。李老板说,我本是村里人,在外面创业,心系家乡,造福家乡,应该的啊。一个中年女性说,这次带着读大二的女儿来体验生活,感受奉献的快乐,真的很有收获啊。她女儿微笑着,口里轻咀嚼没说话。潘朵说,还有这样的活动,要通知我们啊,我们还要再来。

这样的场景,让人感动。一个来自江汉平原的同事在我微信上留言说,老乡们把你们当成真正的稀客啊。我说,稀客每年有,贵客不敢当啊。

吃好喝好后,我们要走了。村民们一直送我们到车上,感谢的话说了一大箩筐。潘朵捧着新鲜的大白菜跑来,她刚从菜地里摘上来的,菜上的泥土和杂草也顺便带着回去。

6

离开洈水湖,我还想着什么?是片刻停留在洈水湖的一个清晨,还是升起在大坝上的一轮红日?那一会,湖面上的水是明亮的,湖心岛上的树也是明亮的,我只觉有一片明亮的色彩也把我包围了。置身于这样的色彩之中,仿佛自己的心也变得明亮了。

洈者,险恶之水。其实,洈水不危。而真正的危险,来自于人类自身。如果冷漠是生活的常态,那我们毫无开心可言。没有开心,何来生活。“洈水湖永远是一片朴素的绿,一如洈水湖边那些朴素的人们。”总有一些暖意伴我们走过最冷的寒冬,一如喷薄日出那一瞬红彤彤的暖意弥漫。

在洈水边,在大坝上,当第一缕阳光穿过薄雾,我发现大地有一种细腻的美,一种充满伤感的爱意生发出来,可是这种感情已经来得太少了。当太阳冉冉露出脸,仿佛有一种魔力牵引着它,那是多么震慑人心的景致,但有些人生风景,未必会让人感到舒畅,反而会激起莫名的沉重。当太阳蓬勃升腾起来,它们消失在冬青树繁茂如镜子般的树叶上,消失在随风摇曳的灌木丛和湖面上,消失在一个个零零落落小小的村舍屋顶上。像藏在村舍里屋里的一些秘密,我们永远和它们在捉迷藏。

爱无边,善无迹。领队潜斌说,这真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有了开始就不要有结束。接下来的精准扶贫,将依靠扶贫工作队,把扶贫对象精准化,让车友的资源能够点对点进行帮扶,能得到更多社会资源的关注和支持。希望有更多的车友加入,请你们多多宣传多多参与。搞的好,当然来。大伙说。

现金三万多,设备二十万,效果还不错,村民笑呵呵。中午和同事们吃饭时闲聊,我也笑呵呵。下次到我们老家贫困地方去吧,到时候单位组织集体去捐款。领导同事说。主意不错,一起去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