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弋吾的头像

弋吾

网站用户

诗歌
202203/30
分享

春水流(组诗)

望着一堆雪

想起一座坟墓,一个人
雪一样的一生
堆在眼前,春天就要来了
留在人间的日子
不多了,枯草会戳破布防
轮廓底片一样
映在深眸,睁眼闭眼
完全是一堆雪
从高处往下看,像一个
跪着的人捡粮食
一粒粒揣着雪一样的心
堆起来便是
一个远走的人留在人间的一生
2022.2.10


如何能在大雪天种出谷子

这不是一个真命题
这的确是我心中最迫切的渴望
这或者是一种妄想
这需要改变谷子的习性
这或者要改变季节
这在人的认知中早已注定
这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是一首没有结尾的诗
这不能有答案
这几乎是离谱的非理论
这不是人力能为
这在幻想中真实发芽的种子
2022.2.11


月色

雪一样落在香烟上
灰烬替着落
这的确是一场大雪,了落在屋内
瞬间的降温
手夹香烟的人抖了一下
窗外的月色
电击了似的不停晃动
这样的场景
早已成了一种常态,在老屋
总在我回家后
夜晚有了欢愉的气氛
仿佛月光也安稳了一些
2022.2.12


在春天啜饮雪水的枯草

希望的种子将要发芽,在春天
啜饮雪水的枯草
放下举着的雪,倒下去化成春泥,最后的归宿

生命不分贵贱,倒在春天里
母亲和一株枯草
没有什么区别,经历人世的风雨
草骨与人骨没有区别

母亲把希望交给草籽,枯草
有另一份责任,喝下去
那么多雪水,只为尽快腐烂肉身

在第一缕嫩芽顶起阳光时
能够尽快把养分送给
草茎、草根,天空才能在草叶上升起光明
2022.2.12


这一刻

这一刻,想念流水
划过石头的清爽,这一刻
黑森林笼罩在
水雾里,浓厚的潮湿中
有人呐喊着冲上
峰尖,一览天下美景,朝霞
正起时,有人呻吟
跌倒在草丛中,一生也
无法里触摸到冰融
不是所有的火山爆发时能
摧毁万物,月光
能熄灭的不需要大雨
岩浆时火山休眠前
最后的咆哮,原本山上长满着草木
2022.2.13


大雪夜听星星哭泣

在大雪背后,常常会有失去理智的人
与大雪搏斗从未赢过
颤抖的夜晚,常常没有因由,常常连带整座星空
上岸的星星也很难幸免
我是奔向黎明的黑暗崇拜者
常常在黑暗的出口
与黎明擦肩后选择折返,常常如此
阳光从来不等人
那些抽泣的余音从来都无法阻挡,反复
在耳朵里徘徊
像落在一个人一辈子里的大雪,听星星哭泣
2022.2.13


渴望

我是听到呻吟后,才发现的她
蜷缩在垃圾箱的一角
比垃圾更像一堆发着腐朽气息的垃圾
这一刻,整座城市还未醒来
还在昨夜的梦魇中挣扎,这种场景
最是想要抖落的
霉变的附着物,插在一些人心上的刀
他们的痛苦是狰狞的
我蚂蚁一样的善行,晨阳就落下来,她像看见了新生
2022.2.13


谁会喜欢痛苦

偏偏有这样的人,一生不愿意
从一段阴暗的光阴里
走出来,接受太阳的安抚。无法适存
把浑身是伤的人
泡在盐水中,咬牙活着见不得光
偏偏在黑暗中,喜欢
把浑身是伤的人泡在盐水中,活着
以此来唤醒深处的灵魂
在经历过一场压断巨树的大雪
我就成了这样的人
面对阳光的恐惧,比在黑暗中活着更加恐惧
2022.2.13


枯色之下

有谁知道苍灰之下,埋着
翠绿的宝藏
要等到长成青绿才有人抬头仰望
在大西北看春天
要趁着春雪刚消未消时
在裸露的枯草下
刨去覆盖着的干土,会有
睁着的绿眼睛
惊喜的看着惊奇的人,像两个
好久未谋面的人
她们彼此熟悉,又感觉陌生
一些爱经不起折腾
裸露在春寒中的嫩芽会死去
刨开冻土的人
从来只是看过一眼,不会记住眼里的春色
2022.2.14


春风摇动铃铛

花儿探出头颅。一切看似无序的
都在有序的行进
有谁知道,通往春天的尽头,到底是不是坟墓
那里埋藏着谁的骨头
草木拔起腰身,粗壮一些的是腿骨
纤细一些的是肋骨,坚硬
犹如石头一样的是头骨。谁在歌唱大火
深入其中一是尖叫
一是沉默,留下来的,是春天埋下的舍利子
2022.2.14


阳光总是如此美好

你一开口,春天给我递上
一捧城实的阳光
我不敢敞开怀抱接收,我想敞开怀抱
不知道贴身会不会烫伤
用沉默代替回答。谈到一株芦苇
如何生长才能成为雪
除了阳光还要有水,后来我想到了
眼光,你看我在橱窗看花
我在诗歌中想你,花儿太妖艳
希望在我的世界里
你从来都是一株不开花的草,举着阳光
2022.2.14


秋色

野草挨着野菊花,这是秋天的景象
走到这一步,要从春天
经历,突破冰雪,突破冻土,突破世俗眼光
大野上,两株草木
站成最后的秋色。露珠凝成霜花
大批娇艳早已沉寂
望山的人们眼里只有败秋,从来看不到别的事物
2022.2.14


春天总先在灰烬中出生

婴孩一样,嫩芽抖掉
头上的焦土与灰烬
探出头颅惊奇地望着
雪未融尽的原野
打开好奇心,我也有了
嫩芽的冲动
想一探你的过去,像你
揭去冻土放出
春绿,阳光扑下来
大地心跳加速
纷纷张开嘴巴的万物
把初吻献出去
为一个拥抱,诸神
摸过的脸蛋
揭去面纱,最先红了的属于我
2022.2.14


眼睛

盯着看了好久,树干上的伤疤
不说话的眼睛,像一个人
送来的阳光融化了积雪,在我
枯干的世界里,有了
荡漾的水波,春天来了
在树干背后,眼睛里有了嫩绿的火焰
正在升腾,诸神凝视过
我不敢有邪恶的念头,冲动
又无法抑制,抱住你
即使春天不来
即使冰雪不化,有火焰足够,点燃深处的雷
2022.2.14


心结

写诗以来从未离开过
我的村庄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让人诟病我的
精神世界狭隘。有段时间
故意避开这些题材
去触及一些更为宏大的事物
正如那些年
踩着薄霜离开村子
会以为过得
很好的日子都是失败的写照,所有的
快乐全在村子里
那些虚无的漂泊都是假的
明白做错事的
孩子再次回到村子
拾起麦穗,有阳光与泪水的味道
2022.2.15


麦浪

想起一穗麦子,心上的秋天
便落满了黄金
风一吹,奇香会控制人的思维
一把镰刀的智慧
看似简单,却有大哲学
割麦子的父亲
一生包容万物,一生与镰刀
相互成就,相互依靠
这种情分只有在割麦子时
有所呈现,镰刀
割到麦子,也作为父亲的拐杖
撑起了他的秋天
阳光老虎一样,手握镰刀
便有了收服之心
麦浪滚滚,像一卷充满哲学的书籍
讲述三件事:
麦子、镰刀与父亲
2022.2.15


元宵节想起母亲

这该死的泪水,我没有忍住
深感愧疚,违背了
你的教诲:不要流泪,那是无用的。
妈妈,十一年了
我该怎样告诉你,一直以来
我把所有将要奔涌的
眼泪都咽下去,今天咬破
一颗元宵后
不争气的堤坝溃了,整座城
陷入其中,我没敢
多哭,怕你看到我没出息的样子
妈妈,你没有吃过
元宵一旦咬开,就再也堵不住了
2022.2.15


望星空

撑开天空的,也一样撑得起冰雪
草木的骨头比人骨硬
望星空的人,蜷缩成一个肉球,没人看得出
他的膝盖放在什么地方
脊梁弯了,谁还在乎星星眨眼
是为了鄙视,或赞许
等雪花凝成泪水,春天归来时,星空一定
还在,温暖地台的人
还能不能伸直腰身草一样顶起泥土,答案在星星眼里
2022.2.15


春日:致梵高

切合你的创作手法、模式、理念
在黄金的太阳中
模仿阳光更为真实的具象,显然是爆炸
山快要走尽了
水也快要走到尽头了
黄金的向日葵
还未找到它的黄金分割
画布上,朝霞
幻化成夕阳,夜晚紧随着
黑暗的夜空中没有星星
我的麦田上空,从未出现过一只乌鸦
这是我的渴望
可我无法像你在诗歌中找到通往春天的路
2022.2.15


麦田上空

冬麦还未抖落头顶上的雪
阳光早已进入
春天的角色,毕竟要触摸更高的天空
一株麦子举起多少冰雪
才能换回一身黄金,有人在画布上诠释
有人用汗水诠释
有人把麦田上空当成了一生的疆域
准备写这首诗歌时
我的天空就是梵高,到死都没放下的爱
2022.2.15



创作后记:抽象或行为



印象派是抽象主义的基石,是雏形。
从一开始接触写诗到为梵高写诗,从未放下过对抽象的追求。印象派是绘画艺术,是从追求具象到写意的分水岭。在我看来用在诗歌中也一样精彩。
在我不完全的理解中,诗歌也是一种艺术,或者艺术的一种呈现形式。事实上,印象派的伟大不单单是我们眼见的这些表象,早已影响到人类的日常审美和对生命的思考方式。
印象派之前几百年里,人类对色彩的追求从未停止过,却是印象派真正把色彩推向了高潮。大胆并不意味着放肆,一次成型并不意味着随意。
以这种手法写诗,我的追求是把自己当成一位印象派画者,放在场景中,无意识的创作,要求成诗与成画具有相同的具象,抽象也一样。
企图唤醒一种无意识的自然行为。
自然行为在《易经》中早有描述。事实上,整部《易》是抽象的雏形。
比方说乾,为父,为天……
比方说坤,为母,为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