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袁方华的头像

袁方华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09
分享

笼中鸟

          一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东昌府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范将军以身殉国,无数热血男儿血染胭脂湖。东昌府城破,狗日的小鬼子占领了东昌府。

次年,东昌府依然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只是,令人恶心的膏药旗遍布了全城以后,到处断壁残垣,到处闻哭声。

从此,有人做了拔刀而起的英雄,有人做了跪地而生的汉奸。

     二

 聊城大富商刘瑞轩。

以前眼高于顶的刘爷,也不得不陪着笑脸跟在日本人后面摇尾乞怜。

 身穿黑色长袍马褂胯下白马的刘爷,斜挎二十响的镜面盒子枪,那真是威武不凡呐。

 刘爷推推架在鼻梁上的水晶石墨镜,对随行的跟班刘三儿说:“三儿,回家给大太太说一声,就说我中午不回家吃饭了。渡边少佐说明天要去别院听四姨太唱戏,我去安排一下。”刘三儿心领神会,笑嘻嘻的拨转马头:“好嘞!爷,小心身体啊!”刘瑞轩佯怒,挥马鞭作势要打,刘三早就一夹马腹,一溜烟的跑远了…

刘瑞轩一想到水灵灵的小玉兰,就心痒难挠。小玉兰是“东盛”戏班的台柱子,花旦出身,那眉眼那身段,绝了!刘瑞轩每天都去看戏,砸钱捧小玉兰的角儿,可小玉兰爱慕做大武生的师哥凌威,对刘爷冷冰冰的,刘爷一怒之下给“东盛”戏班按了个通共的罪名,将戏班二十口人悉数关进西大牢。刘爷将小玉兰软禁在胭脂湖畔的“瑞轩别院”悉心调教,只等小玉兰回心转意就收了做四姨太。刘爷心里美,哼着小曲信马由缰向“瑞轩别院”而去。

路过喧嚣的东关桥头,行人纷纷让出道路,刘爷是鬼子眼里的大红人,说抓谁就抓谁,谁敢惹啊!刘瑞轩瞥见桥头卖鸟的王二秃子,拿马鞭一指王二秃子:“你,过来!”王二秃子小跑过来,谄媚的笑着说:“刘爷!喊小的何事?”刘瑞轩哼了一声:“废话!当然找你买鸟了!买枪你有吗?!”王二秃子轻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看我这张不会说话的破嘴哦!爷,您稍等!”王二秃子屁颠着跑回去拎着一个鸟笼回来,竹蔑编成的鸟笼里,一只翠绿虎皮纹的鸟儿扑棱棱飞,王二秃子介绍道:“爷,这是我手里最好的画眉鸟了!”然后撮起嘴唇学了几声鸟叫,那笼中鸟不再乱飞,站在笼子中间横梁上,一亮嗓,婉转啼鸣,果然调教的不错!刘瑞轩大笑着接过鸟笼:“好你个二秃子!有两下子!这画眉多少钱?”王二秃子摸着秃头陪笑着说:“爷!喜欢您就拿走!就当小的孝敬爷啦!”刘瑞轩一笑:“算你小子会说话!”从兜里掏出一块袁大头扔给王二秃子:“爷赏的,拿着!”王二秃子接过银元笑的是见牙不见眼:“谢爷的赏!”刘瑞轩忽闻女人哭声,寻着哭声看去,见一个一身缟素的女孩正哭的悲切,旁边立着个“卖身葬父母”的木牌儿,王二秃子叹息道:“唉,昨晚漱玉堂的王掌柜两口子被鬼子,不,不是,被那皇军误伤了性命,只留下这个闺女春官。”刘瑞轩沉默不语,从兜里掏出三块袁大头扔给王二秃子:“二秃子,你帮这闺女好好葬了父母!然后带这女孩去瑞轩别院去找刘四儿!如果你敢耍心眼,哼哼,”刘瑞轩冷笑两声打马离去……

    三

 胭脂湖畔的瑞轩别院。

一身浅紫色旗袍的小玉兰坐在窗前出神的看着烟波浩渺的胭脂湖。

 小玉兰脸上的泪痕犹未干,如今“东盛”戏班被刘瑞轩老贼以通共的罪名关进西大牢,日夜受苦,小玉兰如何不忧心如焚!

小玉兰忽闻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并不回头。

刘瑞轩手里托着鸟笼子走进小玉兰;“小美人儿,我怕你会孤单无聊,特意买了一只画眉鸟给你解闷儿。”小玉兰心头恨生,一把抢过鸟笼砸向刘瑞轩;“刘贼!这次你满意了吧?”刘瑞轩接过鸟笼子放在桌子上,并不着恼;“小玉兰你要知道,身逢乱世,我们每个人都连狗都不如。”小玉兰骂到:“狗汉奸!你不得好死!”一句狗汉奸骂的刘瑞轩心头火起,一把掐住小玉兰的脖子恶狠狠的说:“小婊子!别给脸不要脸!惹急我明天就把你卖到窑子去当窑姐儿!”刘瑞轩一把推开小玉兰,小玉兰跌倒在地,憋的脸色通红,咳嗽不止。刘瑞轩蹲下身来,弯起食指托起小玉兰的下巴说:“明天渡边少佐要来听戏,你给我打起精神!西大牢那二十口人的小命可都在你手心里捏着呢!”刘瑞轩转身离开,身后的小玉兰说:“你放了他们!我什么都依你!”刘瑞轩停住脚步,大喝道:“刘四儿!立刻赶往西大牢,放了东盛戏班那帮人!”刘四儿答应了一声,刘瑞轩看了一眼小玉兰:“套上马车带四姨太一起去!让四姨太眼见为实!”

大武生凌威最后走出西大牢。凌威身材魁梧,从小习武,他的双手飞刀一绝,可百步穿杨。

凌威衣衫褴褛,脸上有青紫色的伤痕。他回头眯起眼睛看了看吃人般的西大牢,恨恨的吐了口痰,拖着伤腿慢慢离开。

马车内的小玉兰看着凌威,眼泪点点滴滴而落,唤了一声:“大师哥,”无语凝噎,凌威闻声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看着似雨打梨花般的小玉兰,不由得红了眼圈:“玉兰……”旁边的刘四儿催促道:“四姨太,我们该回去了,别让爷等急了!”小玉兰哭泣着对凌威说:“大师哥!你要,好好活着,为我报仇……”刘四儿冷笑一声,对跟随的刘三儿使了一个眼色……

凌威走走停停,来到南关米市街西边的芦苇荡。

 天已经黑了下来,朦胧的星光照亮远处的蒹葭,一只落单的野鸟悲鸣几声,落荒而去。

凌威停下脚步,扣紧手心里的石子,刘三儿不再隐藏,抽出腰间的盒子枪狞笑着逼近凌威:“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省的三爷费事了!”还不等刘三儿扣动扳机,凌威甩手打出手里的石子,石子正打在刘三儿握枪的手背上,刘三儿疼的“妈呀”一声,盒子枪脱了手,凌威趁势抢过盒子枪抵在刘三儿的脑袋上,刘三吓得魂不附体,体如筛糠,感觉裤裆里一阵温热,竟然吓得尿裤子了,凌威大拇指扳下机头:“刘瑞轩把小玉兰弄到哪里了?”刘三儿结结巴巴的说:“刘爷把、把小玉兰藏到了瑞轩别院……”

枪声过后,刘三儿一头栽进芦苇荡,枪声惊起无数栖息在芦苇荡深处的飞鸟,惊恐鸣叫着另觅他处……

圆润皎洁的明月升起,月明如水,涤荡着这个苦难的世界……

     四

 王二秃子葬完王掌柜两口子,领着春官来到“瑞轩别院”,管事的领着二人去见刘四儿,刘四儿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王二秃子陪着笑脸儿说:“四爷,东关桥的王二秃子前来给四爷复命,刘爷吩咐的事,我都给办妥了。”刘四儿眼皮都不撩:“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香俊,带春官下去沐浴更衣,然后领她去见四姨太。”丫鬟香俊领着春官走进后院。

王二秃子心一横:“四爷,刘爷赏的三块袁大头不够埋葬王掌柜两口子的费用,我自己搭进去两块钱,四爷你看……”刘四儿一拍桌子;“混账!难不成让四爷我给你两块袁大头不成?小的们,给我大嘴巴子把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打出去!”

王二秃子钱没要到手,反倒挨了好几个大嘴巴子,还被扔出大宅门。王二秃子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跳着脚大骂:“狗仗人势的刘四!我操你姥娘!什么瑞轩别院!汉奸之家还不错!老天爷会让你们这帮小舅子死到大年初一!”

此时的“瑞轩别院”已摆好丰盛的宴席。

身着黑色长袍的渡边少佐居中而坐,刘瑞轩居下首陪侍。菜肴精美,酒是窖藏了十八年的女儿红。

小玉兰在戏台上水袖轻舞唱京剧《贵妃醉酒》。

 一折戏罢。

 渡边少佐鼓掌叫好:“玉兰小姐唱的太好了!我很喜欢!”刘瑞轩陪着笑脸说:“渡边少佐喜欢就好,请喝酒!”渡边少佐和刘瑞轩碰杯而饮,渡边少佐饮尽杯中酒赞叹道:“好酒,好酒!刘桑真是大日本帝国的好朋友!”刘瑞轩为渡边少佐斟满酒谄媚的说:“为渡边少佐服务是刘某的荣幸!”渡边少佐高声说:“玉兰小姐辛苦了,快过来喝杯酒吧!”小玉兰不喜不悲,躬身行礼:“多谢。”渡边少佐微笑着举起酒杯:“我昨天晚上向藤田少将推荐了由刘桑担任东昌府城防司令一职。”刘瑞轩闻听此言兴奋的说:“谢谢渡边少佐栽培!”渡边少佐却扯开话题说:“刘桑,玉兰小姐的戏我很喜欢!我要和玉兰小姐多喝几杯!”刘瑞轩心中暗骂渡边少佐,这是想要抢走小玉兰啊!但小玉兰不过一个戏子而已,怎么能和自己的前途相提并论呢?慨然。允诺道:“难得渡边少佐喜欢,刘某有成君子之美,明天就让小玉兰服侍渡边少佐。”渡边少佐笑着拍拍刘瑞轩的肩膀:“城防司令非刘桑莫属!”渡边少佐和小玉兰碰杯而饮,小玉兰面色不改,饮尽杯中女儿红,起身道:“渡边少佐,不好意思,我先去卸妆,失陪片刻。”然后对渡边少佐嫣然一笑,渡边少佐很有风度的说:“是在下考虑不周,玉兰小姐请。”刘瑞轩吩咐春官:“春官,服侍小玉兰卸妆!”刘瑞轩心中大骂渡边少佐夺人所好,老子还没吃到嘴里呢,却被这个老鬼子抢了鲜……

      五

 小玉兰将那枚红色的小药丸紧紧攥在手心

。那枚红色小药丸赫然是江湖失传已久的鹤顶红!这是十年前出徒那天师娘亲手交给自己的。玉兰耳畔又响起师娘的话:

玉兰啊,身逢乱世是我们每个人的悲哀,更是每个女人的悲哀,这是两粒鹤顶红,其毒性不过五息就足以让人死去,如你遇强人,贞操难保时,可用这鹤顶红结束自己,你可明白?

小玉兰想起师哥凌威,一时悲从心起,颗颗珠泪溢出眼帘…

梳洗毕,小玉兰把荷包递给春官:“妹妹,如有一日遇到我大师哥,烦请妹妹务必交付给我大师哥凌威!”春官郑重的点点头,小玉兰轻叹一声,拿起鸟笼打开笼门,画眉鸟儿扑棱棱展翅飞向窗外的蔚蓝辽阔的天空。

身穿月白色旗袍的小玉兰娉娉婷婷而来,曲线逶迤的核桃盘纽勾勒出小玉兰的窈窕身姿,小玉兰香衣鬓影,红唇艳艳,红似榴花,似绽放的红玫瑰,宛如开放在浊世的一朵莲花。小玉兰端起酒杯,启齿嫣然:“让渡边少佐和刘爷久等了!小玉兰用特殊的方式敬两位一杯酒!”小玉兰将杯中酒含在嘴里,轻抿薄唇,走到刘瑞轩跟前,手臂勾住刘瑞轩的脖颈,刘瑞轩不由得伏下身来,小玉兰用香舌顶开刘瑞轩的嘴唇,将一口女儿红度到刘瑞轩口中,小玉兰一笑:“谢刘爷为小玉兰所做的一切!”小玉兰又用同样的方式和渡边少佐饮了一杯酒,渡边少佐和刘瑞轩相视大笑。

片刻间,三人具七窍流血,刘瑞轩挣扎着掏出盒子枪对着小玉兰开了一枪,枪响,小玉兰中弹倒地,鲜血洇染了月白色的旗袍,就像蓦然开放的妖艳的花……

只听“嗖嗖”两声,两把飞刀插在刘瑞轩胸前,凌威闯进客厅,抱起浑身浴血的小玉兰:“玉兰!我来迟了!”刘四儿听闻枪声端着盒子枪闯进来,发现刘瑞轩和渡边少佐已毙命,凌威兀自抱着小玉兰喊叫,冲凌威连开两枪,春官扑过去护住凌威,春官胸前中弹,闷哼一声,凌威发疯般射出所有飞刀,刘四儿无可躲避,身中十几把飞刀,鲜血四溅,倒地而死……

春官将被鲜血染红的荷包递给凌威:“这是玉兰姐姐、托付我给你的……”凌威接过荷包,春官

欣慰的一笑,缓缓闭上了眼睛。凌威睚眦欲裂,怒发冲冠,仰天长啸一声:“啊!……”

此刻,外面传来振振枪声,人喊马嘶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