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予衣的头像

予衣

网站用户

诗歌
202407/07
分享

山歌寥哉(组诗)

 

九州山歌何寥哉,

东施效颦假慷慨。

小鬼何须悲苦叹,

人间处处有聊斋。

——自嘲或者题记



罗刹海市


立体的哈哈镜

隐晦的事物

纷纷从魔盒里跳出来

扔掉衣物和面具,一丝不挂

有模有样地登场


粉墨登场的照镜人

在自己的国度虚拟场景

标新的刻度,颠倒神魂和秩序

身心早已被掏空的咸鱼

终于在烂熟的童话里

如鱼得水,风风光光地

活过来



花妖


时间和空间同时紊乱

恋旧的人不停地等待和追赶

一生不够。转世

仍然转不了一枚小小的罗盘


红耐冬和白牡丹,简单的道具

替古典的爱情补写了荒诞的续集

贪恋红尘的人

被人牵着鼻子在花园里瞎转

枉费二世光阴,也找不到

一朵千年的牡丹

一扇归家的门



镜听


车马快,距离和相思越来越近

离家的人却渐行渐远

来不及等到十八年

惊天动地的诀别常在年末岁尾上演

十年八年太长,三年五年不短

多情的人,每天都要捂着胸口

对着迎面而来的陌生人

山盟海誓地爱一次


手机是另一面镜子

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失魂的人

抱着失聪的耳朵,在落魄的胸口

模拟古老的偷听之术



路南柯


你让肉身草草离去

我把灵魂遗弃他乡

回家或者逃亡。我们兄弟俩

同时看破红尘,殊途同归


你在天上安家。逢年过节

别忘了带一盏河灯叫醒我

去你曾经错过的渡口喝杯小酒


我在人间留守。想我的时候

记得沿着未尝走过的险滩

来我槐树下的空房子旅居



颠倒歌


辽阔,高远,天空无所不能

在人间随意切换场景,颠倒秩序

所幸的是,风天生就是一把剪辑好手

云是一张免费的过滤网和防火墙

神奇的组合,随时可以替我们

抚去疼痛,擦掉忧伤

让我们在东倒西歪的摇晃里摸爬滚打

练习如履平地的倒立


这么多年,我们已经习惯隐忍

习惯于割掉双脚和舌头

在黄色的便盆里君临天下

或者像一颗孤独的星辰

躲在遥远的角落,暗自悲伤



画壁


每一站都会悬挂一幅画

每一幅画里都装着一个独特的世界

时光慢下来,幸福如此温润辽阔

这些大把大把的慢性毒药

不断以富足和妖娆引诱我们

爱上潦倒的自己

让我们渐渐习惯于迷醉

习惯于在来不及的时候

抱着空瓶哀伤


真正的天空从不属于我们

我们拥有的全部

仅仅是一堵薄如蝉翼的墙

和两个虚空的自己



珠儿


珠儿是幸运的

销不掉的欠债和罪孽

还能装在空空的身体里

一同转租给别人


借壳复生的人

日夜兼程,在阴阳两界疲于奔命

为别人的悲欢离合

笑别人的脸,流自己的泪


藏在法坛里玩弄扑克的人

不是上帝,就是魔鬼

卑微的敬畏和仇恨

从不敢靠近



翩翩


不嫌弃你灰暗的过去

也不计较你眼下的落魄

从天上飞下来的姑娘

比仙女漂亮贤淑

楼阁绮纨,绿芭蕉红樱桃

每一天都五颜六色,花枝招展

变着戏法地爱你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从梦里醒来的的人

一边躲在镜子里顾影自怜

一边在掌心虚构另一个世界

自导自演

醉酒当歌的人生



画皮


每个人都有一副好皮囊


另一群自己

在你昏暗的身体里潜伏多年

他们常常与你为敌,以多欺少

怂恿你干一些沾花惹草欺男霸女

偷鸡摸狗欺上瞒下的营生

恩威并重,逼迫你一次次出卖身体和魂灵

颠倒内外的黑白


你无力将他们赶走

他们就会在你的体内扎根,蔓延

逐渐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

成为另外一个你

借一副皮囊定居

名正言顺大摇大摆

替你风风光光地活下去


那个为你吞掉痰液的人

抱着一副空皮囊摇晃天空

在你假死的胸口

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未来的底片


每一天都在消失

每一天又都在不停地前行


是谁提着长长的绳索

在未来的历史里千里奔袭


是谁在天地之间打开魔盒

切换场景,虚拟梦中的远方


每一天都是重复的

短暂如此漫长,空洞如此玄妙


总有一束光,代表神的旨意

替我们修正东倒西歪的语法。替未来


拦截一切来历不明的忧虑和烦恼

纯粹的幸福如出一辙。神一般的光芒


点亮前世的香烛。我们躲在掌心

打坐,摆渡另一个虚空的自己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