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沈子乔的头像

沈子乔

网站用户

小说
202206/22
分享

苦行僧:信徒

他们说这是一次直接接触。

“下午四点十八分,我的车在路边抛了锚。”中年男子慌张的眼神四处逃窜。

“然后呢?你和它是怎么接触的?”

“我把车停到路边下车等候,听到路旁的树林有动静,我以为是有人来了,就前去寻求帮助。”

“继续说。”

“它窜了出来,冲我咆哮,我跑回车子里躲着,它爬上我的车顶,对着我的车拳打脚踢。这时候路上驶来一辆货车并鸣了笛,它受到惊吓后从我的车上下来跑回了树林。”

“所以你报了警?”

“对,但是警察不信我的话,他们说会调查事故。不过至于它,警察让我去联系你们。”

“描述一下它的特征。”

“它有两米高,皮肤绿色,覆盖有青色和紫色的鳞片,有一条很长的尾巴,手脚都长者利爪。”

“它的头呢?这是重点。”

“头很长,像鳄鱼那样,它牙多的数不清,又尖又长。还有它的眼睛——血红色的!让人不敢直视!”中年男子双手抱头,目光呆滞。

是蜥蜴人。

“好了,好了,你上我们的车回去跟我们做一下笔录,然后你就走吧。”

“跟你们回去?我能信任你们超自然现象调查团吗?”

“当然可以。”

第二天,我们合力在公路旁边的树林里抓住了那个生物。

我们把它放在基地的牢笼里。蜥蜴人的外表的确如男子描述的那样,浑身呈鬣蜥那样的草绿色,皮肤有着爬行动物那样密密麻麻的深色纹理和凹陷,在一些关节处则可以发现翻折而出的青色与紫色尖锐的鳞片。它的双腿并不像我们猜想的那样呈“鸡爪型”,而是和大部分哺乳动物一样只有一个关节也就是膝关节,只不过它的双脚并非和人类那样呈平板状,而是像一个小帐篷那样立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它的头部并非男子一开始描述的那样如鳄鱼般扁平,而是像将人类的头部强行拉伸那样,圆润而修长。它的口齿倒是很干净,没有血色,没有挂着食物残渣,这是好事,说明要么是它会刷牙要么就是它根本没有伤到人。同时也没有腥臭味,为何能得出这个结论?因为我现在已经靠近它了。

“谢谢各位,你们辛苦了,现在去忙吧,让我和它独处一会儿。”员工们身着黑红相间的外套和鸭舌帽,上面印有我们组织的名称和徽章,和我一样。

我凑得更近了些,为了看清那双在黑暗中发着幽光的血红色双眼——

“砰!”它迅速从原本畏缩着的阴暗角落里窜了出来,撞在了笼子的栏杆上。

“真是个畜生!”我自言自语。

像一条被栓起来的恶犬,蜥蜴人双爪紧握栏杆,头部勉强挤出了栏杆的空隙。它硕大的鼻孔一收一缩,喷涌着看得见的水蒸气。一条很长的条状舌头扭曲的搭在尖牙上,末端则伸向了我。我才注意到它那条大尾巴的上方还长有棘刺,而此刻它正在蜥蜴人的身后甩来甩去,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我终于注意到了它的双眼,血染出的一般红。瞳孔是像大部分爬行动物那样呈裂缝状,仿佛一道深渊。这双眼睛中除了兽性与本能外我还发现了它透露出的一丝丝人性一样的东西,仿佛还有救赎的可能,也许是我的错觉。

“开会!”

“所以还是要公开它对吗?”

“上面是这么要求的。”

“之前天蛾人和狼人可都没有这待遇,为什么偏偏它要公开?”

“不知道,没准觉得它更像人?”

“公开还有一个要求——上面说不能让它引起恐慌,要让它看起来……呃……亲近一些。”

“难不成要让它融入人类,这怎么做到?”

“我有一个办法。”众人看向我。

“让它披上我们组织的制服,然后大家一起与它合影。让人们觉得我们其乐融融,至少不会觉得我们虐待它或者拿它做实验什么的。”

“这活我可不干,你们自己去吧。”

“那怎么给它穿上呢?”

“麻醉呗。”

我们足足用了正常成年人两到三倍的麻醉剂量来放倒它。

令我们惊奇的是它醒来后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更没有撕扯身上的衣物,而是若无其事的窝在角落里,或者像之前那样贴在笼子面前,瞪着经过它的每一个人。不过要我说,这搭配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违和了,就像一位开着跑车的埃及法老。等它稳定下来后,我们一起拍了合影。

晚上,有人发现它的瞳孔从原来的裂缝状变成了哺乳动物一般的圆形。

“记下来,明天再说。”

第二天出事了。

“你再重复一遍?”

“我们想办法驯服他,给他水杯让它喝水,教他人类的语言……”

“然后?”

“然后它今天早晨就变成人了。”

“你们真是闲的。”

我走到收容所的时候,笼子旁边围着的都是清一色身着黑红色制服的员工。

“让开,让开。”当然它也不例外。

这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赤裸着下半身。身后是从它身上脱离的巨大的绿色尾巴。不过与人类还是不同的是,它赤裸的皮肤上依然零零散散分散着几处未脱干净的鳞片和皮,尤其是它的脸,以眼睛为中心一大块的皮肤还是呈现绿色,而那只眼睛也是红色的。

“你会说话吗?我是指人类的语言。”

“不能,我们试过很多次了,似乎除了外表变成了人类,剩下的性状还和先前一样。”

“嘶!”果然,它以人类之躯凑了过来,双手抓住栏杆,发出嘶吼,狠狠瞪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感觉到它眼中的那残存的人性开始居多了。

“先别搞你们的那些实验了,先让它在这里待着吧。”

“可是明天就会有人来转移它了,我们怎么交代,要提前通知吗?”

“不用管。”

晚上的时候它脱下的皮和鳞片更多了,而且它开口了:

“你……们……不会……得逞的……”我们勉强辨别出来它说了哪些字。

“这话什么意思?我们只是想办法安顿它,没有什么目的。”

“也许吧。”

它就开了这么一句口。

第二天他们果然来人了。

“就在那边的笼子里,我带你们去……”

“等一下!”他跑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

“有什么问题吗?”

“蜥蜴人……不见了。”

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笼子里多了一件被撕碎的外套、几颗人类的牙齿、碎指甲还有几根人类的毛发。而少的是这些东西的主人。

“该死的,收容失败。”

我的视线从那沾血的扭曲的囚笼破口处转移出来,从兜里掏出那本记录着未确认生物的小册子,在蜥蜴人那页画了个叉。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