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明琴的头像

李明琴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8/06
分享

深情岁月莫辜负 此花开尽更无花

深情岁月莫辜负  此花开尽更无花

滚烫的白开水倒进明亮的玻璃杯,几朵菊花从杯底升起逐渐绽放开来,一股淡淡的清香瞬间弥漫过来,所有的时光都是暖暖的。

无端地喜欢菊,不因元稹,不因林黛玉,更不敢与李清照论人比黄花瘦。菊花有纯洁 率真 崇高 坚韧的气场,它总能无端地吸引我一点点靠拢。深喜浅爱,慢慢地成为每个深秋里的惦念。

我很少亲手养花,除了绿植。虽然深爱,可又见不得投入全身心的感情去侍弄,结果好好地花儿不知道哪天就一瓣瓣凋谢了,难免要伤怀许久。所以对这种类似经营感情的事我常常都是敬而远之的。很多年前,有人送了一盆君子兰,翠绿翠绿的,我是欢喜的不得了,每每得空,便爱心泛滥,抚弄半天,然后双手合十祈祷它早日花开。等了两年,也没守到它的花期,最后只能送给别人,可还是痛了好几日,现在想来,突然笑叹自己的痴傻。

作协文友发来邀请函,支老家的一百盆菊花开了,赏花 吟诗作诗 菊花诗会,想想都美到骨子里了。静静欣赏文友发来的菊花照片,满院子的菊花打探着脑袋儿,张开了它的双臂,一副跃跃试试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样子,呼啦啦的开着,拥拥挤挤,丛丛簇簇,那样的惊艳和骄傲惹得千古诗句纷纷飞上枝头。

让我不由得敬仰起来,养菊着实需要耐心,从春暖花开一株小小的灰绿叶芽到深秋的花团锦簇。支老就这样一点点看着它们成长开花,不由得想起白居易的;“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东篱菊,金栗初开晓更清。”“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还似今朝歌舞席,白头翁入少年郎。”或许这样来形容支老最合适不过了,想必支老和他的菊花在相处对话时,他们的秉性也在同一气场里融会贯通了吧!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心里想象着我要是养一些菊,这个时候该是何等美好时光!我心目中的菊花应该是不打药不施肥,任其自然成长。不喜欢花店里出售的菊花,个个肥硕妩媚的跟长安城里的杨玉环似的,让人心里满的说不出所以然来。我的菊花应该是赵飞燕,伶仃纤瘦 冷清绝美的,看着看着就想喝酒作诗。

说到有关菊花的诗,我最是不喜欢黄巢那首:“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好好地菊花,没读到一种英雄豪气,总也感到一股杀气,让人心惊胆战的。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依稀记得小时候,那时日还住在秦岭山下,一到秋天,田间地头 篱笆栏上到处都是黄亮亮的。母亲带着我提着竹篮子,一朵朵将它们采摘回来,倒在竹席上晾晒,那小小的瘦瘦的菊花躺在那里听话得像一个个睡美人,让人新生爱怜。竟生出王安石“擸得一枝犹好在,可怜公子惜花心”的情愫。

可有一天放学回来,看着那一团团枯萎的菊花如一个个死尸横在那里,没有一点活泼,我哭的不得了,找母亲理论说:“菊花都死了......”母亲说:“它们没有死,只是风干了,还会再开的”!我不信,母亲拿出一只明亮的玻璃杯,用开水烫过之后,捏几朵菊放进去,倒上白开水,那菊真的像被吹了口仙气一样活了。从杯底逐渐绽放开来,一点点飞升到水面,那画面至今美轮美奂。母亲常用菊给我们泡水喝,她说菊花有养肝明目,清心去火,健脾和胃等功效。

闲暇时,泡一杯菊,静静地看菊再一次绽放,所有的时光和萧瑟都淡然静止,任由暖暖的记忆蔓延......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