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汪柃亦的头像

汪柃亦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6/21
分享

夜泊连载

阿伟从大货车底下钻出来,脸上糊满了黑黄的机油,毛毛递给阿伟一张黑紫色的长条纤维毛巾,笑着对他说:伟哥,累了一天了,你看咱们是不是该下班了。

毛毛是阿伟的兄弟,自从做这一行以来,他一直跟着阿伟。

阿伟接过毛毛递给他的毛巾,在光溜溜的身子上擦了两把:干咱们这一行的,你就别想着下班了,你以为是什么正式工作,还下班?

“可不是嘛?这年头,除了像教师,医生这样的铁饭碗,咱们这些干苦力的,谈不上什么上下班。”毛毛边钻进货车底下检查发动机,边调侃道。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阿伟看着窗外明晃晃的太阳,心中有些焦灼,路基上,热浪正在翻滚,整个修车房,选在坐南朝北的位置,下午最晒,而且密不透风,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烤化了一般。

“伟哥,你说是待在外面好一点,还是待在局子里面好一点,要我看啊,还是待在局子里的人好一点,不用像咱们这样……”毛毛拧了两颗有些松动的螺丝钉,此刻他脸上溢满了汗水。

阿伟从糊着机油的朱红色木质长凳上拿起一瓶被喝掉了三分之二的矿泉水,疯狂地往自己的嘴里灌,一个字爽。

局子里,他又不是没待过,那里可不是人待的地方,那种感觉时常让阿伟想起学生时代在封闭式学校寄宿的感觉,压抑而又沉闷。

“伟哥,伟哥!”不知何时,毛毛已经从车底钻了出来,此刻,他站在阿伟面前,双手在他面前来回180°的弧度摆动。

阿伟感到头闷眼花,一把拉开了他的手:你小子,初中还没毕业就跟着我干这一行,当然不懂这个社会的险恶。你是不知道在局子里那种感受。

在阿伟眼中毛毛就是个不懂事的毛头小子,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了,出去混了两年发现没什么合适的行当,便收拾行李回老家来,跟着阿伟做修车这一行,一干就是好几年。

“哪种感受?”毛毛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道,阿伟无奈地摇了摇头,年轻人总是有这么多问题。

阿伟叫毛毛拿来一颗螺丝钉和螺丝帽一个,毛毛找来螺丝钉递给阿伟,只见他把螺丝钉放在螺丝帽里面,用钳子轻轻拧紧。

“这做人啊,就像这一颗螺丝,要找准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大小的螺丝帽,不要一头雾水的钻。在哪个位置就要做好相应的事,不要老想着那些有的没的。”阿伟语重心长地说道。

毛毛对此一知半解。

阿伟见他有些冥顽不灵,便举着手中的小螺丝钉补充道:换而言之就是到了什么样的年纪,就要做什么样的事,不要想入非非的,年轻人最怕的就是总是做一些不着边际的梦想。

话音刚落,他手中的那颗螺丝钉,如同一个小降落伞轻轻地着陆,声音很轻很轻,在聒噪的修车房里,显得微不足道。

讲到这里,毛毛心中的不切实际的梦想可多着了,他想着等赚了一笔钱,就要拿着它去挥霍,唱歌,蹦迪,泡妞,浪迹天涯……

“可是伟哥,你不觉得这样的人生很无趣?”毛毛从地上捡起阿伟刚才扔在地上的螺丝钉,并朝它吹了两口气。

“无趣?狂欢过后除了无趣还剩什么。你以为你年轻你有的是资本去浪,等你透支了你的青春,你才懂什么叫真正的无趣。”阿伟把双手放在两腿之上,脑袋却伏于两胳膊肘中间。

毛毛最怕别人给自己讲这一类的大道理,唯独阿伟说的话,他爱听,他也听得进去,不过有时候看着阿伟哥那种忧伤和落寞,他却觉得无能为力,他想用自己的活力和青春去感染他,但是又怕这样会适得其反。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