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潘艳的头像

潘艳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8/07
分享

父亲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当《父亲》这首歌在耳畔响起,泪水不经意间已盈满眼眶,关于父亲的记忆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


父亲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从小他是奶奶最疼爱的儿子。常听父亲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那时爷爷是富甲一方的地主,身兼乡镇保长之职。父亲出生时正赶上土改,爷爷的田地房产全部被没收,一下变得一穷二白,由于受到家庭成份影响,父亲才勉强上完小学。


三十岁那年,父亲才和母亲结婚。他们是经亲戚介绍认识的,当时母亲瞧不上父亲,母亲漂亮能干,父亲身材瘦小,皮肤黝黑,但外公喜欢,说父亲踏实勤快,是适合过一辈子的人,就这样母亲被迫嫁给了父亲。


面对一贫如洗的家,母亲不知多少次黯然落泪……82年分田到户,每家每户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只要勤劳肯干,就不会饿肚子,不到一年时间,家中光景便开始好转。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从早到晚没有消停过,每天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喂猪放牛,挑水打柴,犁地施肥,给菜园浇水,把稻子从田间一捆捆汗流夹背地挑回来,推着板车走上十几里路去交粮……父亲用他那并不结实还有些单簿的肩膀挑起了家中所有的重担,我却很少听见他喊累。


父亲沉默寡言,在我们面前总是一副严肃冷峻的表情,近乎有些古板,以致从小我就怕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疏远他,我从没有坐在他的腿上和他逗闹,也没有骑在他的肩膀上去玩耍,看到别家小伙伴和自己的父亲无拘无束玩耍时,心中甚是羡慕,心想要是我的父亲也像他们一样和蔼可亲就好了。那时我总认为父亲不够爱我,甚至有些讨厌他,觉得他不在家更自在些。


记得六岁那年,家里孵了一窝小鸡,看着黄澄澄毛茸茸的小家伙心中甚是喜欢,于是我捉起一只,把它用毛毯包起,放在床上让它睡觉,等我掀开毛毯,发现小鸡已经死掉,当时我吓得哭起来。父亲得知后,脸色变得阴沉,没说一句话,狠狠打了我一顿。此后父亲从未打过我,那次是我唯一一次挨打,致使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当时我觉得很委屈,哭了好久才停下来。之后每每想起这件事,才慢慢从中领会到父亲的用意,他是在告诉我,要善待每一个生命。


有一次,我和邻居男孩子打架,他向我扔来一块石头,正好砸中我的额头,额头被砸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父亲二话不说背着我往就近诊所奔去。之后每天都是他送我去打针换药,持续了半个月才慢慢好起来,直到现在额头上还留有一道疤痕。从那之后,我对父亲的态度有所转变,不再那么讨厌他了。


听母亲说,在我刚出生不久,每天都是父亲给我洗澡,我出生在炎热的夏天,每天要给我洗三次澡。奶奶、外婆都去世得早,照顾母亲就落在了父亲的身上,在母亲坐月子的那段时间里,父亲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我和母亲,那时我总是夜间哭闹,父亲就把我抱在怀里,来回走动,哄我入睡。天刚蒙蒙亮,他就起床给母亲做早餐,洗完一堆衣服和尿布后,又匆匆赶到田里干活。妹妹出生后,也是父亲照料的。那种辛苦只有到我自己为人母后才真正体会到。


父亲很少在我们面前唠叨,我们不会做的事,他总是很耐心地教我们。可能是小时候苦日子过久了,父亲特别节俭,房间的灯从不会在离开时忘记关掉,我们吃饭时桌上不允许掉一粒饭,碗里的饭必须全部吃完。她还教我们做事的方法,怎样合理地利用和安排时间。


1999年,我从北京乘火车回老家,由于行李很多,事先打电话到村部,要那边告知父亲去火车站接我。在车上,我隐隐有些担心,怕父亲未能按时到站,当时打电话忘了告诉他火车到站时间。当我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见父亲在站台上等我,他又瘦了,穿着一件洗得已经褪色的黑外套,古铜色脸上皱纹更深了,头发有些零乱。父亲马上迎过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用肩挑着行李沿着原路往回赶。他是沿着铁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站,到站后又等了将近二个小时。看着父亲佝偻的背影,心中感到一阵酸楚,泪水早已模糊双眼。


我读初一那年,父亲失脚从阁楼上摔到地上,受了很严重的伤,断了七根肋骨。父亲休养疗伤那段时间,情绪特别低落,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很多,也瘦了很多,显得憔悴不堪,他躺在病床上不停地呻吟,疼痛使他变得烦躁不安,让他痛苦不堪。从那时起,我就变得特别懂事,常常安慰父亲,要他不要担心,安心养伤。我在病床前为她端茶递水,跑前跑后地照顾他。在我们精心的照料下,父亲一个月后出院了。医生交代父亲以后不能干重活,要注意保养。在农村,一个主要劳动力身负重伤,使整个家庭顿时陷入困境之中。家中的重活总要去外面请人来做,母亲之前很少干重活,一下子很多事情都压在她的肩膀上,她瘦弱的身躯如何背负得起。我和妹妹两个还在读初中,家中当时是多么艰难。那时我拼命读书,优异的成绩给他们带来了些许欣慰。半年后,父亲照样干起重活,我们劝他不要做,他总是固执地一口回绝,说他身体已经恢复,完全没有问题。可是,在夜里我经常听见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停地呻吟着。父亲是坚强的,他实在是疼得难受才会这样。尤其是在变天的日子,疼痛让他几乎彻夜难眠。


我们为此不知劝过他多少次,可他依然如此。我知道他是不想成为家中的负担,他要像从前一样挑起这个家,因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人,家中的主心骨,他不能倒下,他不想看到母亲太累,不想我们因为没钱上学而辍学,他咬牙硬挺着。那时我只想自己快点长大,能为这个家分担一点负担。


2002年我前往深圳打工,连续二年没有回家,我想多赚点钱,想自己尽快在外闯荡出一片天地,让父母不再这么辛苦。期间,父亲多次打电话催我回家过年,我总是说忙,等忙完这阵就回家。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很多事情你永远也无法预料。2004年6月,一场意外事故,让父亲突然离开。父亲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多少个夜晚潸然泪下,好多年我都生活在自责愧疚中,无法原谅自己。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四年了,时间越久,我对父亲的思念就越深。今生我无以回报他的养育之恩,如果有来世,我还愿做他的女儿。






我也说几句3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点燃纸钱,一缕烟灰打着漩飘向天国,我亲爱的父亲大人呵!您在天堂过的好吗?!

于无声处   2018-08-08 20:37

内容很真实,读后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建议文字可以更精炼些

牛万乾   2018-08-08 12:50

从最初对父亲的印象是刻板,生硬,严峻,冷漠到后来经母亲说辞才了解到父亲原来是耐心,爱家,温暖,富有温情的。无论父亲是怎样,通篇都描写了一位在外拼搏的女儿对父亲深深的敬爱和无尽的思念!

文星   2018-08-08 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