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李伟恒老石匠

老石匠

孙树恒最美青山,永远占据我的心灵

最美青山,永远占据我的心灵

凤凰小筑关于故乡的一组诗歌

一朵云,氤氲熏香 一首歌,响彻云霄 自然的世界,我与金银花 车前子、芍药、白芥子、曼陀罗 耳鬓厮磨,叙说遥远的乡音

晚枫微(短)诗十五首

如一柄利剑,直击苍穹,齐刷刷截断,一个民族的苦难。

乐歌难忘泥鳅豆腐香

人活一世,老老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最重要,占不尽的便宜,吃不完的亏,有的人一辈子耍小聪明,见麻烦就溜,有好处就钻,也许一时得逞,看似光鲜,到头来还不是身陷囹圄,丢掉自我

刘满园 坪头的回忆

这是一段辛酸的回忆,几乎不堪回首,但这一段经历,已经铭刻在自己灵魂深处,永远无法忘怀,抹都抹不掉。

罗福基六十六首诗和一个清醒的梦(组诗)

六十六首诗和一个清醒的梦(组诗66+1首)/罗福基/爱在冰与火中/尾声:诗,是我清醒时做的梦

罗福基写给父母的诗(8首)

写给父母的诗(8首)/罗福基 /疼痛和喜悦

羊毛依依墟里烟

老家的房子拆迁了,母亲留恋地要再看一眼老房子。忽然,她在西偏房的锅屋内,用手从废墟中扒出两口老“锅筐“。

孙树恒最后的毡房

最后的毡房

梁孟伟地图上的父亲

却非常关心爸爸寄信的地址,有的字不认识就问妈妈,然后到地图上东翻西找。开始面对密密麻麻的地名,弯弯曲曲的线路,有种找不着北的感觉,我就央求妈妈帮忙,她有时也会和我一起寻找

徐东风老屋情怀

老屋,你历经了世纪的变迁,经过了无数次风霜雪雨的洗礼,我生在你的怀抱里,长在你的呵护下,你印证了一个世纪的季节交替、生老病死、酸甜苦辣;这里,有我的哭声,有我的笑声,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