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水笔翔飞的头像

水笔翔飞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0/10
分享

菜香(组诗)

 

《菜香》

 

不是一点点。是突然深入我的

不在时间远端。仿佛该有这样一个傍晚

 

不是回忆。我咬了一下食指

与该有的疼一模一样

 

不是飘渺的。是糖醋味、腊味、青豆味

----“仿佛应该的迷人,渗与融刚好!”

 

不是找我的幽灵消亡得一点不剩

而找我的药片,我应该提着一篮子善意

 

不是我嗅觉的马,苏醒得多么红旗飞扬

“而每匹马都该认识对与错,有无数次的迷途和知返”

 

不是时日不计较。而丢失花香书香咖啡香的时间

就像我伫立一张薄纸的反面,而正面是尘世赫然



《抄手或其他》


叫它抄手

叫它馄饨

叫它云吞,或者叫它别的什么

都是舌尖中国的美丽

仿佛小吃园里从不凋谢的花

绽放时,都是好时辰

 

我猜想着它的最初----

在那无限迢遥的年代

一个天阔地遥的暮晚

金子般的麦香,满屋飘散

女人拥有着昏暗而又幸福的光线

拥有着制造惊喜的特权

 

“薄面皮包裹着馅儿”

馅,多像是美味的婚姻

被筋道的时间包裹着

一个一个,被她丢进欢快的汤水

一只一只,情感一样浮了上来

那天,男人将第一次吃到这种东西

那天,女人还不知道如何给它取名



《炖排骨》

 

火焰沸腾

肉香敞开

白昼薄如刀片时

暮色就增厚到一厘米

又一天。我愧对

但时间一生都在做着

有用或无用的解释

譬如:肉身一点点溃败

譬如:骨头从不低头


《炖藕》


洗净、削皮

将肥胖变成块状

和排骨的力量,和姜葱花椒的思绪

混在一起

----恍惚中,这又是哪一年?

 

炖藕的技艺,是母亲教授我的

那又是哪一年?

 

今年藕花已开,新藕已出

阵阵秋风瑟

而我更中年,母亲更苍老

每天自清晨的流水

抵抗一天的时光

 

那故事般的丝线

总由我从喷香的藕中

刻意抽出

使母亲的忘却亮一下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顶好

炫枫来了   2018-10-10 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