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郭泗耀的头像

郭泗耀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10/25
分享

被领导握过的那只手

郭泗耀

临近中午的时候,两辆豪华中巴车悄然驶进了D局大院。

D局党委书记、局长艾小美带领局班子成员十一人早已提前半小时就等候在办公楼下。

本来,上午的局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出于对领导的尊重,由局长艾小美带队前往10公里之外的收费站对莅临D局视察指导工作的副省长钟一平一行去地接的,但上级三令五申不允许这样做,只好作罢。

为切实营造热烈、隆重、欢迎省市领导来D局检查指导工作的浓厚气氛,局长艾小美可谓费劲了心机。要求宣传科在办公楼门厅正中央流动的电子荧屏上打上了鲜红的欢迎标语。机关全体人员暂停手中的工作,一律到办公楼下列队欢迎,恭候钟副省长等省市领导一行的到来。

局长艾小美高度重视这次接待工作,并且尽可能地安排好迎接仪式,也是有道理的。钟副省长是迄今为止来D局视察指导工作的职位最高的领导,无论如何,从礼仪上、从机关人员的精神面貌上都要十分严谨,不能出现丝毫差池。为此,她还亲自示范大家面对省市领导时,应该如何报以矜持的微笑,并且不得随便窃窃私语,要用微笑的目光注视着领导,必要时一定要报以热烈的掌声。

办公楼是一座六层的漂亮大楼,大院十分宽敞,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地大,错落有致的绿化也相当的雅致,别有一番风味。一溜溜排列有序的小车更是彰显出这里是一个机关,这都是局长艾小美上任后重新规划的。

从一号车首先下来的那位身材微胖但很挺拔的人就是钟一平副省长。随行的一位副市长介绍后,局长艾小美赶紧把手伸了出去,紧紧地握住了钟副省长伸过来的手,口中一个劲地喊着省长好,省长您辛苦了。

准确地说,那位被局长艾小美称为省长的钟一平其实是分管全省农业的副省长。这次到A市来,顺便视察D局,主要是因为前不久省报在头版头条介绍了D局在畜牧业养殖等方面的经验做法。很快,全国各省市不少兄弟单位都慕名来到A市D局取经学习,一时间,D局在全国的畜牧业工作方面名声大噪。钟一平副省长这次来,是要亲眼看一看D局的畜牧业养殖基地,亲耳听一听工作汇报,是不是和报纸上说得完全一致。

钟副省长同D局十一位班子成员一一进行了握手,满脸的笑容可掬。局班子成员个个满怀期待、满怀自豪地接受了钟副省长的握手。夹道欢迎的机关干部们在得到局长艾小美的暗示后,都使劲地鼓起了掌,并不停地喊着,首长好,首长辛苦了。因为,钟副省长的莅临,也许是他们这一辈子面对面见过的最大的领导。大家心里其实也都十分地渴望能与钟副省长握一握手。也许,这一想法只能成为一种奢望。

面对欢迎的人群,钟副省长仍报以平和的微笑,不断地冲大家颔首点头、招手致意。

就在钟副省长回过头的一刹那,径直朝着距他五六米远的一个手握相机的人走去,并且依然微笑着主动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幸福被突如其来的感动裹袭着,手握相机的人是其貌不扬的局宣传科干事钟尚任。局长艾小美此前曾经专门交代过他一定要认真地拍好照,要将这一历史性时刻永远地定格成D局的光荣历史。宣传干事钟尚任分明地见到了钟副省长递过来的手,一时却显得十分窘迫甚至手足无措。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大脑仿佛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要不是局长艾小美提示,他竟然忘了伸出手去迎接钟副省长主动握向他的手。就在他的手握向钟副省长的手之前,钟尚任这才下意识地回过神来,内心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他将自己的右手使劲地在衣衫上擦了擦,又擦了擦,确信自己的手十分干净了,这才将自己的手快速地迎了上去。这一幕不仅被在场的所有人看见,而且惹来了不少人艳羡的目光,尤其是夹道欢迎的局机关的人群。同钟副省长握完手,钟尚任感觉除了激动,最大的感觉就是快要幸福死了。尤其是钟副省长在驻足的那一刻,握完手后还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胛,更是引起在场的人们一片羡慕和猜测。

局长艾小美引领着钟副省长等省市领导一行30多人步入了会议室。宣传干事钟尚任依然忙前忙后地拍照、摄像。局长艾小美进行了工作汇报,钟副省长就D局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随后,就近视察了D局的一个畜牧业养殖基地。此刻,早已过了饭点。局长艾小美虽然再三恳请领导们中午在餐厅就餐,钟副省长一行还是坚持到了市委招待所吃了简单的自助餐。

下午上班后,局长艾小美第一时间将钟尚任叫到了办公室,并显得格外地关切,而且还主动地握了钟尚任的手,这同样令钟尚任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这是他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被动地接受局长主动的握手。更何况今天他还握了副省长主动伸向他的手,能不激动吗?

钟尚任越想越觉得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幸福和快乐,他决定要把钟副省长和局长主动地和他握手的事情告诉老婆小琴,让她也分享一下自己的幸福和喜悦。他甚至还想,要用被钟副省长握过自己手的手去握一握老婆小琴的手,让她也沾染一下喜气和仙气,一旦老婆小琴握了被钟副省长握过的自己的手的手,说不定年底她的副高职称就会顺利地批下来。

走出局长办公室,钟尚任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有些内急,他有一种强烈的想要痛痛快快地撒尿的感觉。

从厕所里出来,在洗手间,刚拧开的水龙头猛然又被他关死。钟尚任突然意识到,那只被钟副省长握过的手绝对是不能随便清洗的,起码三天之内是不能清洗的,一旦不小心清洗了,领导的气味就会荡然无存,就会缺乏仙气。钟尚任决定只洗左手。他要让被钟副省长握过的那只手至少保留三天不去清洗,就是为了能够继续留住领导的气息,这样才是原汁原味,这样才能够更有谈资,也更能够回味无穷,这样也更能让自己扬眉吐气,省得同事们总是对他不屑一顾。

回到自己办公室,钟尚任被陆续的敲门声所扰,不得不站起身来。先后进来的有的是处长、科长、室主任,当然也有和他一样的科员。大家簇拥着他,话题也只有一个,就是大家都想知道和钟副省长握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大家还尤其想知道的是,钟副省长为什么拍了他的肩膀,并且说了些什么?在大家一致的要求下,钟尚任一一满足了大家想和他握一握手的要求。毕竟,这是一只曾经被钟副省长亲自握过的手,大家虽然没有直接同钟副省长进行过握手,然而,握一握被钟副省长握过的手何尝不也是一种满足和幸福。钟尚任还是满足了大家,微笑着同大家逐一握了握手,心里却乐开了花。但是,却对大家最感兴趣的那个提问一言不发,只是笑而不答,平添了些许的神秘感。

傍晚下班回到家中,钟尚任直接冲进了厨房,一把夺下老婆小琴正在择的韭菜,紧紧地握住了老婆小琴的手,这多少让小琴有些吃惊和意外。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值得钟尚任如此激动如此高兴的事情。钟尚任握住老婆小琴的手的时候,自豪地告诉老婆小琴,这是一只被钟副省长主动地、紧紧地握过的手,我要用被钟副省长握过的手来握一握你的手,说不定会给你带来好运气。老婆小琴禁不住哈哈大笑,甚至一度笑出了眼泪。

半个月后的一天,局办公会议研究、调整、任命一批中层干部,钟尚任被局党委任命为办公室副主任。这多少有些出乎钟尚任的意料。同时也出乎机关上下所有人的意料。在他们看来,钟尚任虽然才华横溢,也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宣传干事,平时一直默默无闻、与世无争,更似乎没有任何靠山和背景。局党委任命他为局办副主任,肯定与钟副省长的那次握手有着很大的关系。更为巧合的是,钟尚任和钟副省长都还同姓。于是,私底下就有了关于钟尚任是钟副省长外甥、远房侄子等等的各种猜测和不同版本的说法。对此,钟尚任都不置可否,依然抿嘴一笑。就是这神秘的一笑,更加坚定了大家对他的猜测,从此,走上领导岗位的钟尚任,没有人再随意直呼其名,更没有人大声地同他讲话,就连一些副局长及各处室的头头脑脑们也突然对他客气有加。

钟尚任觉得,自己的那只手的确是一只有灵气的手。因为,蓦然降临的幸福,似乎都与这只手有着一定的关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