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潘从中的头像

潘从中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0/02
分享

五月的沙枣花

          潘从中


在我遥远的故乡,

在初夏那和风吹拂的田野上;

在到处是庄稼的沟垄边,

还有那野草丛生的河滩上;

一棵棵一片片的沙枣树,

恰似我父老乡亲的质朴模样!

粗糙的树皮,

正如我父兄那糙硬的手掌。

棕紫的肤色,

又如我父兄那黝黑的脸庞。

结实而又弯曲的树干,

还似我父兄那茁壮而又辛劳的脊梁。

一枚枚钢锥般的尖刺,

遍布于那铁骨铮铮的枝条之上。

它恰似我父兄的脾气,

或若热情似火或若冷如冰霜。

而此时,

盛开于他眉头额畔的沙枣花,

是那样的馥郁而芬芳,

是那样的醇绵又悠长。

一粒粒小小的花朵儿,

一只只四瓣金钟的俏模样。

没有桃花那样艳丽,

也没有梨花那般白亮。

可她的气息是如此的令人沉醉,

她的神韵是那样的浓烈清香!

它会使行路的人驻足,

将那平凡的姿容细细打量。

也会使正在田间忙碌的人停手,

将那亲人般的容颜久久端相。

还会使远在他乡的游子,

轻轻地喟叹无声地惆怅!

沙枣花哟沙枣花,

你是我弯曲的树干般硬朗的父亲的女儿。

沙枣花哟沙枣花,

你是我倔强的枝条般茁壮的兄长的新娘。

你没有万种的风情,

只有一副香喷喷的热心肠。

也没有华丽的礼服,

却使人记忆犹新永远难忘!


在额济纳那坦荡如砥的戈壁滩上,

在黑河畔那蜿蜒曲折的渠岸两旁。

在达来呼布那五彩缤纷的绿化带间,

还有通向居延海天鹅湖黑鹰山那遥远的路上。

到处有着沙枣树的身影,

到处挺立着我父兄般那亲切的模样。

在这五月间这明净如洗的蓝天下,

在这初夏日那如诗如梦的夜晚上。

在沙漠中徐徐而来的和风中,

在海子里笑语喧哗的浪花上;

到处弥漫着,

那能渗入你骨髓里去的馨香!

一样的浓烈一样的悠长,

一样的甘醇一样的芬芳!

当四月末那金黄的榆钱儿刚刚飞落,

香气袭人的你就悄悄登场。

没有蜜蜂们嗡嗡吟吟的喧嚣,

没有蝴蝶们蹁蹁跹跹的张扬!

似乎在不经意间,

就把那浓浓的香气送到你我的身旁!

那怕勾起你思乡的情怀,

那怕激发你诗兴与畅想!

那怕让你的呼吸变慢,

伴着那轻轻而下的热泪两行!

沙枣花哟沙枣花,

你是守在我遥远故乡那仍然贫瘠的土地上的亲娘!

沙枣花哟沙枣花,

你是时刻追随我流浪脚步的一往情深的姑娘!

待到深秋那翠绿的胡杨叶变得金黄,

待到初冬大地上落下了一层银粉似的早霜。

待到大雁依依不舍的向南飞去,

连那太阳都在寒风中避闪躲藏。

你向我向所有爱你的人,

献出一串串一簇簇红玛瑙般的美果。

正如一滴滴红丟丢的血珠,

正如一颗颗沉甸甸的心脏。

纯粹得不掺一点儿水份,

唯有百分之百的真心百分之百的希望。

浓缩了春夏秋冬四季的味道,

涩中带甜苦里含香。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