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鄱阳湖文学》的头像

《鄱阳湖文学》

内刊会员

散文
201907/04
分享

三月,飞翔希望

——《鄱阳湖文学》发刊词

三月的鄱阳湖区,正是草长莺飞、燕舞清风、剪裁杨柳的时候;三月的鄱阳湖,也正是她开始站立起来,高高举起一树树桃花亮出自己的时候;三月,更是鄱阳湖敞开胸怀,积累自我,丰富自我的开始。三月的鄱阳湖,像极了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妇,妩媚而不失端庄,温润又不失水灵,沉静之余而觉风情万种;顾盼之间,美眸流转,眉目传情,总是如此地让人向往流连,以至于不忍归去而留下深长的期盼。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始,随着现代化的隆隆机器声唱响了鄱阳湖,鄱阳湖便从此进入到了后鄱阳湖时代。俏美的点点风帆,突然就在一夜之间悄然隐去,代之而起的是髙高耸立、流动着的烟窗里冒出的浓浓黑烟,滚滚浓烟遮蔽了日月,深藏了白云蓝天。现代化的捕鱼手段更是看了让人叫绝,大呼酷残。比如,像用电力去捕捞,在湖中到处没置迷魂网阵猎杀渔类,就连刚出世的鱼苗都不肯放过,致使渔业资源溃乏,完全没有了后劲。各种挖沙船,淘金船的无序开挖,让原本壮实的鄱阳湖已是遍体鳞伤,千疮百孔了。以上的等等这一切,就是摆在人们眼前的突出例子。如今,我们现在只能是在画家的笔下,才能欣赏到过去的那种湖上野渡舟横、桨断天涯、雪夜寒舟独钓、帆正风劲、橹声摇曳、沉舟侧伴、千帆竞渡、鸥鸟追逐、白帆翩飞曼舞的气象了。从此,鄱阳湖便伴随着远去的白帆,失去了过去的那种古典美,轻盈美,灵动美。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苍凉和荒寂,像一位失去了生命活力的老人,苟延残喘,气息奄奄。

时光的年轮滚动得太快了,短短的三十年时光,转眼间就翻过去了,神州大地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的生存观念也已经从向占有大自然和破坏大自然中走了出来,懂得了保护环境的重要性。也从无尽的欲壑中认识到了破坏环境所带来的恶果,终究是要人类自己来吞食的。基于此,对鄱阳湖地区的湿地保护,原生态培养,环境保护,畅流控洪等一系列的生态环境建设和保护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以及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如今,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规划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古老的鄱阳湖终于迎来了它生命中的第二个春天。

喜得春光花似锦,借来好风送我上青天。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随着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步伐,她将重新唤发出生命的光辉,像一颗硕大无比的珍珠,璀璨闪耀在神州大地之上,光芒四射,炫丽辉煌。

当湖边的杨柳轻轻拔开湖水,告诉她春讯的时候;当掠水的燕子剪帘而出,翩飞歌舞的时候;当三月的桃花,滨纷烂漫的时候,《鄱阳湖文学》杂志踩着春天的鼓点,迈开沉稳、坚实的步伐,在燕子们的莺歌声中,一路欢快地从浩天瀚阔的蠡水深处走了出来,以一种昂扬奋发、朝气蓬勃的崭新面貌呈现在大家的面前。这是一群有志的鄱阳湖儿女们的共同心愿:让世界知道鄱阳湖,让世人认识鄱阳湖、认知鄱阳湖,全面地、深层次地了解鄱阳湖,了解鄱湖文化以及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鄱阳湖文学》。让我们更加热爱鄱阳湖,呵护呵护湖,歌颂母亲湖。鄱阳湖不是你的、我的、他的,她是属于整个世界的!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尽自己的一份绵薄心力,为鄱阳湖的辉煌昨天歌唱,为她灿烂的今天喝彩,更为鄱阳湖的美好明天祝福。

愿鄱阳湖永远清纯秀丽,青春永驻,让理想和希望在三月的春风里载着《鄱阳湖文学》季刊启航,在蓝天穹宇之上,骄傲地飞翔!飞翔!!

《鄱阳湖文学》创刊人兼主编:明然 

2010年3月10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