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孙国华的头像

孙国华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6/13
分享

草原三章

草原三章

草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它的神奇,就在于有与无之间。无,是一种常态;有,就是一种神奇。

  1. 草原的山

    草原,以其辽阔坦荡而著称,天苍苍野茫茫,坦坦荡荡一望无垠。一般而言,草原是看不到山的。然而,在克什克腾大草原,却有那么几座大山,矗立在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显示出神奇的魅力,成为闻名遐迩的旅游之地。

    那一次,我们是在霏霏细雨中。见到大青山的。

    暑假的一天,我和几个朋友乘坐一辆车,早晨很早就从市区出发,到克什克腾草原去。天空灰蒙蒙的,不一会儿就下着霏霏细雨,到处都湿漉漉的。车在公路上行驶,路面不时有一汪一汪积水出现,既湿又滑,车的速度不是很快。出了市区,视野开阔了很多,路面也相对宽阔、平坦,没有了湿滑的感觉,车速加快了。雨,也渐渐停下来。

    横穿过两个旗县,就驶入克旗境内。公路两旁植被渐渐有了变化,那种葱葱茏茏的绿色越来越稀少,裸露的黄土逐渐出现在眼帘。山,也一点点从眼前掠过,而且,掠过的山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大了。迎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前方进入崇山峻岭区。一掉头,车钻进了大山之中。我有些纳闷了,草原怎会有如此众多的大山呢?问问同车的朋友,才知道,草原就在大山的那边。想要到草原去,必须通过这一片崇山峻岭。

    看来,山外有山的说法得纠正一下了,这里是山外是一片辽阔的草原。

    在我们说笑之间,车已经驶出了大山的怀抱,前面,就是一片开阔地带。朋友说,现在已经进入了省际大通道,再往前,就是克旗的旗政府所在地——荆棚了,过了荆棚,才是真正的克什克腾大草原。再不会有这样的崇山峻岭了。

    雨停了,雾却涌起来。四下里雾蒙蒙的,能见度又受到影响。车上的人不知是受到大雾的影响,还是因为窗外的景色太过单调,有些昏昏欲睡。司机说,前边不远就是“大青山”了。打盹的人立刻来了精神,纷纷朝窗外看去。

    巍巍大青山,就是以这样的面貌,出现在我们的眼帘。高耸的山脊、纵横的山脉、还有那座座山峰,都被一团一团的迷雾缭绕着、遮掩着,不见了铮铮铁骨,却见娇羞少女般的风情万种。车靠路边停下,人们下车,在路边举起相机,一阵“嚓嚓”的响声,将这大青山的别样风情,摄入相机。

    雾是山的衣裳,把山包裹起来。像一位妙龄女子,露出该露的地方,遮住该遮的地方。露出的是明艳的肌肤,遮住的是隐约可见的曲线。神神秘秘,叫人浮想联翩。

    雾总是缠绕山峦,耳厮鬓磨不弃不离。一会儿化作淡青的薄纱,将山的俏脸遮住,飘飘渺渺,缠缠绵绵;一会儿化作洁白的哈达,将山的脖颈缠绕,风流倜傥,卓尔不凡;一会儿汇成一条白色的游龙,在山的怀前腰后游来荡去,将巍巍青山幻化得千姿百态。

    太阳终于伸出纤纤玉指,将青山的柔纱轻轻褪去。青山那坚实的肌胸,挺拔的脊梁坦露在人们的面前,沉静而坚毅。不时有云雾从它的怀中涌起,散开,成为最美丽的语言。那阳光下显得凝重的松柏,那苍茫中显现出的点点殷红,那散落在群山峰顶神秘的吻痕,却又增添了青山另外的神秘。

    青山的外表是峻峭,肃穆的。内心则是生动,热烈的。走进群山的怀抱,你的身心一下子被扑面而来的惊喜融化了,陶醉了。满目葱笼的树木,铺天盖地的碧草,嶙峋奇崛的山石,摇曳生姿的野花,悠然自得的牛羊,你来到世外桃源了。登上山顶,你会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那散落在群山峰顶神秘的冰臼,引你神思逸飞。这是古时厮杀疆场的将军的飞马蹄痕?是上帝眷顾的深情留吻?应是这巍巍青山与上帝对话的眼睛吧!

    天下最美的风景,

    就是站在大青山巅,

    西拉沐沦河边,

    阿斯哈图的岩石描绘着,

    克什克腾美名天下流传......”

    一曲美丽的草原歌曲从远处飘来,似乎是从大青山的深处传来的。或许是对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人,发出殷殷召唤吧。

    初到草原,与草原的大青山就这样不期而遇,“大青山”,就牢牢印记在我们的脑中。

    2、草原的树

    草原是很少见到树的,但在这里却神奇地生长着一片珍贵无比的沙地银杉。

    那是在克什克腾草原的腹地,我们见到了这片银杉树的。

    行驶了半天的路程,司机将车开进了一个旅游度假村,在一个蒙古包前面,停下。司机经常进草原,是这里的常客。我们走下车,他指着远处一片树林说:“那边,就是草原沙地珍贵的银杉树,我们先在这里吃中午饭,然后去那里看看,那里不但有草原难得一见的草原银杉树,还有一种漂流活动。”

    在草原行驶了大半天,一路都是平坦的草原,莽莽苍苍。的确有一种“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观,好像没有见到树木,至少没有见到成片成片的树木。现在,一片树木,而且是如此珍贵的草原沙地银杉树,出现在眼前,岂能错过?

    漫步林中,仿佛置身于莽莽的原始森林,高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林间显得幽深而静谧。高大挺拔的身躯像是草原旅人的保护神,将草原的溽热和烈风挡在外边,叫你尽情享受那田园才有的惬意。树干上那片片龟裂的老皮,像一首久远的蒙古歌谣,诉说着岁月的艰辛。裸露在泥土外边的树根崎岖盘旋着,伤痕累累,昭示着生命的宝贵与不屈。几颗老树衰败了,坍塌了,在它们的根部却生出一簇幼苗,碧绿着,蓬勃着,簇拥着它们的母亲成长。

    我明白了,何以在这极度贫瘠的地方生长出这样一片茂密的银杉。

    树林的深处传来阵阵悦耳的流水声,循着水声走去,一条小溪出现在眼前。你见过草原上的溪流吗?窄而细,弯弯的流向远方。像随风舞动的哈达,又像醉酒武士留下的歪歪斜斜的脚印。眼前这条溪流和它们比起来,是名副其实的“河”。河宽而水深,在不长的流域里,河床有高有低,形成不大的落差。河面有时宽,有时窄。宽的地方水流平缓,小舟在这里要奋力划才能通过;窄的地方水流湍急,仅容一只小舟通过。有的地方水很浅,水中的游鱼清晰可见;有的地方水很深,形成一个深潭,幽幽的打着漩涡,令人生畏。

    岸边花草丰茂,在草原上难得一见的各种野花都在这里生长着,盛开着。色彩斑斓,摇曳生姿。尽情地享受着水的滋润,风的抚摸,蝶的挑逗。这是一个独特的世界。

    这条溪流孕育了草原上无比珍贵的银杉林,为壮美的草原书写了神奇的一章,也被聪明的草原人民开发利用。开发出了“草原漂流”的旅游项目。你能想象吗?在茫茫的草原上“漂流”是不是太奢侈了。

    乘坐橡皮舟顺流而下,不一会儿,便漂出了银杉林,眼前重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景象。回望那一片墨绿色的树林,仿佛仍在梦中。

    那条在银杉林中水流湍急的小溪,流出银杉林,融入茫茫的草原,就变得又细又浅,像一条被风吹拂的哈达,蜿蜒而去。而小溪的两侧,再见不到有树木生长,有更加肥沃的土地出现。以常态展现在眼前的草原,辽阔而苍茫,在蓝天白云下面静静地袒露。野花遍地,牛羊悠闲地徜徉在碧草红花间,慕名而来的游人在无遮无拦的大草原上四下眺望,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查找了许多资料,都无从得知这一片珍贵的银杉因何而生,从何而来,在这片茫茫的大草原生存了多少岁月,又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没有翔实的有关这一片银杉的资料,只好任由我的思绪信马由缰,像草原的骏马那样自由驰骋。

    或许,是这样一条潺潺的小溪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日日夜夜不停地苦吟,感动了苍天,在这里堆积起了一片沃土;或许,是一粒银杉的种子意外随风飘来,被这里的碧草蓝天所吸引,恰巧落在这片肥沃的泥土里,生根发芽,经无数的岁月,苍翠成如今的模样;或许,是小溪的真诚、小溪的坚韧,感动了远在异乡的银杉的母亲,让银杉的幼苗随蒙古长调一样悠长的流水漂来,为克什克腾大草原再增添一份神奇,再描画一笔美丽。于是,在这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在贫瘠的连一颗向日葵都无法生长的土地,生长出一片茂密的,郁郁苍苍的,无比珍贵的,美丽神奇的银杉。这是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是上苍对这片贫瘠土地的深情眷顾,让克什克腾不但拥有碧草蓝天,壮美的石林,还拥有一片有活化石之称的沙地银杉。

    不知是因为一条溪流培育了一片沃土,还是一片沃土养育了一片银杉,或者是一片茂密的银杉丰沛了一条奔腾的溪流。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见证了在这样茫茫的草原生长着一片珍贵的银杉。在这样的环境里有这样的树种生长,而且如此茂盛,堪称奇迹。

    草原是少有树木的,但这一片珍贵的沙地银杉树,却让我们从此记住了草原的树木。

    3、草原的河流

    草原上有河流吗?

    草原当然有河流,只是,草原的河流是独特的,很细、很悠长,就像一个老人的思绪,悠长、细腻,随着漫长的草原,飘啊飘,不知飘向何方,不知在什么地方消失了,或者融入其他的河流中;还有点像蒙古长调,那样苍凉委婉、那样悠长而深情,在辽阔的草原上飘着,飘得人都醉了。草原的河流很静,静得你听不见河水流淌的声音。我是在辽阔的草原上蹲在那条细细而婉转的河流边上,仔细谛听河水的流动。草原上没有风,草尖不动,花朵不摇曳,鬓边的发丝也不见飘拂。目光所及,莽莽苍苍,没有树木,没有牛羊,也没有牧民骑着骏马从身边经过。草原很静,静得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可是,我却听不见水的流动声。草原的河流是静止的吗?

    伸出手,将手探进水中,感觉到水是在流,那种轻柔的流淌,像柔风轻拂面颊,像清澈的月光,在草尖上缓缓流淌。你知道月光在动,可是你却看不见,在不知不觉间,月光已经移到远处的花朵上。草原河流里的水,就是这样,像我们血管里的血液,一直在流淌,可是我们无法去见证。

    草原的河流柔美而温情,像是蒙古族姑娘的长发,飘飘逸逸弯弯曲曲。在碧绿的草丛里,蜿蜒着,婉约着,抒发着一种忧郁的情怀,牵扯着眷恋的目光,消失在一片苍茫天地间。

    真得难以想象,那样一条细细的河流,竟然不断流,不干涸,不止不息。看不见水的涓涓流动,听不见水的潺潺声音,它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不急不躁。就像我们的心跳,你轻易不会感觉它的跳动,可它就在我们的身体里,给我们生命的力量。

    草原上有了水,就有了生命。

    草原上的土层极薄,只有那么薄薄的一层,覆盖在一片碎石上面,那应该是亿万年前,地壳运动的结果。所以,无法生长那些在其他地区很常见的高秆植物,只能适合于这些草们生长,也许这就是自然的结果。可是,这薄薄的土层,何以承载那样一条条不枯不断,不疾不徐,无止无息的河流呢?

    真得很担心,草原的河流哪一天断流了,干涸了,那连天的碧草,跳跃的花朵,还有那些饥渴的牛羊,策马追风的牧民们,将何以生存呢?

    草原的河流是不会干涸的,它们肩负着使命在流淌。

    草原的长调为什么那么悠长呢?悠长得像草原的河流,原来,它们都承载着草原坦荡无垠的精魂吧。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