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孙利修的头像

孙利修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10/10
分享

鲁先生小传

鲁先生者,不是教书的先生,而是行医的先生。古泗州地区喜欢把救死扶伤的医生称为先生。

据鲁先生子孙介绍,鲁先生其人生于清朝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卒于中华民国33年,即公元1944年,只知年份不知月日。

历史考证,鲁姓,乃周公后裔,源自鲁国公室,是周王族支系之一。古时的鲁国,拥有较大的封地,包括现在的山东滋县及江苏沛县、安徽泗县一带。鲁先生的祖上属于江苏沛县一支的。

周公乃是有德之人,“周公辅政”、“周公吐哺”一直是佳话、美谈,他的不少后裔传承了他的这种美德,鲁先生就是其中如此之人。

许多年前,鲁先生的父辈因家族突发生变故,从徐州沛县逃至金陵(南京)躲难,后又流离到泗水之湄,洪泽湖之边的泗州地区的青阳郡,即今天江苏省泗洪县青阳镇。

初至青阳,人生地不熟,只好寄人篱下,遭人若干白眼。几年后,后经人介绍,鲁先生的父亲被当地的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赘为婿。还好,虽上门但没要求改姓,以致能使这一门鲁氏家族的血脉保留传下来。

招一个外乡的流浪者赘为婿,可想而知鲁先生的父亲进入的不是豪门,应属于青阳郡的最底层的人家。所以等后来鲁先生出生后,长至九岁也没进学堂读书。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小小的鲁先生早早地为家里放牛羊,割猪草,和大人同劳动,同吃住。只是到了阴天下雨的时候,小鲁先生会跑到位于青阳城瓦滩街的学堂窗户底下,偷听教书先生的讲课,跟着颂念四书五经之类国文精粹。

有一日,学堂的教书先生偶尔发现小鲁先生会背很东西,其能力超过坐在学堂里面的许多学子。教书先生由于爱才,就找到小鲁先生的父母,希望小鲁先生能进入学堂正式学习,并言小鲁先生日后即不成器也会成才。小鲁先生的父母反复强调家贫上不起学,教书先生就为小鲁先生减免了许多学费。

等到小鲁先生长到十二、三岁的时候,家里穷得实在揭不开锅,其父就让小鲁先生辍学回家,拜青阳俊一位有名的王姓中医,学习国粹中医。从此小鲁先生便走上了救死扶伤的行医之路。从一开始默默无名的学徒做起,到后来成长为泗州地区的一代名医。

小鲁先生天资聪慧,又加上勤奋好学,没多长时间就懂得了中医的“望闻问切”的要领,把师父多年的行医经验学习得差不多,眼看就要能出师了。天有不测风云,王姓师父突发大病,且一病不起。临终前,王姓师父把小鲁先生叫到床前,又交给了小鲁先生几个秘方,并让小鲁先生保证日后再把他学到的中医手艺、秘方教传给王姓师父的儿子。那时候王姓师父的儿子年龄尚小,还不适学医。小鲁先生发誓,一定会按师父的遗愿去做。

师父走了以后,小鲁先生就撑起了门面,医术有很快长进。等小鲁先生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在青阳郡已小有名气,往来看病的人很多,甚至周边泗水、楚州郡的人都有人慕名而来求医。小鲁先生逐渐扬名、发迹了起来。

小鲁先生更加扬名、发迹是在清朝末期。那时远离青阳郡数百里之外扬州府的知府生了一场大病、怪病,难以医治。知府就让人在城门前贴出悬赏公告,谁能治好他的病,将奖银千两。当地无论是庸医还是名医都纷纷上门,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有治好的知府的病。当时王姓中医(鲁先生的师傅)有个表弟在扬州做私盐生意,看到公告后,就匆匆赶回青阳郡,想把此消息告知表哥王中医,好让他发迹一下。等其回家后,得知其表哥已离世多时,顿足,痛苦,十分伤心。

后来得知小鲁先生得到了王中医的真传,且医术高超,就鼓励小鲁先生前往扬州给知府看病。起初,小鲁先生坚决不肯去,后经反复说服,就抱着试试的态度去了扬州。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小鲁先生给知府开了一方药。小鲁先生一直以开药下手重为著称,一方药下去,知府的病就有了好转。一个月之后,痊愈。知府大喜,为了感谢小鲁先生,就想把小鲁先生留在身边作为家庭医生,并许诺给予高额的薪银。小鲁先生不肯,坚持要回到泗州家中给众乡亲看病,后小鲁先生就拿着奖银回到了青阳郡。

回家之后,小鲁先生把奖银分了一半给王姓师父的儿子,又教他学习中医技艺,帮他开了一家中医诊所。使他既传承了父业,且衣食无忧。至此,小鲁先生实现了师父临死前的遗愿,也遵守了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时间到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小鲁先生变已变成了老鲁先生。那时候泱泱中华大国,正内忧外患,国共两党明争暗斗,日本倭寇强势入侵,土匪恶霸横行乡里,烟火不断,民不聊生。在国共两党之间,老鲁先生始终保持中立,对日寇、土匪是嫉恶如仇。他给自己立下了行医规矩,不管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只要找到他看病的他都看,对于日本鬼子、土匪上门求医的他是坚决拒之门外。

有一次驻扎在青阳街的一个日本小太君,生了一场急性痢疾,上吐下泻不止,鬼子找到老鲁先生。老鲁先生拒绝不看,日本鬼子就拿着枪逼迫老鲁先生个开下一个药方。日本鬼子按药方抓药,没几天,那个日本小太君便一命呜呼了。后日本兵把老鲁先生的抓去想枪决他,青阳街的老百姓聚集上街、抗议,他方才被释放回家。

还有一回洋河镇的土匪头目老魏三,在一次战斗中受了重伤,流血不止,派人上门找到老鲁先生,要求其上门给老魏三看病,也遭到老鲁先生的严词拒绝。土匪恼羞成怒,一把火烧了老鲁先生的药房,后药房在众乡亲的帮助下得以重建。

老鲁先生不仅坚持不给日本鬼子、土匪看病,还勇于保护那些抗日英雄、仁人志士。当时共产党淮北行政公署,有一个姓常的专员和夫人被日本人追杀。恰逢老鲁先生的父亲病故,那日正好是出殡,老鲁先生就让常专员披麻戴孝,让其夫人在脸上摸上黑灰,隐藏在送丧的人群中,从而躲过了一劫。这位姓常的专员,在建国后做到上海市公安局长一职。为了感谢老鲁先生的救命之恩,夫妻两经常会来青阳街,看望老鲁先生,直至老鲁先生去世那年为止。

老鲁先生是于公元1944年去世的,享年64岁,也算得上是寿终正寝了!其死后,子孙继承其业,至今在泗洪大地上还有一二人在行医,与其不同的是,中医变成了西医。

今日,青阳街上关于老鲁先生医术、故事的传说还时常被人提起,说者往往是竖起大拇指,口中赞词不绝。

文者,早听闻,晚兴起,遂记下,且称为“鲁先生小传”。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