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孙树恒的头像

孙树恒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7/04
分享

一匹孤单浪漫的枣红马

整个夏天,我看见一匹枣红马,

一个人牵着,或骑着,仿佛受了制一样,

它将随时给世界一张凝重的脸,急躁,暴跳,

好几次,我们同在一条街上。风吹来,

马身上那个鞍辔在摇晃,马蹄轻轻跃起,

好像一个低头行走的中年人,孤单,忧郁。

走在江边,不知道何处去,日子熬着日子,

马棚连着人居,马棚照射不进光芒,在城市找不到爱情,

爱情如此苍白,犹如它浑身的鬃毛一尘不染,

一匹孤单的马,没有见过蒿草,没有见过蒺藜,

却不知草原如何苍苍,一匹马在城市张不开四蹄,

走过来又走过去的,不只是风,夜里辗转,风长,路窄啊。

忧郁的马,它不知道,草木上,清露乍现,凉夜正在变长。

还是落后于时代,总想起扛着套马杆的人,没有一条道路,

不通向草原,却以牧歌赶路,惟恐激怒了马,弯走远方。

当另一阵更大的风,从草原刮向城市,飞沙走石,

马依然有奔跑的欲望,仍不死心,仍在用滚烫的蹄子,

寻找驰骋的灵感,生活剥夺了大部分可能性,

只留下了仅存的立足之地,但在这个仅存在的时光里,

生命的质地和本性,比显眼的草原更真实。

哦,那个骑马的人,刚刚穿过城市从山路上风风火火跑过去,

像去追赶一次马戏比赛,也许是漫步,寻梦草原?!

骑术的平衡是熟能生巧的。轻盈支撑着沉重,或危机,

在压迫着危险的轻盈,

生活,有时是粉墨登场的演员,

马离不开草原,马离不开驰骋,

超越了灵与肉的冲突。翻过一座山,

眼睛被青草一再擦亮;

再过一条河,云朵长着脚满山满涧奔跑。

马在不远的地方凝望。

鸟在天空翱翔,草木不语,今天我不流浪,

也像马一样找一个开阔地,

放下嘶鸣和鞍辔,依靠在围栏旁,

住进温暖、富足和想往,

闭上双眼感受宁静,

四周寂静,只有风声……

回头看,周围的人戴着太阳帽,戴着口罩,缄口不语,

陷于喧嚣里而显得迷茫和沉重。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