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阳的头像

阿阳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05
分享

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

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

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

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阿阳短诗十首

 

滂沱

 

叶子放出烟花草原半跪

鹰和粮食就是一场法事

有多少屋檐急急圈回云朵

不至于被大雨拆迁

秋天倾其所有

让石头抚养好他的雨水

滂沱骨头的铿锵弥漫了黄昏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也是送一程

交出有些忧伤会纵容形而上的腐朽

秋天把帽子往干净处挪了挪

嶙峋的脚步才能量出风的决心

灰暗无依无靠

剩下的火在低处行个脱帽礼

一滩秋水把头颅伸进潦草的大地

雪即将落下

 

 

 

枯瘦只够建造一座寺庙

只留一条上山的路

不留邂逅只有擦肩

飞白入海回音牧马

不负季节苔衣示人

镌刻茁壮倒塌就是一次收割



倒立

 

除了雪谁还看准出口

蝙蝠瞎到极致

这一次砸向是没有深渊的痛

不过源头还能认出摇晃的背影

 

草木一秋

 

执灯黄昏给风让路

给雪穿衣也可给象牙塔墓碑

腾挪出肩胛扛住苍茫

绿色获得船票羊群更加深入

炊烟献唱这金色大厅

交出跟进火焰更加旺盛

仓储雷声更加得心应手



铜质的清晨

 

铜质的清晨菊花翻阅旧信

茱萸撤去雾岚露珠拴住马匹

朝阳解绳时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摊开

霜实际是一种掩护

松柏是一种引渡

山巅轻盈幼翅沉重

反哺落地有声

镌刻比摘取更天高云淡



板结的斜坡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鸟影射穿反光镜的词不达意

回家的脚步颤栗于栅栏的沉着

真的一无所有多好

故乡轻轻地用荒草吹送一程

但你板结的斜坡

已顺应了泉水的疾走



屋檐

 

秋天叮咛石头的花期

草垛与云结伴而来

描亮你的眉骨

星星瓦片的经络

不谈宿命只说雪的温暖

怎样瞩目船和羊群

反刍出一片翠绿的牧场



秋野

 

染匠把自己倒进布料里

一点都不突兀

能让马车痛饮一杯

然后摔碎雾这只杯子

菊花给薄凉塞进一堆篝火

和草原一起给羊群陪葬

蛩音在落款处安身立命

 

风抱着风独自走过

秋野叼着根骨头回来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丹桂粉尘喂养铃声

雏菊白露挂满举手投足的门楣

九月给雨水纹身

纹出火焰果盘马车的疾驰

你把沟壑的深度刻入额头

你把最后的蝶衣穿给灯芯

两袖清风携裹着即将来临的大雪

擦亮蒙尘的胎记

摇响枝头迷茫的风声

伏案时夜晚醒着归来离去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有毛病, 哈哈,粘贴文档时肯定不舍得撒手, 就这样,一遍,一遍,再一遍。

黄君龙   2018-06-19 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