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韦兴生的头像

韦兴生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11
分享

祭(长诗)

(长诗)

/韦兴生

 

所谓永恒,就是知祭

——题记

1.年祭永恒年份

今夜,在高原哲学以上

谁将在美学的黑暗里

刻写爱情简单的碑文

谁又将翻越自由的栅栏

仰望空旷,安静的黎明

拾起阳光绚丽的余荫

温暖时代,燃烧的骨髓

谁将眷恋的名字

默写在远方的窗口

让沉默的光低下头颅

让岁月记起悼念

让脸庞绽放笑靥

 

行走在岩背上的我们

对错放在母亲的胸口

河流之外温柔指尖

放在一个关键的年份

赋予,红色的

满地红豆,干净的含义

我们把人类的幸福

放在代名词的口袋

半边荒芜的世界

放在诗人,纯净的心

 

当我们坦诚相对

回眸已经远去风口

青春的切割已经完成

秋天的锤炼已经成型

冬天的洗礼已经告终

在同样的,黄道时辰

同样的抬头,审视

是否会,还是不会

说出:曾经的那年

 

今夜,平静的母亲河

捂不住喜欢流浪的孩子

他的饥饿与冷暖

找不到隐退的春天

她的悼词与情语

今夜,唐朝的月色

拧瘦婉约的日子

褪色的心事

不曾和光的情诗

誓言在时间之上

一行一行,匍匐着

等待蓓蕾的讯期

问:是否兑现

一双绣花

一个吻

 

年说:把日子串起来吧

把每一细枝末节

从开始的发丝悸动

贫困的语言坟头

虚弱的小说情节

斑驳的诗意放逐

苦涩的宋词韵脚

干瘪的记忆

从指尖滑落的火种

从永葆春色的守候

我一直相信,一米阳光

已经在酝酿,在路上

 

今夜,请给一个允许

捅开从未公开的秘密

我是这个消瘦的年份

最后孤独的孩子

伫足在一个有情

她飘荡的摇篮

我是这个丰收季节

唇边的一颗痣

安静守望一个有情

她平凡的笑容

我是这个欢喜日子

胸上的一块怀表

一嘀一嗒,如反弹琵琶

奏一曲咫尺天涯

 

2.笔祭以梦之名

以生活失败者的名义

以感情流浪者的字号

信签穿越黎明的宁静

走过遇见的午后

其实她,呢喃的子夜

开始写起,微凉的夜幕

就开始压下冬天

小寒浅起的忧伤

听说远方,保留着

一场久违的雪

其实,这场雪早就

从开始的地方

开始的时候开始

 

黄道日子里

珍藏的经典爱情

在黄金岁月

酝酿的不朽记

经历生存的狂风

淋过命运的苦雨

我从爱情的栖息地

从月老苍凉的疆域

从逐渐单薄的年轮

痴情喧嚣的方式

用人类的尖锐眼睛

见证人类的欲,与其他

诗人,其实我父亲

一直如此认定

我是一个小偷

乳名无赖

或许南盘江的空壳

 

月色淡下去时

谁家的眼睛

穿越道德的栅栏

达爱情狼狈的现

弄清事实坎坷的真相

一路向地平线的狼影

撕裂来的春天

简单的蝌蚪文

描述所有的风化骨骼

凋零花朵

其实,无数个春天

早已支离破碎

只剩下,西江月一阙

 

相信未来的,当坟墓

没有被命名为纪念碑

当幸福的种子,没有落在

咱家的土地,当怀念

成为诗歌的一部分

我们将以梦之名,等待

一千个太阳的盛开

一千个良人的归来

一千个夜,同时孕育

指尖的冰,笔尖的凉

是为祭祀,以梦之名

 

3.节祭永久怀念

我是奶奶最玩皮的孙子

是父亲叛逆的儿子

在祖坟墓地上,我是

念想凝成的珍珠

是祝福书写的诗歌

是护佑坦荡了路途

 

总是在暮暮晨晨

看见奶奶苍苍的脸庞

深遂的凝望

看见父亲沉默的泪水

静静地述说

山高路长

一路护伴

 

荒芜的岁月,藏着的

是执着无怨的亲情

那年奶奶啃着草根

把红薯拿给父亲

那年父亲挖了十万大山

把幸福拿给我

 

节祭,永久的怀念

我用清且明的心

用最纯朴的记忆

用纸幡摇曳时间

祈愿,花开在所有坟头

化成一阙子夜的小令

低吟着

幸福

 

4.情祭拯救我们的荒芜

我们是夜永远的精灵

是阳光永远的过客

当我们狂野的风

吹过我们原始的山岗

我们冬天的树梢上

挂着我们忧郁的仰望

我们调侃的故事

追随我们书写的剧情

在我们冰冷的指尖

滑落在我们的时代

结成我们的

泪与年份

 

我们是爱情永远的宠儿

是三生石永远的印记

当我们温暖的河流

淌过我们深遂的峡谷

我们纠结的心事上

升起春天最初的黎明

我们栽下的黄金种子

跟着我们开落的花朵

在我们流浪的记事本上

一朵紫色的仙人花

瞬间,变成我们

秋天的丰收

 

我们是自己永远的自己

是良人永远的一棵树

当我们欢喜的青春

走过人类关键的岁月

我们留连的梦里

呈现我们幸福的相册

我们甜蜜的诗句

击打我们构思的情节

在我们出走的雨季

我们铭心的印迹

我们刻骨的美

成为我们的荒芜

 

我们是回忆永远的常客

是辜负永远的君子

当我们描绘的风景

渡过季节的沧桑

我们如火的爱恋

在我们的时间里风化

我们相信的誓词

在我们的眉间褪色

在我们失眠的时辰

我们的所有

都成就我们的祭坛

进行我们

祭祀

 

5.心祭我们最后的怜悯

卑鄙者有卑鄙者的地狱

狂妄者有狂妄者的因果

有人说,思想的背后

苦难的

露珠的身后

是子夜的孤独

母亲,此刻我站在

生存的高地

致敬奉献者的纪念碑

捧读英雄的墓志铭

祝福所有坚强的人

 

我代替人类文明的蓓蕾生活

与女人进行轰轰烈烈的爱情

与男人进行关于尊严

关于自由与荣誉的战争

与诗歌和繁殖进行露骨的对话

我是哲学最初的逻辑

是意识世界最终的分析

我遵从自己

内部的声音

 

时间始终在进行

高贵的祭祀

从我们的狭隘、幼稚、偏执

从文明的阴暗面

从爱情的起跑线

从从来都不简单的幸福

母亲,有人说我

在承受人类的苦难

因为我发现

他们丑陋的秘密

让我,在今夜分享

我们最后的怜悯

 

正当这时侯,有一阵风

正狂暴的压过来

黎明的滩头,等待一滴水

春天的花园,等待一米阳光

一位女子,在等待

她失真的容颜和失落的情人

安静的光纷纷失色

沉默砸开话语权

诳语飞奔

祭奠人类的童真

 

6.人祭谁,为什么

时间正好,头颅怀着的种子

我们必须深入追溯

是谁,捏泥而造

我们最初的形象

开始了远古的跋涉

是谁,经不起诱惑

偷吃上帝的禁果

远离幸福的伊甸园

扯下最初的摭丑布

在文明没有出现之前

密私自传授

创造了神圣的繁殖

是谁,打碎潘多拉盒子

让基因方程式如此复杂

谁说:森林里有一条小河

通向遥远的幸福

又是谁,一路征战

爬到食物链的顶端

 

我们为什么必须活着

却又必须丢人现眼

我们为什么老去

逃避所谓的吉人天相

我们为什么举起火把

在黑夜掩人耳目

我们为什么需要文字

却又故意文人相轻

我们为什么祈祷平安

却又惯于借刀杀人

我们为什么学习长大

却又常常杞人忧天

我们为什么渴望爱情

却又让美人于午后迟暮

我们为什么有海洋

然而母亲为什么说那是泪水

 

谁,为什么杀人于

还会得到上帝专宠

谁,为什么仗势欺人

还在享受天随人愿

谁,为什么损人利己

还住在人间天堂

谁,为什么息事宁人

却被说是贱人心虚

谁,为什么乘人之危

不怕人神共愤

谁,为什么自欺欺人

却没有贻笑后人

谁,为什么形势逼人

却还在血口喷人

谁,为什么目中无人

却诳言说以德服人

谁已经不省人事

谁又在治病救人

谁还在以其人之道还其人

谁断人性

又是谁,已经人老珠黄

留下耐人寻味

 

谁在代人受过

早已人地生疏的家园

谁在高人一等

早已人满为患的方舟

蛊惑人心

早已人荒马乱的年代

谁抱怨时间后继无人

之所以游戏人间

谁活在过去时咄咄逼人

现实惩罚不近人情

谁是薄命佳人

故事从此感人肺腑

谁是市井小人

机密亦云

谁又寄人篱下

等待一鸣惊人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一人说虚万人说实

如此的了得

我的好人

 

河流为什么草菅人命

只留下人间地狱

海平面为什么嫁祸于人

回味人命危浅

地平线为什么先发制人

之后创造人定胜天

语言为什么羞人答答

脍炙人口的诗

为什么失去人心所向

出人意外的爱情

为什么弄得人心惶惶

发人深思的文明

骇人听闻的突然停电

因人制宜形式

挡不住无名的春色撩人

不得人心发情

却又没有进行人事代谢

大有人在人面兽心

小鸟依人成人之美

祼体深得人心

谋事在人成为泛泛之

拯救人轻言微

嘹望痴人说梦

说明人单势孤

创造痴人说梦

当秘密人尽皆知却无能为力

谁,为什么

 

7.神祭符号,另一种国度

神一定在享受另一种生活

另一种理想、粮食与异性

这是人类的秘密

这一切存在的另一种可能

在被情的手,悄然开启的时侯

在头颅假设发芽,在一瞬间

在另一种时辰,作为行走的我们

应该写下什么样的另一种方言

以另一种奥妙的腔调,在黎明之前

与神对话:举着另一种杯

喝另外的一种酒

叩问另一种心事

说着另一种孤单

或幸福

 

神一定在进行着另一种栖息

另一种思考,生死同样存在

品尝另一种命运

爱情馈赠的另一种天空

婚姻给予的另一种海洋

另一种历史不存在于我们的文字

在季侯的另一种味道

在我们拒绝享有另一种方向

流淌比性爱更让人渴望的另一种水

在我们不能把守的另一种心情

说出另一种念想

然后神说:我们为自己丢失自己,

要么进行另一种选择

要么进行另一种承认

或逃避

 

神一定活在另一种自由

自由的渲泻,自由地个性

自由诗歌,自由耍流氓

自由是一种哲学

是标谤的另一种恋爱

另一种契约仪式

另一种需要合同的真理

当我们颠倒黑白

当我们糊弄是非

当我们构筑城堡

我们听见神说:

存在另一种真知

能挡住别人的窥视

能在围城里逍遥

成为另一种伪君子

得到另一种丢失

或尊重

 

神也一定存在另一种孤单

唱另一种温柔的歌

玩弄另一种深奥的游戏

拥有另一种语言

另一种的逻辑

我们坚持强盗至上

我们幻想不劳而获

我们打造另一种荣誉

更多时侯,我们进行

另一种惺惺作态

假装无所不能

另一种的功能

另一种非一般的感觉

另一种的骄傲

然后听见神说:

它在孤芳自赏

它在自命清高

它在镜里看花

它在井里捞月

另一种的劳动

另一种的成就

或落寞

 

神一定在孕育另一种性格

另一种的特色

不伦不类的喜悦

不三不四的悲伤

另一种对内心的撒谎

另一种对外表的欺骗

另一种的品质在后门

另一种的光彩在虚伪

我们寻找光明

另一种不空的灵魂

另一种不痒的请示

另一种不疼的眼睛

另一种比死舒服的活着

然后神对我们说:

它也在进行另一种寻找

要么把命运煮熟

要么把石头煮透

或信命

 

神一定在坚持另一种习惯

另一种的变脸

另一种的化妆

另一种的奴隶

他是不是也以次充好

他可能也以假乱真

像我们的另一种的应付

另一种整容的美

另一种整形的倩

另一种钱的胜利

另一种权的资本

另一种狼的优越

另一种猎狗的繁殖

神是不是也在

另一种的艺术

把自己贱卖

或救赎

 

神一定在担着另一种承受

承受被显微镜偷看的危险

承受被第三者抢劫的危险

承受被愚昧强奸的危险

甘心情愿承受

当另一种畜生出现

另一种冷漠与残杀

成为另一种的高尚

当另一种死亡

是另一种的胜利

成为另一种的欢乐

高高在上的神:

是不是也五百除以二

另一种的肉体买卖

另一种的你情我愿

很简单

或直接

 

神一定也喜欢另一种复制

复制失败,另一种的成功

复制过去,另一种的未来

复制偶像,另一种的犯罪

让另一种的堕落使命呻吟

另一种的赤裸描绘了结

另一种的反应成为

另一种高贵的突变

另一种姿势与另一种状态的谴责

成为另一种热情的讽刺

神在这时侯,让我们

奠祭另一种的神祉

看自己的病买别人的药

让替身魔术

让分身穿越

让化身流浪

或栖息

 

神一定在坚持着另一种继续

继续妥协,继续鱼肉善良

继续麻木,继续神经

穿另一种的鞋与戴另一种眼镜

另一种的权利与另一种的义务

偷窥道德的底线

另一种的目的与另一种的解放

冲破干净的思想

另一种的呼吸与另一种的营销

出卖灵魂的傀儡

另一种的营养与另一种的面目

脱光特有的面具

另一种的勇敢与另一种的国度

在众目之下,在诗歌之外

神说:是秘密

就是秘密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看见奶奶苍苍的脸庞 深遂(深邃!)的凝望 当拯救人轻言微 当嘹(瞭?)望痴人说梦自由的渲泻(宣泄?),自由地个性 自由是一种哲学 是标谤(标榜?)的另一种恋爱

黄君龙   2018-06-19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