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温皓然的头像

温皓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小说
201812/02
分享

《凤鸣台》第十一章 王屋山:丢失的生命之书

温皓然

 

眼看辛辛苦苦隐藏了多年的秘密,就要藏不住了,杜鹃每日里如坐针毡,心似油煎。她思前虑后,沸郁愁悴,拼命想要找寻一条新的出路来,哪知,任她绞尽脑汁,到头来仍是无计可奈。

因而,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惹得她意乱心烦,动怒使气。她再干起活来,也没有了以往的麻利洒落,每每抱着羊羔便去喂牛,拿着花种撒去喂鸡,说是到后院去铲草,结果,却把前院里的花苗放倒了一片。

她的脾气简直越来越坏,整天里瞪眼粗筋,说了这个怨那个。

秦守善便借着机会,越发每天躲在外面不肯回家来了。而他一旦回家来,不拘是谁,碰到了,就伸手要钱,要到了,就又忙忙地转身出去了。银珠虽说表面上仍旧八面玲珑,见了谁都笑欣欣,可私下里,在她的铺谋设计之下,就连秦柘也渐渐躲在一旁装聋作哑去了。现在,也就只有黛罗对她不离不弃,惟命是尊了。可是,后来,南宫元宸和东方樱西接连两次找上门来,都被她以强硬的态度挡在了门外,甚至,她还违心地对着无辜的东方樱西做出一副鄙恶状,说:“东方老师你是来东口写作的,你不到那些名胜古迹去寻找灵感,天天往我们这平民百姓的小院子里跑,恐怕不太合适吧?!”

使得南宫元宸和东方樱西每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黛罗虽然表面上并不说什么,可她知道,她对她这个妈妈一定是一肚子的委屈抱怨。

忽然,一种无边的痛楚直挫进了她的心尖。她觉得自己真是太没有福报了!她才刚刚熄灭了萦在心头的恶念,让内心变得清净仁恕起来,可是,才没有一会儿的工夫,就又被这巨大的恶缘来纠结、缠扰了!咳,人生的希望和幸福,真是渺渺茫茫,她是那么渴望迈上一条光明大道,可是还没走几步,就又被命运逼进那黑暗的歧途里去了!回望前尘,她心似刀碎、意如油煎,放眼未来,她惊恐沉重,内外交困……

她的眼中,含满了悲戚的泪水,有那么一刻,她真想从此永远地闭上眼睛,关闭心扉,把过往的一切都彻底遗忘,埋葬。然而,那些往事就像是一个个鬼影一般,霍霍幢幢地,再次撞进了她的心扉:

王端因是杜鹃儿时的好姐妹,她也出生在这东口村,自幼家境富庶,是明末清初著名书法家王铎的后裔。她不仅相貌出众,又且生性仁善,所见者无不欢喜赞叹,惊为天人。当她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更是出落得不可方物,不但男人们见了会失魂落魄,就连所有的女人见了她,都会眼睛发直。

当时,追她的小伙子简直数都数不过来。可是,她却单单喜欢上了那个才华出众,却家境贫寒的南宫远。说起这南宫远的家境,那简直就是糟到了极点。他家住在王屋山脚下的愚公村,父母早亡,叔叔婶娘一直将其视为祸根,整日铺谋设计,百般荼毒。在他成人之后,他们只分给他一间不到12平米的破旧茅草屋,里面,除了一条四边露着棉花的破棉被,和他自己用土砖临时搭建起的一个土炕之外,其他一应家什器具皆无。那房子既潮又矮,坐到炕上,身板都不能挺得太直,否则,就要碰到了屋顶。不过,他们全村的生活水平,也就那样了,就算是最好的人家,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当地有一句名谚,很生动地形容出了他们的生活状况:“吃了一辈子的剩干粮,穿了一辈子破衣裳。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致富基本靠抢,结婚基本靠想。”

这件事情对于端因的父母来说,自然是难以接受的。但是做父母的,终归心疼女儿,到底还是拗不过她的一片痴心去。经过几番波折后,端因总算如愿嫁给了心上人。从此,她放弃了自己优越的生活,跟随南宫远一起住进了他那间不到12平方米的破败小屋。婚后,小夫妻倒也恩爱互重,似水如鱼,一心一计,誓同生死地过了一段甜蜜的小日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凌厉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并没有遗漏了这方被世间遗忘了的角落。因为受到端因出身的影响,尽管南宫远在单位里的成绩斐然,但最终,他总是逃脱不了被排挤打压的命运。举凡单位里有提干或者到外地学习一类的好事,永远都与他无关,都不会落到他的身上。把个心怀大志、理想高远的南宫远挤兑得就像是一株被压在巨石下面的小草一般,终日唉声叹气,自怨自悲。

后来,他们有了一个胖墩墩小男孩,二人为他取名“伯阳”。然而,可爱的儿子的到来,也并没有给他们的家庭真正带来多少欢乐。眼见南宫远屡遭挫折,内外交困,端因为了他的前途着想,终于痛下决心,主动向他提出了离婚。

南宫远起初听了,百般不依,倾心吐胆地对她说:“端因你当初为了我,放着那么多条件好的人不选,单单跟了我,和我结婚的这几年里,你把从前没吃过的苦,没受过的罪,全都吃了受了,但凡我有一点点本事和出路,都该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可是,我却一点本事都没有,老天爷连半点出路都不给我呀!现在,我让你从一个艳艳生光的黄花大姑娘,眼看就要变成了一个半老徐娘,这个时候,再让我和你离婚,我,我怎么忍心!真要那样,我真连个畜生也不如了!”说着话,眼里便滚出泪来。

但是,尽管如此,半年之后,他还是和端因离了婚。并且当时,端因还怀着一个多月的身孕。不久,他就又娶了县城里一户当官人家的女儿,从此便青云直上了。

很快,南宫远就发现,他的新妻子是一个心机灵敏的人,她的个性上成熟得很早,一般人还在做天真的少女梦时,她就已经懂得了人情世故。并且,她从来就没有什么道德、 节操之类的包袱,她声腺无韵,沙哑干涩,却极爱发脾气。然而,她那翘起的眼尾,又特别有一股子媚劲,很吸引男人的喜爱,把个二婚的南宫远整天哄得像是个癫狂的毛头小伙子一般。不过,也许真是命理的归宿使然,结婚半年多了,他都一直不能让她怀孕。后来到医院一检查,结果竟是:由于多次刮宫,造成子宫严重受创,从此,再也无望怀孕了。

南宫远当时听了这消息,真恨不得一巴掌将面前这个不贞的女人抽死。可是他不能。不但不能,他还必须要在她面前越加的俯首听命。从此,这个女人把他盯得越来越紧,也变得越来越多疑善妒。她因为早就听说过王端因的大名,又见身边所有的男人们都极力称赞她的美貌和品行,因而十分怀恨。终于,有一天,她咬牙切齿地命令南宫远,去把他的儿子抱回到这个家里来。又说,不能让南宫家的骨血,最终流入到外姓人家去。

南宫远慑于她的淫威,只好厚着脸皮回去找王端因“商量”。先是暗以言语镇压,接着又许以钱物。怎奈王端因根本不为所动。也是他气狠了,竟失去了人性。指着王端因的便便大腹就肆行辱骂,硬说她和别人私通,眼看就要生下别人的野种了,居然还要霸占着他的儿子不放!

王端因顿时五内崩裂,大哭着扑上去和他理论。结果,却被他一把掀翻在了地上。接着,便是一阵无情的拳脚和越加恶毒的辱骂……她终因气怒攻心,当场昏死了过去。等她苏醒过来之后,早已经不见了南宫远和她儿子小伯阳的踪影。如此一来,她人生那点仅存的希望和盼头,都被彻底击碎了。当晚,怒雷如吼,霹雳交加,她在一阵阵绞痛之中生下了女儿黛罗之后,便触电而亡了……当杜鹃得到消息,赶过去时,刚出生不久的小黛罗躺在她妈妈亲手缝制的襁褓中,哭声惊天震地,似乎是在向上苍控诉这人间的万般罪恶和惨状……

杜鹃正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耳边听得一团人声。走出屋子一看,原来是郝中和娇唯来找黛罗了。看她们那副交头接耳、欲言又止的神情,杜鹃便知必有古怪。她找了个借口,很轻松地就把她两个打发走了。等她们走出大门之后,她悄悄尾随了出去。果中她料,在她家房后不远处的那片桃树林里,站着南宫元宸和东方樱西,远远地,还站着那个天杀的南宫远!

杜鹃一见到这南宫远,顿时全身血脉贲张。这个丧尽天良、禽兽不如的老混蛋,他,居然也追到了这东口来了!他,究竟想要干什么?难道,他还想把黛罗也给抢回去吗?哼哼,南宫远,我杜鹃可不是王端因!我明白告诉你,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你和你那个无耻的婆娘,你们这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败类禽兽,正是由于你们的贪婪无耻,才一手制造了端因的人生悲剧!像你们这样的衣冠禽兽,早就该被天打雷劈了!

她感觉到,自己性情中的恶,瞬时都被激发了出来。有那么一刻,她几乎就要控制不住地冲上前去,将那南宫远生剥活撕了。幸而,紧要关头,她猛然想起了黛罗来。想到她自幼心高志远,敏感清高,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竟是一个如此不堪之人,那么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呢?

因而,她只有拼命地平复着激怒的心绪。但是,她还是向着那片桃树林里的人们故意咳嗽了几声,以起到威吓示警的作用。之后,才转身回去了。

回到家里,她不免对黛罗又是一番的严敕深嘱。黛罗虽然心事如潮,却也不敢不听从她的命令。她自幼心高志远,对于身边的那些男孩子们,向来都是心如止水。可是,突然间,天降奇缘,来了个天上少有,人间无双的东方樱西,又温柔多情,又体贴周到……她毕竟是少女的情怀,不免激动真情,尤其是这几天里的朝夕相处,她简直就从心底里认定,他和她之间,是一段天赐的良缘。至于南宫元宸,她承认,自己对他的确有着非同寻常的好感。但最终,还是被她证实,她对于他,就像她对秦柘一样,简直就是一种兄妹般的情谊。因为她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只会从心底里产生出一种十分亲切和踏实的感觉,那种感觉并不是绝无仅有的。完全不像她在面对东方樱西的时候,莫名的,心就会突突地跳起来,有时,哪怕只是听到他的声音,甚至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她也会无端地紧张激动起来……

可是,现在,不知为什么,她妈妈好端端地就突然转变了态度,对东方樱西万分厌恶起来。甚至,还要求她也要像躲鬼一般地躲着他。她自然无法揣摩妈妈的心事,而她自己的心事,终日如潮涌动,眼看就要溃坝决堤了。表面上,她虽依旧波澜不惊,可是内心里,却老是浮现着东方樱西的影相。

她年轻的人,不经熬煎。她深知,东方樱西几次上门,都被她妈妈强硬挡驾了。他们相互牵挂着对方,却从此不能相见……她还十分清晰地记得,妈妈第一次见到东方樱西的时候,那种由衷的赞叹:“啧啧,人家一个这么有学问的人,一点架子也没有,一个男孩子,性格好得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菩萨!”

她那美丽的娇容,从此渐渐地憔悴了下去。开始茶饭懒动,连续几天下来,终于一病不起了。杜鹃急煎交迸,百般呵护,四下里请医问药,终是不见起效。

更有秦守善趁着机会,汹汹将她声讨起来:“我早就说过,你女人不像女人,当妈没有个妈样!这才刚挣了两个钱,就恨不能天上蹿个窟窿,地下钻个山洞出来!你现在还能把谁看在眼里?不痛快了,想拿谁出气,想把谁往死里收拾,谁就得白白认命!这不,现在找不到人下手了,干脆连黛罗你也不放过了!秦柘、银珠、黛罗,你们现在可是亲眼看到了吧?以前我说什么,你们还都不信呢。现在,你们总算自己也尝到滋味了吧?”

眼见女儿的病情越来越沉重,秦守善又这般用心歹毒,自己还要一刻不能松懈地提防着那南宫远的远谋近攻,这样三五下里夹攻着,杜鹃竟也险些一头病倒了。

黛罗的病,把她的心都要急碎了。在一个深夜,她终于长叹着气,发出深深地慨叹:“这人世间的情爱,就是这样害人!”

第二天,她亲自找到了郝中和娇唯,让她们帮她把东方樱西找来了。

为了能让女儿重新恢复健康,她决定让步了。何况,东方樱西本人并无任何过患,他只是被南宫远所一并殃及带累而已。在让他与黛罗见面之前,杜鹃心情苦涩地对他说出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并请他原谅身为一个母亲的苦衷和情非得已。说她之所以会这么决绝,完全是为了保护黛罗,她实在不愿意看到那南宫远做出哪怕是半点会伤害黛罗的事情来。又含着泪,深责不已地说:“我原只是一心为了她好,却没有想到,自己竟先把她给逼得病倒了。我是真不知道,这孩子,简直就跟她的亲妈一个样,一旦对一个人用起情来,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这时的东方樱西,只觉得好一阵的恍惚震荡。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后来便是一片悲愕交加了。他终于明白,这一切并不是在梦中了。杜鹃已经不再对他刁难设障了,而他也因此知道了,自己为之深深倾心的姑娘,居然对自己也是这样的痴心一片。并且,她对他的感情,已然到了如此地步!他悲叹的是,黛罗的亲生母亲竟有着那么悲惨的命运。还有那个聪明绝顶,与他相识了将近十年的南宫元宸,直到现在,他居然还被蒙在鼓里,连自己亲生母亲究竟是谁,都还不知道。还有,这个他自认为是和他有着“天生的夫妻相”的黛罗,原来,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惊愕的是,那个平日里满口“道德仁义”的南宫伯父,原来,在他耀眼的光环下面,隐藏的,竟是如此不堪的本质!他心中波澜起伏,又觉得愤恨。杜鹃不免又向他剖腑深嘱了一番,他连连点头,事事应允。于是,他便在杜鹃的带领下,走进了黛罗的房间。

黛罗憔悴的病容,让他差一点落下泪来。杜鹃轻踮着脚尖,探手向黛罗的额上摸了摸,轻声叫着她的名字,说:“现在好点了吗?樱西来看你了!”

黛罗终于从昏昏沉睡之中,沉重地睁开了眼睛。当她一眼看到东方樱西之时,顿时感觉到一种模糊而伤感的幸福,一时间也分不清究竟是不是在梦里了,只有泪水无声地汹涌着。

杜鹃满怀愧疚地直握着她的手,说:“黛罗,都是妈不好……孩子,你千万不要怨恨妈呀!”

黛罗的眼泪越发的汹涌了。她现在终于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在梦里了。她只觉得一种奇特的痛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心里是那样委屈。杜鹃和东方樱西彼此交替着安慰了许多好话,她才总算是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在他们整整大半天的悉心呵护、照顾之下,她终于能自己走下地来,和众人轻松说笑了。

看着女儿的脸上重新绽放出动人的娇红,杜鹃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转天一早,她不见了。

接下来的一连两天里,身边所有的人都在到处找她,却哪里都不见踪影。

看着黛罗心急如焚,东方樱西终于心头一动,忙去问秦柘:“知不知道王屋山的愚公村在什么地方?”

秦柘点着头说:“知道。”

于是,大家便忙驱车直奔王屋山愚公村而来。

原本,东方樱西一再劝阻黛罗,让她留在家里等消息。怎奈,她似乎从他坚定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成功的希望,说什么都要跟着一起来。还有南宫元宸,也根本不听劝,坚决要与众人同行。

大家谁也没料到,在他们的身后,还紧紧尾随着一个南宫远。

王屋山位于河南省济源市,南襟黄河,北控太岳,西接中条,东依太行。是中国九大古代名山,道教十大洞天之首,古属九州之中州。因其“山形如王者车盖”,故而得名。主峰天坛峰通天拔地,上接尾箕,超然如在霄汉之表。乃宇宙间的天柱地轴,向有“运日月以旋,衡地道纲维”之誉。又有华盖峰开道在前,五斗峰罗拜于后,日月二峰相朝左右,其格局恰似“王者之屋,众仙之宫”,其威势正如“王者驾临”。天坛峰山巅,巍峨屹立着一方巨石,传为女娲补天之石。又是轩辕黄帝设坛祭天之所,故世称“太行之脊”,“擎天地柱”。

这里如今已是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有神峰异岭三十八处,仙洞名泉二十六景,洞天福地五大奇观。2006年,申请成为了世界地质公园。总占地面积265平方公里,分阳台宫、愚公移山处、不老泉、千年银杏树、天坛峰、总仙宫、五斗峰等7个景区,125处景点。在唐代,这里便建有大批宫观。其中的上方院,传说是轩辕黄帝曾于此处访寻四山,故原称上访院的。司马承祯初来王屋时,居于紫霄峰,现在还留有青罗仙人观、三清殿、山神庙、太山庙等遗迹,这些建筑全部建于隋唐时期,不但构造奇绝,点缀天然,同时又与自然景观构成“天地星宿同构宇宙的格局”——所有宫观的轴线,都对准天坛以及天坛背后的王母峡。恰好呈现出向东南方开口的勺状,于是构成一个北斗七星拱围天坛的紫微垣神话。阳台宫、迎恩宫、紫微宫相连,形成北斗七星之柄,十方院、铁梁庙、王母殿、混元殿相连,呈勺状。天坛顶拱围其中,峻极至尊,横陈天际……千百年来,王屋山以其神秘雄奇的自然风光,势凌尘寰百万群峰的鬼斧神工,吸引了无数帝王将相与大儒贤能前来朝拜。此间,现在还留有李白写的草书《上阳台》。

愚公村坐落在王屋山西。这里是王屋山旅游线路的起点,一路上的建筑自南而北,依山就势。森林覆盖率达到98%以上,各种珍稀动物不可胜数。

不过,这时车子里的几个人,谁也没有心情去观赏这满眼的美景。

车子一开进村,才一停下来,里面的几个人就都一拥跳下车来,齐唰唰地看着东方樱西,看他将如何施展神通。

东方樱西这一次十分郑重地对大家说:“我之所以断定阿姨可能来了这里,是因为几天前,她跟我说过,她有个至交好友住在这里。她,有大概20多年的时间没有再见到她了。这两天里,我们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因此,我才想到,她大概是到这里看望老朋友来了。可是现在,大家看看,我们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如果一起到人家家里去找,那肯定会让人家以为阿姨是跟家里闹了矛盾,生了气,才出来的。那样的话,阿姨她一定会在老朋友面前很没面子的是不是?那好,大家现在就听我的话,由我和秦柘负责去找阿姨,剩下的人全都留在车上等候消息。如果我们真能顺利找到的话,到时,你们大家是否需要露面,咱们就一切听从阿姨的决定!”他的口气,到了后来几乎是不容商量的,说完,就掉头和秦柘一路去了。

不一时,二人来到了一户人家的大门前。那门前有两株七叶菩提树,开得风神咄咄,郁茂非凡。那树下,有一口汩汩流淌的清泉。二人正在犹疑之间,从那大门里走出来一位50岁上下的慈眉善人,见他二人像是要打探路径的样子,就主动和他们招呼起来。

东方樱西连忙向他打听,知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名叫王端因的人?

那善人一听见“王端因”三个字,眉毛立刻拧在了一处。他将面前的两个年轻人重新打量了一番,叹了一口长气说:“哎,在我们这王屋山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有谁不知道王端因呢!可怜她人好命衰,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让祸害死了。你们打听她做什么?”

秦柘一听这话,当即便惊出一身冷汗来。他愕然地看看那老者,又怔忡地望向了东方樱西。

东方樱西一脸沉着地对那善人说:“我阿姨是这王端因从前的好朋友,几天前说要到这里来祭奠她的。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去,所以,我们就过来接她了。不过,我们都不知道那王端因的坟地在什么地方,还要烦请您给指一下路才好。”那善人一听这话,忽然回味过来了什么似的,转头就向屋里直喊:“毛蛋子,你出来一下!”

话音未落,就见一个黑壮的年轻人连声答应着走了出来。

那善人便问:“你媳妇前天回来是不是跟你说,有一个从外地来的婶子,去了你端因婶子的坟地,回来后就住在她的旅店里了?”

那毛蛋子连声说:“是,是啊!”

那善人听了,便喜笑颜开地对东方樱西和秦柘说:“你们还真是问着了!噫,这可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啊!走,我和我儿子领你们过去认一认,看看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东方樱西和秦柘一听,心里便估摸着那人大约就是杜鹃无疑了。二人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简直都不敢相信,这一次的寻找,居然会这么顺利。两人直向那毛蛋子和他的老爹道谢不止。

然而,让东方樱西没有料到的是,那毛蛋子和他老爹,居然带着他们又重新走到他俩刚才来的那条路上去了。结果,半途中,他们还是又不可避免地碰上了等候在原地的一班人马。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