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黑莫尼章的头像

黑莫尼章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1/01
分享

故乡(组诗)


·黑莫尼章

 

 

 

你记得吗

人间最初的喧嚣与寂静

小小的混沌

词和光契合的天真

色彩流溢于空气的颗粒

被亚热带风深吻过的红脸颊

点状雀斑的芝麻

他们不是用五官生活的

像拙朴的草木

因脚步缓慢

听见自已的心跳

       

          2018.9.23广街

 

 

《白乐寨座标》

草木退回光里

碎片蓝,云枝节

密闭空气发酵旧时光

姻脂脸颊的小女孩

我的胃和鼻孔在找你

咽下你的骨头和肉

唯有一只潘多拉盒,跳进

岁月的草丛中

怎么才能找到你——

 

压低声音

再放一个我在这里

请记住:

东经102  北纬22

依然有阳光水流爱

          20189.26   白乐寨



 

《阿噜情歌》

火焰落在山的胸口

蚂蚁停下四支手

怀抱木箱,背靠树桩的人

轻轻哼唱老歌谣

黑暗睁开眼

小红鱼②要回家

牛群,别追她的脚

别踩我们心口的谷粒

          20189.27   老集寨

 

①阿噜:彝族支系。

②小红鱼:河神,传说给阿噜男人带来财富和爱情的女子。


 

 

《中寨遇霞》

巨人鞭打大地的背脊

群山弯腰,向北走

牛群向北走

蚂蚁向北走

阿波②,你唱过的情歌

泪水织密火焰

是最后一齿

回家的钥匙

20189.28 老勐至铜厂途中

 

 

①中寨:金平县老集寨乡马拐塘村委会中寨村民小组。

②阿波:阿噜语,语为阿爷。


 

 

《云雾茶》

两瓣绿抱住头

隐秘的疼

从腰间向上爬

 

你的头是我的头

你的脚是我的脚

唯思念

被时间的河分开

 

四周聚满舞蹈的手

白色生产线洗涤鸟鸣

我走过森林

巨兽舒展身体

 

青草从工装服里长出

口渴的绒毛

一群狗忽然转身

咬住阳光的涩

   201810.16   仙人洞路


 

 

《金子河的天空》

向下的唇

向上的脚趾

 

他们的语言

一秒前和一秒后,皆不在

 

多疑的暗抱住蓝

藏在皮肤下的愁和欢

 

静谧的拉扯。我们的独

在光里碎开

                   2018.7.21 仙人洞




《阿哈迷的石板路》

太阳在石子上赶路,深一脚

浅一脚

一匹风雨装在阿叔的衣袋里

天热了

揩汗。行走。吆喝

脚下的石头弓着

像老太婆捣辣子

左一句太阳出来照高岩

金花银花滚下来

右一句金花银花我不爱

只爱阿妹好人才

唱着,走着

山歌是收不住口的麻袋

倒出多年前的云雾,马帮,桃花

倒出石头上赶路的孩童

 

2013.11.27


 

 

《从谷地新寨回来》

我和父亲经过黑暗的腹部

蓝火在谷尖聚集,密谋,又蹦开

听说死人骨头是他们的父母

我拉紧父亲的手

 

月光进入密林

大地变成星星点点的海

“洗—唰,洗—唰”

无数沙穿过树木的骨缝砸下来

 

我把头埋进父亲的背

像一尾受惊的小鱼

在巨大的洋流中抓住一根浮萍

改于2018




《今夜的星空不安静》

左边星星,注视右边垂下的闪电

来过一场雨

和两次骨头断裂的轻响

 

远方的手,不要敲我门

小鹿越过草坪,从凤凰树下

跳进夜晚的心脏

 

我没给自己写墓志铭。我不在这儿

死去的纸上,谁的笔

走风漏声

 

                                         2018.8.13


 

 

《野花》

抽象,抒情和词的情绪

属于你——帽子的反光

我住在帽沿暗处:

阳光,水,树枝

扎染的林地

 

                       2018. 9.23  仙人洞路

 

 

 


《坪河草地》

熟透的绿荡在四野

抽空的静

和一只耳朵相拥

天落在水下。云吊在枝上

牛羊嘴

慢在夏娃的指间

           2018.8.20马鞍底



 

《不是银子拴在蓝线上》

不是银子拴在蓝线上

月亮的钟摆脸

不是你称我“亲爱的”

草坪徒长

 

不是我的诗被深爱

我死去

不是引力之丝翻转

大地走神

 

暗把细小的求救

压在腹部

打开深渊和翅膀

                   2018.8.6



 

《你从我面前经过》

和很多次一样

你的衣袖带着风,迷迭香

抓住四周的热和水

 

我的皮肤感应你

经过的欢悦和忧伤

数次点燃浇灭,像水边的嬉戏

失控的孩子

 

卷起大小“山竹”

气流穿过椅背裹紧我

不要转身。你还有一只箭

会击中我

2018.9.18  河东南路




《溃 败》

一尾花月亮钻进墙壁

尾部卷起螺旋海水

她以为足够快

可以逃逸光的花瓣和词语

心跳把自己

从肋间递给我

每次蹦跳都写着草地,阳光,午后

他的手指

火焰下的轻问:

诗人,会写情诗吗

                         2018.6.2  仙人洞


 

 

 

《预 言》

----致父亲

 

6岁的预言在36岁打开。卷曲的黄边

泛着磷火,也许只是个梦

时间的指针少走30圈

 

我们温暖的家还在。那个夏天

地上摆很多童年的盆

填填补外,你和母亲漏雨的屋顶又好了

 

我抱着这件纯蓝的温暖

和站在对面的女孩争吵

我讨厌她的三角眼小心脏

脑袋后面一根犟骨头,仿佛就是你

 

我数次将她击倒

以为这样,她会退回你身体

把母亲的另一半还我

水火战争,你打开预言的纸卷

 

让自己暴露于空气。补丁的蓝衬衫里

没有什么雷打不动的硬骨头

只有一掌岁月的胎记

                    2018.6.17 仙人洞路




《雪线》

深蓝游动,蓝间的白

睁开眼

浅色枝叶扣在一起

煽动翅膀

 

长高的白,被34度气浪压低

我的手指发出翅膀裂开的声音

摁住的蓝,向下游

拒绝停止

 

他们叫醒我身体的兽

一次一次,黄花兽在草地打滚

低呜。像昨夜的灯咬自己的毛发

长出豆子开花的声音

改于2018.627




 

《越人歌》

山有木兮,木有枝

枝俱已修剪整齐

退回叶和芽

   2018.10.2   仙人洞路




 

《在春天错过》

四白垂下冷和光

爱过我的花奔向远方

那里住着深蓝

孩子们在多角的往事里追逐

放跑自己的小鹿

我怀抱行走的脚趾

被影子和水浪轻轻拍打

                                  2018.3.27




 

《指甲翅膀》

脆生生饼干,在我口中断开

云雾月,隐花纹

在脚趾生长,沉默

发出“啊”的惊叹和欢愉后

向更远的虚空和沉默

射出短暂的弧




《飓风“山竹”》

——父,以您之名,让我们不再恐惧……

 

1

空气的粒子忽然暗了

云霞撤掉火焰

二季玉米脱下外衣

融入静里

 

静静的河

静静洗过带电的皮肤和毛发

抱我在黑胸口

指甲的叶片发散磷火

 

万物的脸从未这么红

这么美

运送傍晚的车队慢下来

睡狮悬浮微粒中

 

瓦檐上,十二个慵懒的白孩子

卧在黑猫腹下

一些掌管万物的公章、合同和烛火

将在两只巨掌间交接

                          2018.9.15   广街

 

2

蓝星卷曲脊背

的一片太平洋皮肤

的一粒小细胞

 

吸足阳光和水

向上运动

顶开空气的叶子

一支壮大

 

解锁的风和热能

向上!宝蓝发丝缠绕

海伦迷乱的眼晴

一圈又一圈

2018.10.16  河东南路

 

3

贪吃的孩子

踢开两层雾的门。饮水醉

行在宽阔的风里,时而左

时而右

 

运动的胃,停不下来

不可控的力量

催动光,运转水之磨

 

父亲,父亲,你在哪里?

歪斜的孩子

和吕宋岛撞在一起

2018.10.16  河东南路

 

4

手臂骨折

换来大脑的片刻安静

 

胃疯狂吞食

周边的热和水

 

一觉醒来。孩子发现自己

由小个子长成巨人

 

肚子里挤满海水

毁灭的风暴和词

2018.10.16  河东南路

 

5

自西向东的时间加快流速

海伦再次控制她的风眼

——孩子的胃

不停吞吐的深蓝之域

 

飓风和水的手掌压低身子

拍打地上的骨头

积木的高楼向右歪去

 

小草的树木被连根拔起

纸张,塑料桶,毛发

脱离原位。在时间的体液里坏死

 

蓝星抚摸背上的痤疮

哦,又长大了

2018.10.17  河东南路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