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春彦的头像

张春彦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0/09
分享

樊山

 

即使在邹城,樊山也不能算作很大的山头,更不能用巍峨来形容了。山坡的北面,有百许户人家傍山而居,村庄也就叫做樊山村了。在这个村庄里游走,鸡鸣犬吠,莺歌燕舞,隐约里能看到黄发垂髫悠然自得,总是有穿越的感觉。

山脚下的村口,有个转动了几百年的石磨,如今仍然被使用着。因为多年的转动,烙下岁月深深的痕迹。原本粗糙的表面,竟然十分光滑平整。有风吹过的时候,石磨会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让人顿生疑惑,那是它自己在转动吗?而风吹动的,不仅是这几百年的石磨,还有旁边那棵和村庄、村民默默相伴了百年的柳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当柳枝风摆婆娑时,不知是在祝福劳作的乡民风调雨顺;还是在静候远去多年、因思乡心切而即将归来的游子?

柳树的旁边,是已湮没在光阴里许久的土地庙遗址。高耸的地基,零星散落的残垣断壁,精美的石制卍花石窗,彰显着当年的显赫与辉煌。旁边有休息的长者,白须冉冉,满脸沧桑。问他当年庙宇景象、供奉着哪路神仙时,他们会幽幽地叹口气,轻声絮叨:可大了,是附近最大的土地庙。庙里供奉着好多神仙,听我爷爷的爷爷说,那里有:山神奶奶、牛马王、土地老爷靠山墙。说完后,把眼睛一闭,人就沉浸在对遥远的回忆里。

土地庙往上,有一处清乾隆年间修建的老房子,房子里还居住着人家,房屋的主人还保留着光绪年间买卖房屋的地契。房屋的房梁楠木做成,地基青石铺就,房墙青石垒砌,房檐由花砖拼接,花砖上刻有荷花、八仙的形象,在石头的古朴厚重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栩栩如生的活泼。院子的门口,主人植了一棵紫藤,花开的时候,难言的妩媚。

继续往上走,就是在石头垒砌的房子和院子间穿梭了。石头院子密密麻麻,错落有致,形成深深浅浅的巷子。从巷子中间前后望去,曲径通幽,没有尽头,满眼里仍然是形形色色的石头建筑。石头的院墙完好如初,墙缝里长了生命力极强的野草、灌木,随风摇曳。房子的房顶虽然近乎全部坍塌,但房子的墙基,却保留完好。修筑墙基的石头上,镌刻了简单古朴的花纹,横着的叫“黄瓜架”、竖着的叫“一炷香”,斜着的叫“风摆柳”,相间的叫“满天星”,让你在凝视时,心里忽然会发生淡淡的哀愁。院子里有各种生机勃勃的树,有的树还怒放着美丽的花,给这淡淡的颓唐,忽然浓墨重彩地涂抹了鲜活的亮丽。

看到村东南角、山坡中间那眼百年前开凿的老井,你才会明白山名的由来。最初的时候,村民们也是在山阳而居,因为缺水,所以不得不翻过山来,到山的背面生活。为了纪念那段在山阳生活虽困苦但并不缺少希望的日子,村庄得名“翻山”。得益于后来举全村之力凿出的老井,村民们得以代代相传、繁衍不息,村里的诗书人家、饱学之士,感恩于这座山是村庄的屏障和篱笆,遂更名为樊山。于是那袅袅的炊烟和淡淡的乡愁,就悠悠地飘荡了这么多年,凝聚在如今然清澈的古井里。怀旧的人们,还是习惯来这里打水喝,说水里有原来的甘冽,自然的味道。井水流过的石沟旁,生长了几株北方少见的茶树,掐一把叶子,放在手心,能闻到几许清香;放进嘴里,咀嚼几口,感受到的是如同老井里的水一样的芬芳。

到山顶,能看见乱世时村民为自保而修建的石头山寨。山寨里的房屋早已坍塌,但6米多高、3米多宽、2000多米长的围墙,依然矗立着,用沉默展演着当年的宏浩,让人去冥想岁月的轮回,让人去叹息历史留下的深深浅浅的遗憾。爬上墙头,四下俯瞰,茂密的树木郁郁葱葱,漫山的野花千姿百态,清脆的鸟鸣,翩翩的蝴蝶,争先恐后的挤到你的眼帘,似乎真的到了桃花源里,不知今夕何夕。

游走在这样的村庄,看疏篱曲径,观竹石烟霞,听楸枰响碧纱,总是有穿越的感觉,总让人在穿越里期盼可以采摘到自己喜欢的花儿。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