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春彦的头像

张春彦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10/10
分享

也算邂逅

好长时间以后,国庆开始后悔从微信联系人里删除了那个叫做“浅浅的微笑”、自己备注为四妹子的联系人。不然,自己可能真的会有一次值得吹嘘的致命的邂逅。

几个月前农历七月十五晚上,那天他原本是邀了几个朋友到二道街啃李老二羊蹄子去。下午下班后把孩子接回家,伺候孩子做完作业,换上了没有口袋的半截裤,给妻说了一句有人请他吃饭就往外走,没有理会妻幽幽的目光,但听到了妻咬着牙根说的话:记住,十二点前回家,十二点后回家的男人没好东西!

他慢悠悠的踱到宝塔山斜对面的过街天桥时,发现宝塔山“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的主题灯光展演已经开始,桥上、桥下面的广场上挤满了外来的人,不时发出赞叹声。看了多少次的他早没了新鲜感,准备下桥去小吃街时,听见身后的、桥下的人又发出欢呼声,而且都仰头向天空看,他也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原来是一轮圆月悄悄的爬了上来,在宝塔山上的宝塔身旁熠熠生辉。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国庆随口嘟囔了一句,想想自己约的是一群老爷们,就索然无味了,转身准备下桥。

“帅哥,能帮我拍张照片吗?”耳边传来清脆的、温柔的声音,在发了两分钟愣后,国庆才确认人家是叫的自己。对于帅哥的称呼,他是从来不敢随便答应的,担心自取其辱。尽管个子长得还可以,但由于有一脸的酒窝,所以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属于小鲜肉之类的帅哥。当年热恋时,当时的女友如今的妻夸他可爱时,也只是说他笑起来嘴里露出一对小虎牙时有点小小的迷人。

但这温柔甜美的帅哥的称谓还是让他心头懵懂,回头看时,打招呼的是一位让人怦然心动的女子,飘逸的长发,一袭白色的连衣裙,艳若桃花。心跳加快了,他疾步走过去,用人家的手机帮忙拍照。无奈人太多,拍了很多次都达不到美女的要求。而他的手机也成为累赘,放在地下怕被别人拿走,攥在手里影响帮忙拍摄效果,最后他甚至用小虎牙咬着自己的手机给人家拍照,引得那美女笑的喘不过气来。

看到他忙的大汗淋漓,美女有点不好意思了,问到:我帮你拿着手机如何?国庆仿佛顿悟,马上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美女接过去后,做了个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时巴拉圭美女拉里萨.里克尔梅的动作,把它放到了她丰满的、充满诱惑的双乳之间。

国庆的脑子猛地一热,更加热情,带着美女从桥的东西南北几个方向,从不同的角度,拍了许多照片,直到月亮升到了宝塔的正上方,才得到美女的首肯。在美女娇笑着说感谢的时候,他想起自己还有啃羊蹄子的约定,急忙往小吃一条街跑去,甚至忘了要回自己的手机。

到了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小吃街,当他想问朋友在哪个摊位时,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又出了一身汗。急得团团转时,朋友发现了他,一把把他拽了过来。

啃了四个羊蹄子、吃了十串羊肉串、三十串鸭肠、喝了五瓶啤酒后,朋友们才停止了对他迟到、摆谱、打电话都不接的批斗。因为此时,那叫他帅哥的美女追了过来。她从胸前取过手机,递给他,说:“谢谢你,三哥哥”;朋友们不怀好意的大笑起来,学着美女的腔调说:“谢谢你,三哥哥”。国庆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了,好在喝了这么多啤酒,看不出来是羞得还是酒精的作用。

在朋友们的怂恿下、在酒精的刺激下,国庆大胆邀请美女坐下来,一块啃羊蹄子、吃羊肉串、鸭肠、喝啤酒。对于大家心怀鬼胎的打探,国庆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如何介绍这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不一会,美女发现了他的窘相,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说:你们叫我四妹妹吧!

不知道又啃了多少羊蹄子、吃了多少羊肉串和鸭肠、喝了多少瓶啤酒,朋友们酒足饭饱,准备回家时才结束了对国庆的打趣。人家都散了后,美女意犹未尽,对国庆说:“三哥哥,听说延安的凉皮好吃,能不能带我找一家地道的面馆去尝一下?”就这样,国庆陪着这个四妹妹又去品尝了凉皮、吃了酸奶......后来又陪着美女散步回到宝塔山对面的过街天桥上,分了手。分手时,美女主动加了他的微信,在微信里留下了手机号,然后邀请他明天晚上再一块看灯光秀、赏月亮、啃羊蹄子,最后说了声再见,飘飘的走了。国庆在桥上发了一阵子呆才清醒过来,打开手机看微信,果然多了个叫“浅浅的微笑”的联系人,她朋友圈里晒的照片果然是自己帮她拍摄的,于是又激动了一下,吼了一句“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并随手为“浅浅的微笑”备注了“四妹妹”。

国庆的陶醉是被电话响了一下就挂了的熟悉方式打断的,一看时间到了夜里十一点半,一看是老婆的号码,他飞也似的往家狂奔。

家里的灯全没亮,门也没反锁。他轻轻的打开门,蹑手蹑脚走进去,原本以为平安大吉、躲过一劫,耳边却传来妻低沉但凶狠狠的声音:几点了?你还回来?这个点回家在外边准没办好事!十二点以后回家的没有好东西!

他早宠辱不惊、习以为常了这样的批判,没敢解释,更不敢反驳。跑到卫生间里,装作要方便的样子,擦干净额头上的汗,把手机调到静音状态,迅速打开微信,发现“浅浅的微笑”给他发了两条信息,一条是“位置共享”,似乎是她住的宾馆的地址;一条是“明天不见不散,微信联系”的约定。他愣了足足一刻钟,内心了挣扎、斗争了好多次,犹豫再三后,依依不舍地把“浅浅的微笑”从联系人里面删除,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妻一如既往地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国庆只好表现的更加殷勤。到办公室后,昨夜有约的朋友们纷纷打来电话,羡慕他的艳福,并打探那个四妹妹哪儿的,叫什么,如何认识的,把他挠拨的口干舌燥。一整天,他总是心神不宁的手机不离手,五分钟就打开看一下,看是不是有人申请加好友,但一直没有。晚上,他早早的跑到宝塔山对面的桥上、小吃街那里来来回回寻觅了好几次,遗憾的很,没有再遇见他的四妹妹。如果不是有妻十二点必须回家的近乎苛刻的要求,他甚至都想做抱柱的尾生。

    一天,两天,一周,一月,几个月过去了,国庆的期盼还是落了空。偶尔再有朋友提起四妹妹时,国庆总是恶狠狠的想骂人,可一张嘴,却不知道该骂谁,只能悻悻的说:这该死的偶遇!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