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承斌的头像

张承斌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2/05
分享

沈巷,沈巷


江北重镇沈巷,于我并不陌生。虽不敢妄称自己是沈巷人,但我与沈巷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且有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在经年的岁月奔波里愈加清晰。

我家住在裕溪河畔,与河之阳的沈巷(旧时沈巷集镇距离我们约十多公里,此处所指区划调整后的沈巷镇区域)仅一河相隔,可谓一衣带水。春来繁花似锦共赏,朝去鸡犬之声相闻,隔岸挥手是朋友间彼此最好的问候。那里,有我的亲戚、同学、朋友。沈巷今夕的点点滴滴,永远牵挂在我至纯的心灵里。

我对沈巷最初的印象源于它每月的逢集。沈巷自古就有逢集的习俗,究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世代相传,延续至今。

小时候,每听逢集,便央求父母带我前往。往往此时,父母即以干活相要挟,而我则欣然应诺。那时,我小小的富于幻想的脑海里,时时刻刻充满着对沈巷热烈而神秘的向往。

起个大早,小手在脸上那么简单随意地划拉几下,就一路怀揣着兴奋,播撒着歌声,与父母同行。

其时,虽月朗星稀,村子却早已醒来。牛羊在圈外散步,鹅鸭于庭前戏水。勤劳的庄稼人借着昏暗的灯光,让彼此的说笑声穿过逼仄的门窗相互拥抱。

村外,通往渡口的田间小径上,一排排时短时长的影子,在如水的月华下晃动。夹杂泥土气息的花草芳香扑面而来,清风细语,蛙虫无眠,露珠在我们的脚面上亲吻、跳跃。远处人家的公鸡啼鸣之声,欢悦、悠扬,随风而来,不时穿越我们的耳膜,扰乱我飞扬的思绪;随风而去,在暮春清晨的田野上空盘旋回荡。大家彼此招呼着,说笑着,背负着。

赶集,让乡邻们暂时忘却了人生所有的苦累与伤痛!

牵着父母的衣襟,我们登上了小木船。艄公的桨声扳动悄然流淌的河水,咿咿呀呀,极富节奏,仿佛唐诗宋词里的伊人,用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平仄韵律,诉说着千年古老运河的前尘往事。帆船匿影,水面无波,我在欸乃的桨声里,想象着心中沈巷的倩影。我向来害怕千帆竟过,浪击舟楫的疾驰。那惊醒着的跃动的一道道波纹,是多少旅人自古至今不泯的诗心。

俄顷,船夫置桨,我们离船登岸。夹岸百步,人群汇聚。一行人浩浩荡荡,手提肩挑,沿着早已熟稔的羊肠小道一路进发。

脚下生风。沈巷,在我期盼的眼眸中渐行渐近,继而柔软而温润。

约莫一个多小时的光景,朝阳把早晨的沈巷置于我们面前,我眼前豁然开朗起来:星星点点,散落着些许红墙黛瓦的民居,藏迹于在窄巷深处。一座有些古老、有些破旧,还有几分沧桑之感的集镇赫然在目。

彼时,第一缕阳光洒向一条狭长的街道,屋面之上,青青的瓦楞熠熠生辉。光线挤过密匝的缝隙,落在行人、器物、车辆或商店门前,越发斑驳而陆离。远近的村庄、树木、房屋全都罩在一片金色之中。这条街道依傍身后的合裕路而立,合裕路由东向西一路奔去。早点的香味从巷陌深处飘逸而至,诱惑着我辘辘的饥肠。人流从四面八方咸集于此,万头攒动。不大的沈巷街道,除却两旁摆满了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和高高低低或隐或现的房屋,余下便是人流,绝无缝隙。 

我在人群中拥挤,死死地揪住母亲的衣角,生怕稍一疏忽便流落他乡。小贩们此起彼伏、颇含顿挫之韵味的叫卖声,在我耳畔不绝如缕,久不散去,撕扯着我焦灼的心灵,而我,却难以光顾那些无法抗拒的诱惑。我在大人们的股缝里,苦苦地寻觅着难得的光明和期盼着的惊喜。

就这样一直被父母拖着、拽着,在一片嘈杂声中拥挤、躲避,好不容易挨到了晌午时分,我已疲惫不堪,却一切未能如愿。

我所喜欢吃的食物呢?我所喜欢看的小人书呢?我无法知晓,它们在沈巷的堂奥里藏身何处。

繁华、热闹而又万分拥挤的沈巷,让我扫兴而归。踽踽独行中,我难以言说我对旧时沈巷最初的印象。

时光流转,岁月推移。后来,也曾多次去过沈巷,但大抵都是如此,绝无我心中的清雅、闲适可言。

长大后,许是工作繁忙的原因,尽管我与沈巷近在咫尺,但去的次数却越发见少,以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未能亲近。

朋友与同学曾极力相邀过,而我这人凡事总有自己的盘算:彼此皆为生计奔忙,若非情不得已,又何必无端打扰他人,一切尽可在省略中保持一份优雅、淡定与从容。

沈巷,依旧沉睡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古朴而又繁茂。时光不老,总喜欢匆匆地从我茫然的眼神前一晃而过。

今年初,同学的儿子成婚,向我发出邀请,我慨然应允驱车前往。

一路驾车疾驰在通江大道上,穿二坝互通立交,过裕溪河大桥,一条宽阔崭新的柏油马路指引着我直奔沈巷。这就是传说中的和谐大道?我惊讶了,不觉瞪大了眼睛。

道路两旁,目力所及之处,是遍地白雪似的种植蔬菜的塑料大棚,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四处蔓延,挤挤挨挨,首尾相连。沈巷,一直以来就是芜湖的“菜篮子”,她尽心竭力地保障着芜湖市民的蔬菜供应,在芜湖的城市发展与建设中功不可没。车窗外,一幢幢装饰精美、豪华的洋房,掩映在道路两翼的绿树丛中,时隐时现,像极勤劳朴实的沈巷人的低调,又像是和我在开着善意的玩笑。

及至来到沈巷,我早已惊得目瞪口呆。眼里所现的,俨然是一座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镇,绝非三四十年前的沈巷所能比拟,用“天壤之别”来形容她的今夕毫不为过。一条条整洁宽阔的马路纵横交错,一座座目接云天的高楼鳞次栉比,一家家光鲜敞亮的店面林立有序,一辆辆崭新豪华的汽车奔驰而过。商场、银行、宾馆、酒店、KTV、政务服务中心…….可以说,凡是在城市所能见到的,在今天的沈巷,你都能一一领略无遗。

同学的家住在一爿小区里。小区环境整洁、美观,道路宽敞,花草铺陈,芳香扑鼻;一栋栋住宅楼高耸入云,外观精美大方。同学帮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整个沈巷集镇估计不下十五个小区。

宴席是在一家大酒店里举办的,场面异常热闹,仪式庄重典雅,尽显高端大气。

下午,同学建议去宝能城逛一逛,我当然满心喜悦。

车子在大街上穿梭,游鱼一般。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约十分钟的工夫,就来到了宝能城。

时值初春,阳光普照。风,吹在脸上,并无丝毫暖意,相反,倒有些料峭的感觉。而偌大的宝能城里,却充满一派勃勃生机:道路宽阔笔直,纵横交叉;两旁,鲜花斗艳,草坪葱绿,树木吐翠。一排排厂房整齐有序地排列着,似待令的将士蓄势待发。凉亭,假山,池沼,小桥,流水,一切在我们的眼里鲜活起来,灵动起来,仿佛城市花园的云水禅境。

最令我惊叹、叫绝的,当属那一片泛着粼粼波光的湖泊,狭长而绵延,水水相连,桥桥相通,尽显城市风采。蓝天的倒影在湖面随微波轻晃。湖岸边,柳条低垂,芦狄无絮,翔鸟蹁跹,游鱼潜底……

我感叹这绝佳的晨练好所在,也发自内心地羡慕沈巷人民,能坐拥这样一个面积广大、景色优美、设施完备的湿地公园,该是天底下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看着我悠远的目光,似乎在作无尽的畅想,同学说,留个影吧,这样也好不枉此行。

我举双手赞成!

“嚓嚓”作响的闪光灯记录下我们同学间绵绵的情谊,当然更记录下了我对沈巷今夕至真至清的记忆。

我想,我从此永远不会走出对沈巷的记忆。

思念一座城,从“新”开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