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赵华奎的头像

赵华奎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0/25
分享

烟火(组诗)

烟火(组诗)

文/赵华奎


◇炊烟


用目光弹起炊烟,乡愁的旋律低缓而浮沉

一个人避之不及,又欲罢不能


抵达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或是秋声迭起的时刻

听见流水,还原一位歌者的身份

巡回于几座村落之间,低吟,不止


又一个黎明刚刚苏醒

鸡鸣嘹亮,犬吠凌厉,唤出一轮红日

庭院内

浅光斜,拉长了母亲生火造饭的背影


炊烟栖于老屋顶

那些与它密切相关的物景,悉数入场

我一个人漂在异乡,独自弹唱


◇落日


落日暂憩于西山之巅

用慧眼,默默打量这将暮未暮的人间


遥见霞光,正以赤橙之笔粉饰天空

渲染一个日益丰实的故乡

脱去叶子的枝桠间

每一个稀松的鸟窝,都在镂空秋色


乡事原本属土,无需佛法加持

纷纷沉湎于田野、村庄和池畔

迟缓而淡定

每一句乡音,都比经词耐听


该是倦鸟晚归时

一群群,一队队,或疾奔,或缓行

最易识别的一只

怎么看都像寡言的父亲


◇霜降


落叶过于颓废,完成了最后一句秋之题词

顺着风向滑进泥土的深渊

霜降至,秋水暗殇。在开往冬天的征途上

一阵凉风,剔走了草木呈交的陈章滥句

将人间这片寂静的牧场,送入灰黄


一日伊始,由一轮冒升的红日开启

刚刚经过的黑夜,又转向世界的另一面

抚摸着熟睡的人们

我的清晨,鸟鸣是必不可少的一道佐料

穿过微寒的空气,径直走进一首诗的韵脚


让思念归根,还需要窃取更深的寂静

才能把已经涣散的目光,一次次打成绳结

一头系住故土,另一头系住他乡

还需要唤出烟火,替疼爱着泥土的人们

埋锅造饭,替万物驱走寒凉


光阴很慢

故乡坐在心间,呼吸很慢,话语也很慢

我并没有想过该怎样谋划一片霜野

谋划一场仪式

把数桩乡事,隆重地交接给冬天


◇老树


它用身子

撑起一幅温静而恬淡的画面: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一圈牛,一匹马,一堵墙,一根桩

一座村,一柱烟,一间屋,一道梁


夕阳下的湖边

一位老者,在垂钓自己的暮年

2018.10.25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