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赵华奎的头像

赵华奎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2/05
分享

旧时光(组诗)

文/赵华奎


◇慢


在清风来去的踪迹间打坐

头顶之上

神灵唤来一万朵孪生的白云

点化出浮影幻相


被日光临幸过的池水,疲倦而寂静

叫做水草的姑娘

用纤指点破一串词语,轻挑时间的肉体

心尖上,冒出几缕对往事的疼惜


选择某个午后

光阴蓄意放低姿态的段落,慢下来

她一个人踱进过去式

以一朵睡莲的角色,饰演内心的安宁


回忆是一面镜子

在抽离出的旧时光里,供她扮妆梳洗


◇七零年代


比灯火睡得还迟的孩子

哭声尖锐,刺痛了一位母亲干瘪的乳房

和一个年代孱弱的神经


梦境很远,亦不远

她把这个词搂进怀里,焐出一道痱疹

奇痒,微疼


她不说话的时候

就不停摇着一把蒲扇,试图赶走炎炎夏日

赶走患了失眠症的夜晚


原来,我也常常在这样的时刻

躺在露天的竹床上

幻想,天上又生出一枚月亮


◇老家


老家过于循规蹈矩

遵照既设的生活秩序,执行作息指令

池水清浅

微风提取不出鲜活的修辞

描述那些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么简洁而寂静的乡村

没有亭台楼阁,没有荷塘水榭

没有人,于烟雨中撑伞探路

对着一片陌野,吟出更为碧空的诗意


只有三五声鸡鸣

落在无花果树下,挑食光阴的碎粒

只有草木擎绿,释放着朴实的情怀

只有数朵野花开在路边

点缀着记忆里永不凋敝的春天


◇底色


喧声集结于树梢

是鸟们在唤醒,被流水漂洗过的清晨

乡事渐次明朗

从田间地头,步入一片鼓噪的蛙鸣


暖风走进族谱

以红笔,郑重记下自己的姓氏

也记下我恍如水形的身世

记忆深处,我只是一粒浮起的微尘

积淀的底色,渲染不了铺云的天空


乡路漫长

引着无数细小的事物,向乡村聚集

像我和那些不安的庄稼

躲避了一场暴雨的侵袭

随大地修行,等待出道之日


接下来的时光

都在向阳的屋檐下,顺理成章

我读过的每一片叶子,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脉络如此清晰,念头如此悸动不已

2018.12.05  草稿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