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娄炳成的头像

娄炳成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2/25
分享

如花似水说女人

说到女人的话题,首先想到的便是沈复《浮生六记》中的闺房记乐。这篇纪实性散文作品,收录为《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下册的最后一章,文章满怀柔情,写出了作者和夫人陈芸婚前婚后相处的一些趣事,描述夫人与众不同,聪明伶俐,洒脱中带着活泼的俏皮可爱,但却不是那种憨憨的大咧咧的女子,她在诗词造句上颇有些造诣,平日与夫君也是相互切磋交流,在生活相对清贫的短暂的时光里,把日子过出了诗意,过出了甜蜜,让人感同身受,深切地认识到,世间的人伦之乐,皆在于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无比美好,令人留恋。

生活在清朝乾嘉年间的沈复,字三白,在当时是一个无名文人,由于流传下来了他写的一部《浮生六记》,受到后人瞩目,便在身后因之成名。全书六记,分别为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第一记闺房记乐,是作者感情最浓厚的一篇作品。描写夫妻两人时常对酒当歌,把酒言欢,临窗赏月,生活中充满了小情趣,陈芸甚至为了陪夫君外出游玩,女扮男装,着实可爱;陈芸为了给夫君纳妾,费尽心思,甚至因为憨园毁约而抑郁致病,放到现在来看,实在难以理解这种想法,难道这是爱之深所致?后来家里发生了变故,三白先生带着芸投靠了朋友,芸为了节约钱不找医生看病,但此时还想着给丈夫赚钱,拖着病身连夜赶工刺绣,导致病情加重,心底为之悲凉。

陈芸真是可爱又可悲的女人,一生幸福却又不幸。幸福的是夫君和自己情投意合,视彼此为知己,这在当时的年代实属不易,以至于三白父母对陈芸颇有微词。不幸的是,嫁给了三白着实没过过几年好日子,反而跟着颠沛流离了不少时日,加上疾病缠身,竟无钱医治,骨肉分离,结局有些悲惨。李白有诗曰: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读了沈复的闺房记乐,掩卷思索,尤觉如此。

在古典名著《水浒传》中,有一首描写东京名妓李师师的七言诗,写道:“芳容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露来玉指纤纤软,行处金莲步步娇。白玉生香花解语,千金良夜实难消。”事实上,这首诗看似写实,实为虚写,可以套用在所有古典美女的身上。宋徽宗不是一个好皇帝,却是一个很有艺术造诣的大文人,他对李师师情有独钟,不惜降贵屈尊,也堪称佳话。

把女人誉为鲜花的文人,前有李渔,后有徐志摩。一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令无数有志于此者望而却步,徒生“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叹!然而,徐志摩此诗并非原创,实有抄袭李渔“临去秋波那一转”之嫌。《闲情偶寄》载,李渔在与弟子说戏时,强调“收场一出,即勾魂摄魄之具,使人看过数日,而犹觉声音在耳、情形在目者,全亏此出撒娇,作‘临去秋波那一转’也”!好家伙,枯燥无味的文艺理论,让李渔说得竟然如此活色生香,生动至极,仿佛呼之欲出。

用白话说,“临去”就是故事“快要结束”,“秋波那一转”,有“回眸一笑百媚生”之韵。徐志摩懂李渔,也懂女人。两位文人,一个着眼女人“那一转”,一个在意女人“一低头”,相隔了四百年的两颗心,瞬间因女人的话题而发生了共鸣。李渔与徐志摩,相同之处,一在生于“家素饶,其园亭罗绮甲邑内”之家;一在两人都有幸见证了一个王朝的倾覆过程。但二人最为相通的,还是把女人的百媚千娇,定格在某个瞬间的绝佳神态上,而且描绘得淋漓尽致,恰到好处,真正是个中之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世上女人宛如花,幽幽花语藏心间,花若盛开,清风自来。从含苞到绽放,从婷立到凋谢,花开花落,女人永远都是朦胧婉约的画,是悠扬曼妙的歌,是耐人寻味的诗。红尘中,每一位女子都是一朵独一无二的花,燕瘦环肥,姿态万千,各显魅力,各有千秋。自古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花香浮动,暗香盈袖。花朵有百媚千红,女人有风情万种。人世间美丽无限,最美莫过于女人花,女人有“娴静如同花照水,行为比如风扶柳”的娇柔,有“酥指点唇芙蓉俏,娥首垂项冰肌绡”的妩媚,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的嫣然,有“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的飒爽。

女人,是造物主留给尘世的精妙绝作,是美丽的化身,是天地间的精灵。女人一生,花开是画,花落是诗。女人,是雍容华贵的牡丹也好,是楚楚动人的玫瑰也好,是亭亭玉立的莲花也好,是清丽脱俗的兰花也好,是卓尔不群的梅花也好,是默默无闻的野花也好,女人花,花开不一定倾城,但一定得花开美丽。美丽的女人花,身处喧嚣尘世,心在云水之间,无论在何处,都默默吐露着自己的芬芳,许一片明媚于心中,努力开放成独属于自己的模样。

女人不应单单美在外观,更应美在内心、美在内涵、美在修养、美在气度。女人,应有海洋般宽阔的胸襟,应有轻风细雨般的柔情。女人在于懂得,也应懂得宽容,懂得知足,懂得感恩,懂得慈悲。女人,还要懂得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懂得“达亦不足贵,穷亦不足悲”,懂得把生活的风风雨雨都撩拨成绕指柔,把生命的百转千回都书写成隽永诗。女人,可以是江南雨巷里的丁香,可以是漫天飞絮的红棉,可以是戈壁滩上的依米,可以是天山峭壁上的雪莲。女人可以是柔情的水,可以是俊秀的山,可以是变幻的风,可以是飘逸的云。天地间,每朵女人花都是珍贵的存在,因了女人花的开放,艳素各异,花香浮动,这世界才精彩纷呈,风光无限。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有浪漫风情;哪里有女人,那里就有欢歌笑语;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有花香四溢。

列夫托尔斯泰曾说:“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其实,女人不一定要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不一定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人只要有气定神闲的优雅,只要有善良纯净的心灵,只要有一低头的温柔,在素白年华里以最美的姿态绽放,那么,纵然红颜弹指,芳华逝去,她依然是受万千世物宠爱的花朵。风过无痕,花开有形,女人当纯,女人当慧,女人当雅,女人当媚,内外兼修才是美的统一,才是美的极致,优雅妩媚的女人花,永远是天地间最美的画卷,最美的风景。

女人不一定长得很漂亮,但一定要活得很漂亮。一个女人最好的状态,就是有心胸有底气,有养活自己的能力,有自我奉行的操守。“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美丽的灵魂万里挑一”,比起东家长西家短,比起朋友同事间饭后无关痛痒的八卦新闻,她们应倾向于拿出更多时间去读书,在读书的过程中提升自己的文化素养,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女人最大的精彩,最值得称道的,便是实现三项自我独立:经济独立、思想独立和人格独立。

女人天生七分美,即便她的相貌极其平常。女人有很强的忍耐力,王宝钏可以苦守寒窑十八年,男人很难做到。女人敏感,脆弱,细微,天性中具有诗人的气质,而且是悲剧诗人,多愁善感,对春花绽放,秋叶飘零,都会感慨系之。女人也都很浪漫,容易感情用事,骨子里怀有童心,相信神话传说,相信红楼春梦,相信琼瑶笔下的男女情事,并为之清泪洗面。女人骂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却青睐相貌堂堂的男人,崇拜情操高尚的男人,佩服学识渊博的男人,喜欢诙谐幽默的男人,钟情关爱体贴的男人。女人骂男人是臭男人,却对男人固有的缺点表示出了极大的宽容,男人们吸烟吐痰,不修边幅,不洗脚,打赤膊,说黄段子,粗鲁骂娘,她们都能容忍,很不容易。

在全世界各国,女人的犯罪率都要比男人低,她们中的大多数有很强的为人母、为人妻、为人女的责任感和责任心。女人还比男人更孝敬父母,给父母买衣裤鞋袜,做好吃的,父母病了,昼夜陪床,端水喂药,嘘寒问暖。女人把世界装点得五彩缤纷,景色宜人,让你在红尘中流连忘返。贤妻良母的时代已成过去,但为妻不贤、为母不良,绝对不是女人追求自身解放、用于立身处世的标准。女人之大美,绝不仅仅在于如花的容貌,而确实在于似水的心灵,更在于与生俱来、并且不断发扬光大、永远善良慈爱的伟大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