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银湖的头像

罗银湖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4/14
分享

我的小孙女

mmexport1586443131464.jpg

2019.8.13日,孙女罗棉歌在四川省成都市华西医院顺利出生,母女平安。

喜讯传来,远在广东打工的我,热泪盈眶,一份开心、激动、喜悦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

虽然远在他乡,不能亲眼目睹尚在襁褓中的孙女和儿媳妇,但对她们母女的那一份牵挂和关爱却与日俱增,一刻也未曾停息过。

孙女出生后,在照顾好她的同时,为她取一个吉祥好听的名字,成了我们一家人的头等大事。

大儿子从成都发来信息,让我这个自诩为文人的爷爷,尽快为孙女取个好名字。这时的我,却突然感到了自己知识的贫乏,词汇的苍白。翻字典、查网络,甚至付费让所谓的高人帮孙女取名。冥思苦想,使出浑身解数之后,但所取的名字依然未如我所愿……

几经周折未果后,大儿子终于自己给孩子取名:罗棉歌。

老伴在电话中告诉我,儿子之所以给孩子取名棉歌,原因有二:一是,大儿子曾在海南读大学四年,对木棉的高贵品格尊崇至极,情有独钟,又因孩子五行缺木,遂给孩子名字首字取棉。

至于歌,他则选用了李白诗歌《将进酒》中的名句“与君歌一曲”中的歌字,儿子本是学文科的,且文学功底深厚,想必为孩子取棉歌这一名字,一定倾注了他的满腔心血和美好祝愿。

得益于老伴在成都照顾孙女和儿媳妇,一有时间,她就会将孙女活动玩耍的照片或视频拍下来,透过微信发送给我。目睹着小孙女那张纯朴稚气的小脸蛋,总是让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舒心。

棉歌,你是上天赐给我们家最美丽,最动人,最可爱的小天使啊!怎能不让我思绪万千,欣喜若狂呢?

孙女满月后,大儿子和大儿媳便给孩子报了幼儿早教班和游泳班。在他们的心里,孩子每一刻的健康、快乐和成长,都是他们生命的全部。正如大儿媳在孩子出生百天拍的纪念照上题写的那样:宝贝,愿你幸福喜乐,愿你一世平安!

转眼到了2020.1.18日,归心似箭的大儿子大儿媳,携着娇小的孙女,坐上了回家的动车。历经近九个小时的长途颠簸,终于回到了湖北老家。头一回见到小孙女,她那一双清澈晶莹的大眼睛,那一张纯净稚气的小脸蛋,让人不由得心生怜爱,喜不自禁。

初次回家的小孙女,或许是对这陌生的环境不太适应,尤其是当生人逗她的时候,总是因为有些害怕而哭闹。

当我第一次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她满脸含笑,两只小手也不住地上下乱舞着,好讨人喜欢。但当我伸手要抱抱她的时候,她却一下子吓得直摇身子,大哭起来,咳,小孙女真不给我这个当爷爷的面子哟。

几天过后,聪明灵巧的小孙女,渐渐和我亲近起来,只要我招呼她的名字,或是抱抱她的时候,她都会伸出她的一双小手儿,扑到我的怀里,高兴得直挥手……

让人倍感无奈的是,2020年春节,竟碰上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疫情——新型冠状肺炎在全国的大爆发。各地封城封村封路,小孙女也只得和我们一家人一样,宅居在家,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睡觉,遑论到室外晒晒太阳,看看风景,听听鸟语,闻闻花香了。好在半岁的孙女已经懂事多了,不哭不闹,但我们看在眼里,心里却疼得不得了。

那段居家隔离的日子,天气格外的冷,每到夜幕降临,大儿子就打开空调,升高温度,好给幼小的孙女洗个热水澡。

这么冷的天,哪怕是大人,也不一定会洗澡,但大儿子大儿媳却要一天不隔地给孙女洗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我,不无担心地说:“这天气,太冷了,孩子会冻着的,就别每天给孩子洗澡了,过几天洗一次不行吗?”大儿媳抬起头来问我:“如果不洗,孩子不舒服怎么办呢?她从生下来就洗惯了的。”拗不过大儿子大儿媳的坚持,每天晚上八九点钟,帮孙女洗澡,就成了我们一家人必不可少的事情。

我从煤炉上提来热水,老伴负责从卫生间打冷水,大儿子负责帮孩子清理要换的干净衣服、尿不湿片,大儿媳则准备帮孩子脱衣服。待我和老伴把洗澡水的温暖调到最适当的时候,大儿媳又要亲自用手再试试水温,确认水温合适后,大儿媳才放心地将孩子放进洗澡盆里。大儿媳一手托着孩子的头部,一手往孩子的身上淋水,老伴则拿起浸湿的毛巾,帮孩子擦拭起来。这时候的小孙女,一副兴高采烈的神情,她一边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边伸动着两条圆圆的小腿儿,在水里乱捅着。盆里的水溅起一沫沫水花来,洒得满地都是,大儿媳一边给孩子洗着澡,嘴里一边笑侃着说:“好了好了,罗棉歌,你闹够了没有啊?”

大儿媳一声“gou……”将一捧清水往孙女的脸上淋去,小孙女立马闭上眼睛,摆起头来。老伴也迅速将毛巾伸过去,帮孙女把脸上的水擦干净。

“起锅……”大儿媳又笑侃着,迅速托起小孙女,往床上的浴巾上放。然后,一边给孩子擦拭身上的水洙,一边给孩子涂抹润肤油。看着大儿媳给孩子洗澡的全过程,犹如在做作业题一般,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有条不紊,从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从内心深处感悟到了她对孩子的那片痴情,那份挚爱……

2020.2.15日,大儿子大儿媳所在单位,分别给滞留在湖北一个月之久的他们致函,通知他们返岗复工,尽速回蓉,为此,孙女也不得不和他们一起,冒着严寒,顶着呼啸的北风,辗转来到长沙,乘机飞往他们在成都的家。

回到成都后,儿子先后拍了许多照片和视频,通过微信发送给我,让我和老伴能及时了解孙女的近况,以解我们对孙女的那份思念之情。

由于大儿媳考取了宜宾市一家单位的公务员,2020.4.13号,是她到宜宾市上班的第一天,也是孙女罗棉歌满八个月的日子,她们母女便告别了成都,在宜宾市一个出租屋安了一个临时的家。孩子的外公为她们买来了做饭用的炊具,和各种生活用品,并破格请她们母女到外面海吃了一顿儿媳最喜欢吃的麻辣烫。从今以后,她们母女将要在这宜宾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希望我们可爱的小孙女,能够尽快适应新的生活,在新的环境中,快乐健康地茁壮成长。

我期待着明天的春节,我们的宝贝小孙女,能够亲口叫一声“爷爷……”和“奶奶……”

我盼望明年的春天,我们的宝贝小孙女,能够在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的搀扶下,在家乡的田野上,看小花儿吐蕊,听小鸟儿唱歌,看阳光下的风筝飘飘,白云翩翩起舞。跟爷爷奶奶说:“我的故乡是仙桃,我爱你们!”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