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易水的头像

易水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7/12
分享

怎一字念了

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这短短的一生,我们最终都会失去,不妨大胆一点,去爱一个人,追一个梦。

最忆是那长得勃勃的奶瓜,不算太大,但是枝繁叶茂。在一个“回”字型的院里,最中间的“0”字地方凹陷下去,给四周的住户邻养鸡,种些花草,再是绕着房子前的石板,下起小雨,木屋檐下雨漏落地,坑坑洼洼的石板河里便积下了水,儿时最爱看那水坑,去隔壁婆婆家偷偷摘下片粉色的花瓣,倒映着整个院子,放下花瓣,这里全部的物件都在我的小水洼里,我一盯便是一个下午,好像整个院子,连问那粉色的花都是我的了。

奶瓜就在最中间,一片树荫下,绿油油的尾部分泌出一滴一滴奶似的东西,我多想尝尝啊!因为那时我的老家里没有什么特别的饮料,看着爷爷屋里的电视中那花花绿绿的东西就嘴馋,这奶瓜也好像牛奶,但那是不能行的,奶奶不让,所以我便和我的小伙伴们在树荫下,拿个破碗,抓把泥沙,浇下水,再采几朵漂亮的花玩烧饭游戏,要什么配料啦,加儿片花;要粥还是饭啦,就少放些水;要不要饮料啦,就看那奶瓜,挤下一滴两滴的,再去门前那水井去舀上水,这样的游戏,我可以玩一整天。

门前那个水井也十分好玩,可以放进西瓜或别的水果浸桶里,再放绳下去冰镇,弄好了,便喊来街坊邻居都来吃。我那时身小,取的水都是剩的。

或者再跑远点,是一片广阔的田野,正对的,就是外公干活的地方,每片田的前面都有一条水渠顺流而去,我也时常在这抓些小鱼小虾,抓完了又放回去。

再跑开点是一片泥泞路,可别小看它,里面有好多小蝌蚪,甩着小尾巴,手作碗状,偷偷浸下去,一捞,就有许多在你手中游了,便外公说抓蝌蚪会变笨,所以放弃了养的念头,再次放生。

故乡的那几里地,是我一整个童年的怀想,但那后来被拆了,再没那有一整院子的小水坑;没那粉色的花瓣;没那令我垂涎的奶瓜;有一片荒废的石头块、钢筋和叶子上站着泥的林丛,在刚进村口的那,又建起了一排排高楼大厦,看那多新多气派啊!但我不喜欢。

故乡确实在,但连外公那几亩地都没有了,小水渠也干涸了,我那心向往之的故乡却也不在了,我念啊,想啊,想啊,老城却也再也看不到了。

像每一滴葡萄酒回不到最初的葡萄,我回不到年少,那心心念念的故乡,在,却又不在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