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0/15
分享

领赏

(一)

张今是一家省属事业单位的头儿,带着近两千人的队伍,自然忙碌。

然而,年初开完职工代表大会后的一天下午,坐在椅子上,检视目前情况,感到很轻松。虽然单位大职工多,涉及专业多,但大的方针已定,具体工作循序渐进,大家干劲冲天,自己把把关就行了。张今开明,不越位,不专权,加之把关的事儿不多,办公室很冷清,甚至感到自己是闲人。

也是,如今单位状况好,职工收入高,找麻烦人少。还有,上下左右的来客少了,即使偶然有,也不用陪同,时间富裕。年纪大了,不想到处参观学习,让年轻人多出去,见见世面,积累经验,好将来接班。如今,不说业余时间,就是八小时之内,时间也富裕。

人闲就会生事,要找事做,忙碌惯了,突然停下来,张今不习惯,思索着要找点啥事做。不能学鬼怪老王,没事就到基层调研检查,折腾下面单位。更不能学该死的老单,闲来老约同事锻炼身体、喝茶聊天,害得下属都躲着他。干啥好呢?一定要找一些高雅、又不打搅别人的事做。玩牌打麻将不是自己的爱好,也不能干。唱歌跳舞是娘们的事,与她们混在一起容易生事,坏了自己的清白。对,看看书,写写文章,这事高雅,符合身份。

说起写文章,张今心里总有遗憾。高考当年,听从姑父劝告,放弃学中文的志愿,改学理工,抱着弄一个饭碗的想法,读大学和研究生,从事设计研究工作。现在看来也是对的,如果当年选择从文卖字,今天还不知道是啥样子。这些年,闲暇之余,也匿名发表了几篇文章,过了把小瘾。唉,没有法子,要带队伍,要生计,如果自己带头写文章,上行下效,单位咋办?写文章是好事,可以提高职工文化素养,凝聚人心,但毕竟不是单位的中心工作,不能投入过多精力,文章是不能立竿见影地来钱的,也解决不了职工福利待遇。因此,尽管心里有千般馋虫蠕动,经常有写东西的冲动,也只有割舍爱好,全身心做日常工作。平日里,看到好的题材也只能发呆,失掉许多写好文章的机会,彻底当看客了。

想起写文章,张今浑身就有年轻时的冲动和劲头。去年到天津开会,碰巧隔壁举行新闻与网络论坛年会,偷偷地听了半天讲演。嘿,隔行如隔山,原来自媒体如此发达迅捷,不像报纸及杂志,投进去的稿件几个月都没有回音。一些自媒体用打赏的部分金额做稿费的做法很好,这不就像平日里单位提供研究报告,对方付费一个道理?不同的是,那是单位行为,写文章是个人行为。

自己也可以申请自媒体账号,自娱自乐。张今从事研究工作,做事严谨,认为文章缺了审稿,就如同图纸没有审查,再说大的自媒体编辑水平高,可以学到东西,毕竟自己封笔多年了,还不知道能否跟上形势,找到与读者的共鸣点。

张今觉得自媒体好,不论资排辈,只要文章好,就有人赏识,发行量可以说是无限的。再加上当年在学校文章排第一,近年在大刊物上偶尔发表文章,也间接说明文笔不差,想着,张今信心十足。对,与那次会议认识的几家自媒体编辑取得联系。拨通了几家电话,对方都表示欢迎,而且承诺用笔名,不做读者推介,稿费从优,取打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代缴税。

别说,审稿速度比传统媒体快多了,当天或几天就可以见读者,稿费一篇一结,从不拖拉。第一个月统计,稿费虽然总量不多,但比传统的纸质媒体要高多了。不过,本就是爱好,只求过把瘾,不靠此生活,无所谓多少了。张今之所以清点稿费,是因为他幼稚地认为,文章好稿费就高,差的文章连刊登都成问题,更不用说稿费了。

张今找到感觉了,业余时间伏案爬格子。心想,先练笔,坚持下去,等到退休,出几本书,弥补年轻时的缺憾。

(二)

上个月末是张今岳母忌日,自然邀集弟妹同去公墓祭扫。途中做东请吃饭。得意地炫耀说:“吃稿费,爬格子换来的。”

弟弟妹妹很吃惊,没有想到平日里画图做设计的姐夫还是儒雅高人。于是七嘴八舌地翻看手机,评论文章。连学中文、现在当大秘的大弟都说,费了功夫,不像出自理工男之手,值得学习。听着大家赞誉,张今心里美滋滋的,悄悄地同老婆开玩笑说,本人还是有才哈,大家都佩服。不像你,在家里像使唤丫鬟一样,要珍惜使用呢!

小弟自小对学习不感兴趣,高中毕业后连高考都不参加就开始练摊做生意,后来从事房地产开发,很成功。虽然生意成功,身家早就在千万之上,但心里还是佩服读书人的,对姐夫的才华也赞不绝口。不过,工薪阶层小钱吊不起胃口,用他的话说,之所以同意张今请客,是想尝一尝带着墨香味儿的钱买东西,是不是要可口一点,香一点。

不过,生意人历来对来钱的方法感兴趣。于是,稿费来源于打赏的说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详细问了张今写作过程及稿费支付办法后,用商人的眼光分析了一番。

他说,文学作品获得读者的打赏不易,作者或商人靠此赚钱很难,当然,低级趣味赚黑钱例外。网络秀直播是先买票,才能进入观看空间,靠青春靓丽的容貌及夸张的动作,步步为营,吸引人打赏。文字为主的媒体,是先看文章后打赏,是否打赏,不影响读文章。现在生活节奏快,谁还有闲工夫去琢磨纯文学作品?有闲、有兴趣、有水平能体会文章内涵,并引起共鸣、不由自主掏腰包的人,大多没有钱。除少数名家外,文章如果不与摄影、电视及电影等媒体合作,基本不来钱。明星是出演影视歌舞作品并出名后,星迷们发狂看人打赏的,而不是因为媒体里明星们几行文字品味高,吸引人打赏。至今为止,大多数正统作家,收入并不是特别高,也没有听说哪位因赏钱致富的。

张今听后,连连说是,真是行行出状元,看来小弟也是用心来赚钱,并不是不学无术的小贩。不过,张今无所谓,反正是练手,陶冶情操,不靠此生活。同时,也庆幸,当年要是真学了中文,天天爬格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养家。

小弟继续分析。打赏是看人的。如果作者没有名气,或者是过了气的退休老人,会有几人打赏?如今许多作者书印了,推销不了,自己贴钱。反而一些地位显赫、字丑文差的人,能找到出书的赞助商,书价高,不愁销路。

看来,生意人,对怎么来钱的事看得比常人透彻。张今仔细思索,言之有理,如果天津会议上听说的是理论,那么,小弟所言就是真经,心想反正自己又不准备出书,管那事干嘛。

小弟分析了近几个月来稿费情况,告诫说:

“每篇文章的稿费高出纸质媒体很多,估计有问题,查查,免得掉到坑里。”

(三)

张今也是不大不小的领导,嗅觉自然很敏感。回家后,立即着手查稿费情况。并求助编辑,弄来详细账单。经对照,亲朋好友,人多但打赏金额少,最大的一笔还是老婆赏的。素昧平生的人,也会打赏,但金额小。以上二者,不但单笔金额小,总量也只占少部分。倒是同事及有工作关系的人,打赏的次数多且打赏的单笔金额大,占多数。

张今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还真有问题,心里不踏实了。分析后,认为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自己文章没有名气或者文章的内容没有达到大范围的普遍认可、赞赏,要想写出好文章,路还很长。二是得意忘形漏底惹的祸,熟人的称赞并不可靠。七月初,劳动人事部门召开本单位年轻学生入职大会,张今照例讲话。会上,脱口而出,将自己业余爱好分享给年轻人,期待他们工作之余养成健康向上的好风气。应该是那次会议之后,写文章的事儿,在单位传开了,许多单位职工及熟人有意无意地称赞自己,机关几位大妈,还把张今当正面教材,用以教训喜欢打麻将、喝大酒的丈夫及儿子。

不管如何,潜意识里,张今认为写文章对单位及个人来说都是好事。前两个月,几个自媒体开始约稿催稿,并根据读者留言,划出文章写作方向。当时,自认为文笔好,文章精彩,有水平,内心很得意,大有英雄找到用武之地的惬意。所以,按照编辑的意思,将文章在QQ、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转发,扩大影响。每次文章发表后,许多熟人、同事都点赞,当面或来信称赞。原来心存顾忌,怕大领导及职工认为自己不务正业。可半年时间过去了,并没有人明确表达类似的意思。胆子大了,听信编辑劝告,用真名发表文章,并配有编辑润色的、带有自吹性质的作者简介。

唉,无法猜测所有打赏者内心活动。但可以想象,如果自己不是单位的头,会有这么多人打赏吗?再进一步想象,如果某人打赏多了,会不会生事呢?不是多虑,而是后果太可怕。思虑再三,立即停写,将收入交到办公室,算是单位创收,列营业外收入。

死党老李在权力部门上班,知道此事后,打电话奚落张今一番。他说,真是书呆子。写文章与本职工作孰轻孰重,自不待言了。即使都是业余时间动笔,敢说工作时间没有思索文章的事?写文章出名之日,就是离开现岗位之时,你不是擅长写文章吗,那就要挪到写文章的位置上。

张今想想也是,难怪最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碰到一些领导,都不像以前那样,问项目、生产等业务问题,都说文章写得好。几个外单位的同僚,也有点阴阳怪气,总是直呼张作家。反观几位兄弟单位的同僚,似乎一心都扑在工作上了。老王竟然三个月连写三篇调研报告,并誓言站好最后一班岗。死老单竟然在全面健身活动启动仪式上发表讲话,探讨体育活动与凝聚人心的关系。

张今很委屈,同往年一样,本年度各项工作继续向好,年底夺取省里同行业的头筹是没有问题的,老王、老张他们单位还在八条街之后呢,两个“老驴”就是叫得欢。写文章有啥错?为什么自己感到心虚?因为,内心担忧大家认为自己写文章花精力,意志松懈,不努力工作。

死党接下来所言,更让张今难受。老李说,稿费当成单位收益的处理方法是对的,倘若有人出于某种目的打赏大数字,你就要百分之百地退款了,还要贴补自媒体收取的百分之三十管理费用。

张今老婆与他同单位,这一切都在她掌握中。有一天,郑重地对张今说,停了吧,不能按照自媒体的指挥棒转,做写手了。最多结合单位的人和事,写些报道、总结罢了,再说有宣传部,用不着直接操刀,要懂规则。

张今想想也是,深感教训深刻。一是爱好与主业之间要有平衡点,而且爱好只能是业余的,当二者分不清的时候,就会被人说道,甚至认为是不务正业。二是市场化社会里,不是什么人,什么事都可以与钱挂钩的,本是公平合理的事儿,常常会因为时间、场合及人员变化而偏离原意。灵魂与金钱要距离远一点,更不能同路,否则,或早或迟会被金钱浸润的!

张今无可奈何地歇笔了,又一次憋住心中的爱好。

改定于二〇一九年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